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性修行通往永恆喜樂和超然的誤導—自我成長無法逃避的療癒課題

 

 

《如果不能怪罪你,我要如何原諒你?》勾勒出一條回歸感覺和真誠,並以情緒為基礎的愛之旅。如果我們要重新獲得有效地愛孩子的天生能力,就必須先學會愛自己的各種情緒狀態。雖然這看似荒謬,但我們首先必須要做的是原諒自己和對別人有「感覺」!要做到這件事,就得拒絕效法領導者和父母,打破從他們而來的習慣;這個習慣就是:我們會為了自己對於人生各種情況有情緒反應,而怪罪並羞辱自己。我希望這本書能幫助你了解,如果你的父母堅持並實行現代父母育兒的常態,你在童年就可能會遭受嚴重的失落情況。

 

在我試圖與自己的情緒和解的過程中,經歷了多次的死胡同。我壓抑它們、吞下它們、用酒淹沒它們、在大麻的煙霧中掩蓋它們、把它們餓死、用食物埋葬它們、用冥想超越它們、跑贏它們、用強辯來勝過它們、對它們驅魔、把它們交給更高的存在、把它們轉化為美麗的光,甚至用保證可以把它們徹底根除的誇張宣洩來淨化它們。

 

在我試圖從包圍自己的情緒痛苦中得到永久解脫的過程裡,曾被過多的自助書籍、工作坊、實作治療、心理學學派和靈性修行所誤導。我在探索如何逃離自己的感覺時,所遇到的死胡同都有一個共同點:保證可以永久超脫常見的情緒狀態,像是憤怒、悲傷和恐懼。

 

這當中最有害的,就是保證可以永遠維持「更好的」情緒狀態,像是開心、愛和平靜。我清楚地記得,當這個或那個方法的短暫好處過去以後,我就無法再假裝那些好處是我的了。我所經歷的失望糟透了!每當應該被永遠解決的情緒無可避免地又回來時,那些對於永遠幸福的保證,就一次次被打破了。我想要轉化自己的苦難(就像別人看似在做的),卻又再次失敗了,於是內心就被毒性羞恥給淹沒,無可避免又開始饑渴地著手尋找處理「感覺」的萬靈丹。

 

現在,我處理感覺的方法是,只要接受它們就好,這非常新奇又奇妙。有時候,我很難相信,單純感覺它們或讓它們良性表達是那麼容易的事。我真的跟二十年前那個不知道對無花果的感覺的男人,是同一個人嗎?

 

我並非暗示先前提到的那些方式都沒有價值,如果它們不被用於排除感覺,而且與這個情緒療癒的折衷學派結合時,就會是有用的工具。

 

我希望這本書能幫助你避免傷害自己,不要像我以前那樣,天真地相信那些保證永遠快樂的學派和修行。無論它們多麼具有善意或是偶爾有幫助,那些路途會導致你浪費無盡且徒勞的努力去維持「正能量」,並且製造不必要的自我不滿。

 

湯瑪斯.摩爾(Thomas Moore)在《隨心所欲》裡,把對快樂的終極追求稱為「救贖幻想」,而這個幻想會使我們在個人進化的過程中,被引誘去徒勞地多繞一圈。謝爾登.科普把他的書命名為《如果你在路上遇到佛陀,殺了祂》,來鼓勵我們別多繞一圈,並讓我們免於情緒完美主義這種不必要的自扯後腿。

 

無論任何成長技巧或教學所帶來的美好情緒效果,有多健康或多真誠,難免都會被比較不高尚卻同樣健康正常的感覺所取代。在這種時候,那些認為自己應該堅定不移地開心和超然的人,會為了這種在快樂與平靜之間的正常起伏,而怪罪自己在本質上就有瑕疵。

 

人類並非被創造來永遠維持某一種情緒經驗的,我們不應該被綁在情緒完美主義的拷問臺上,而是可以為了更實際的情緒目標爬下拷問臺並努力著。堅定的「自我關懷」(self-regard)不會因為情緒起伏而消失,而且我們都能健康地以此為目標並逐漸達成。

 

有太多靈性領導者和認知行為心理學家,堅持我們可以也應該消除不愉快的感覺,並表示我們走錯了方向。許多新時代(New Age)領導者建議了錯誤的開悟概念,彷彿開悟是可以永恆擁有且毫無痛苦的狀態;然而,在我二十五年的靈性修習和二十年的心理學探究中,從未遇過哪位大師、治療師、老師或熱衷者,能夠達到一種永恆喜樂的狀態,並且不再偶爾經歷陣陣的情緒痛苦。看到那麼多人仍在追尋著虛幻的胡蘿蔔,並且為了追不到它而鄙視自己,真是令人難過!

 

請了解,我絲毫無意貶低有效的靈性修行所能提供的美好禮物,而是試著暴露「靈性修行能免去『情緒修行』」的這種錯誤,畢竟若不接納並體驗全面的人類感覺,我們就無法當個健康的人類。

 

也許我在這方面的了解有誤,也可能有些稀有的靈魂真的體現了永恆的開悟或堅定不移的快樂。也許衍伸自EST 訓練(Erhard Seminars Training,自我啟發訓練)的最新化身,真的能達成完全主控情緒本質的辦法;也許參加最近流行的週末講座,嘗試走在熱燙的煤炭上卻感覺不到痛苦,能夠證明我們「應該」可以超越其他較不嚴重的情緒性痛苦。然而,我在那些宣稱自己找到人間天堂的人身上,都只看到他們的傲慢,這使我頓悟到,要獲得「冷靜沉著的喜樂」是極不可能的。

 

我很感恩自己終於懂得R.D.連恩(R.D. Laing)那充滿智慧的說法:「我們能夠避開的唯一一種痛苦,就是不再嘗試避開那些無可避免的痛苦。」我現在知道,自己過去的情緒痛苦,超過九成都來自於所學到的無數種仇恨、麻痺及逃離自己感覺的方式。

 

我人生最大的轉捩點,是固執地願意在各種情緒狀態中支持自己,而不是追求永恆的快樂和超然。這麼做所帶來的獎勵,非常不可思議,有時候,我的眼淚就像珠寶,它們將燦爛的色彩折射到我的生命中;我的憤怒就像溫柔的火焰,用對於生命逐漸增加的熱情來溫暖我;有時候,我的恐懼就是照亮新路途的燈塔,讓我隨之更廣泛地欣賞人生;我的忌妒也讓我知道自己的內在仍渴望著發展什麼。

 

我甚至發現憂鬱的奇妙之處。有時候,憂鬱使我靜止,將我從受控於時間的精神折磨中解放出來,邀請我進入自己內在更深層的平靜,並允許在自己的身體內休息,猶如它是我們所能想像到的、最奢華的放鬆躺椅。哀悼,尤其是在它很強烈的時候,會把我帶到深深的睡眠中,深到我覺得自己有如一顆休眠的種子,安全地埋藏在大地母親的沃土裡,無事可做,只能等待太陽光芒喚醒我。

 

願意全然感受情緒,將會贈與我們釋放情緒的彈性。比起抗拒那些很糟糕的感覺,允許自己感覺很糟,反而能化解這些感受,並且更快恢復到良好的感覺。這個現象總是讓我感到驚奇。

 

我們越是接納自己感覺的完整多元性,這些感覺就越會使我們具有生命力和豐富性。現在該是拒絕效忠電視英雄的時候了,這些英雄總是鼓勵我們單調地哼著強悍、冷靜、甜美或輕佻的單音。然而,我們的情緒是屬於自己的音樂,沒有任何單音或三音小調可以在內心創造活著的熱情,當我們重拾情緒樂譜上的每一個音符, 就會變成交響樂。

 

在回到「感覺」的旅程中,我因為沒有地圖指引而走得相當漫長,而我希望在此獻上的地圖,能夠為你提供情緒復原的捷徑。我希望你會發現我在當中提到的一些豐富性,並且你會因為人生中更寬廣的情緒體驗而充滿活力。我祈禱你會找到歸屬感和圓滿,而它們全來自於你自己和親密他人的情緒自由。

 

本文摘自《如果不能怪罪你,我要如何原諒你?:從哭泣、怪罪到原諒,真實療癒你的內在創傷

柿子文化出版

如果不能怪罪你,我要如何原諒你?:從哭泣、怪罪到原諒,真實療癒你的內在創傷

 265 total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