灵性修行通往永恒喜乐和超然的误导—自我成长无法逃避的疗愈课题

 

 

《如果不能怪罪你,我要如何原谅你?》勾勒出一条回归感觉和真诚,并以情绪为基础的爱之旅。如果我们要重新获得有效地爱孩子的天生能力,就必须先学会爱自己的各种情绪状态。虽然这看似荒谬,但我们首先必须要做的是原谅自己和对别人有“感觉”!要做到这件事,就得拒绝效法领导者和父母,打破从他们而来的习惯;这个习惯就是:我们会为了自己对于人生各种情况有情绪反应,而怪罪并羞辱自己。我希望这本书能帮助你了解,如果你的父母坚持并实行现代父母育儿的常态,你在童年就可能会遭受严重的失落情况。

 

在我试图与自己的情绪和解的过程中,经历了多次的死胡同。我压抑它们、吞下它们、用酒淹没它们、在大麻的烟雾中掩盖它们、把它们饿死、用食物埋葬它们、用冥想超越它们、跑赢它们、用强辩来胜过它们、对它们驱魔、把它们交给更高的存在、把它们转化为美丽的光,甚至用保证可以把它们彻底根除的夸张宣泄来净化它们。

 

在我试图从包围自己的情绪痛苦中得到永久解脱的过程里,曾被过多的自助书籍、工作坊、实作治疗、心理学学派和灵性修行所误导。我在探索如何逃离自己的感觉时,所遇到的死胡同都有一个共同点:保证可以永久超脱常见的情绪状态,像是愤怒、悲伤和恐惧。

 

这当中最有害的,就是保证可以永远维持“更好的”情绪状态,像是开心、爱和平静。我清楚地记得,当这个或那个方法的短暂好处过去以后,我就无法再假装那些好处是我的了。我所经历的失望糟透了!每当应该被永远解决的情绪无可避免地又回来时,那些对于永远幸福的保证,就一次次被打破了。我想要转化自己的苦难(就像别人看似在做的),却又再次失败了,于是内心就被毒性羞耻给淹没,无可避免又开始饥渴地着手寻找处理“感觉”的万灵丹。

 

现在,我处理感觉的方法是,只要接受它们就好,这非常新奇又奇妙。有时候,我很难相信,单纯感觉它们或让它们良性表达是那么容易的事。我真的跟二十年前那个不知道对无花果的感觉的男人,是同一个人吗?

 

我并非暗示先前提到的那些方式都没有价值,如果它们不被用于排除感觉,而且与这个情绪疗愈的折衷学派结合时,就会是有用的工具。

 

我希望这本书能帮助你避免伤害自己,不要像我以前那样,天真地相信那些保证永远快乐的学派和修行。无论它们多么具有善意或是偶尔有帮助,那些路途会导致你浪费无尽且徒劳的努力去维持“正能量”,并且制造不必要的自我不满。

 

汤玛斯.摩尔(Thomas Moore)在《随心所欲》里,把对快乐的终极追求称为“救赎幻想”,而这个幻想会使我们在个人进化的过程中,被引诱去徒劳地多绕一圈。谢尔登.科普把他的书命名为《如果你在路上遇到佛陀,杀了祂》,来鼓励我们别多绕一圈,并让我们免于情绪完美主义这种不必要的自扯后腿。

 

无论任何成长技巧或教学所带来的美好情绪效果,有多健康或多真诚,难免都会被比较不高尚却同样健康正常的感觉所取代。在这种时候,那些认为自己应该坚定不移地开心和超然的人,会为了这种在快乐与平静之间的正常起伏,而怪罪自己在本质上就有瑕疵。

 

人类并非被创造来永远维持某一种情绪经验的,我们不应该被绑在情绪完美主义的拷问台上,而是可以为了更实际的情绪目标爬下拷问台并努力着。坚定的“自我关怀”(self-regard)不会因为情绪起伏而消失,而且我们都能健康地以此为目标并逐渐达成。

 

有太多灵性领导者和认知行为心理学家,坚持我们可以也应该消除不愉快的感觉,并表示我们走错了方向。许多新时代(New Age)领导者建议了错误的开悟概念,仿佛开悟是可以永恒拥有且毫无痛苦的状态;然而,在我二十五年的灵性修习和二十年的心理学探究中,从未遇过哪位大师、治疗师、老师或热衷者,能够达到一种永恒喜乐的状态,并且不再偶尔经历阵阵的情绪痛苦。看到那么多人仍在追寻着虚幻的胡萝卜,并且为了追不到它而鄙视自己,真是令人难过!

 

请了解,我丝毫无意贬低有效的灵性修行所能提供的美好礼物,而是试着暴露“灵性修行能免去‘情绪修行’”的这种错误,毕竟若不接纳并体验全面的人类感觉,我们就无法当个健康的人类。

 

也许我在这方面的了解有误,也可能有些稀有的灵魂真的体现了永恒的开悟或坚定不移的快乐。也许衍伸自EST 训练(Erhard Seminars Training,自我启发训练)的最新化身,真的能达成完全主控情绪本质的办法;也许参加最近流行的周末讲座,尝试走在热烫的煤炭上却感觉不到痛苦,能够证明我们“应该”可以超越其他较不严重的情绪性痛苦。然而,我在那些宣称自己找到人间天堂的人身上,都只看到他们的傲慢,这使我顿悟到,要获得“冷静沉着的喜乐”是极不可能的。

 

我很感恩自己终于懂得R.D.连恩(R.D. Laing)那充满智慧的说法:“我们能够避开的唯一一种痛苦,就是不再尝试避开那些无可避免的痛苦。”我现在知道,自己过去的情绪痛苦,超过九成都来自于所学到的无数种仇恨、麻痺及逃离自己感觉的方式。

 

我人生最大的转捩点,是固执地愿意在各种情绪状态中支持自己,而不是追求永恒的快乐和超然。这么做所带来的奖励,非常不可思议,有时候,我的眼泪就像珠宝,它们将灿烂的色彩折射到我的生命中;我的愤怒就像温柔的火焰,用对于生命逐渐增加的热情来温暖我;有时候,我的恐惧就是照亮新路途的灯塔,让我随之更广泛地欣赏人生;我的忌妒也让我知道自己的内在仍渴望着发展什么。

 

我甚至发现忧郁的奇妙之处。有时候,忧郁使我静止,将我从受控于时间的精神折磨中解放出来,邀请我进入自己内在更深层的平静,并允许在自己的身体内休息,犹如它是我们所能想像到的、最奢华的放松躺椅。哀悼,尤其是在它很强烈的时候,会把我带到深深的睡眠中,深到我觉得自己有如一颗休眠的种子,安全地埋藏在大地母亲的沃土里,无事可做,只能等待太阳光芒唤醒我。

 

愿意全然感受情绪,将会赠与我们释放情绪的弹性。比起抗拒那些很糟糕的感觉,允许自己感觉很糟,反而能化解这些感受,并且更快恢复到良好的感觉。这个现象总是让我感到惊奇。

 

我们越是接纳自己感觉的完整多元性,这些感觉就越会使我们具有生命力和丰富性。现在该是拒绝效忠电视英雄的时候了,这些英雄总是鼓励我们单调地哼著强悍、冷静、甜美或轻佻的单音。然而,我们的情绪是属于自己的音乐,没有任何单音或三音小调可以在内心创造活着的热情,当我们重拾情绪乐谱上的每一个音符, 就会变成交响乐。

 

在回到“感觉”的旅程中,我因为没有地图指引而走得相当漫长,而我希望在此献上的地图,能够为你提供情绪复原的捷径。我希望你会发现我在当中提到的一些丰富性,并且你会因为人生中更宽广的情绪体验而充满活力。我祈祷你会找到归属感和圆满,而它们全来自于你自己和亲密他人的情绪自由。

 

本文摘自《如果不能怪罪你,我要如何原谅你?:从哭泣、怪罪到原谅,真实疗愈你的内在创伤

柿子文化出版

如果不能怪罪你,我要如何原谅你?:从哭泣、怪罪到原谅,真实疗愈你的内在创伤

 723 total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