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極限‧第五真言:「我原諒自己」 最了不起的清理宣言(Joe Vitale)

 

到目前為止,在我所有跟荷歐波諾波諾相關的著作中,都只有討論到那四句核心話語:「我愛你、對不起、請原諒我、謝謝你」。現在,我要來談談第五句話。

 

我從修.藍博士身上學到,只要持續清理並清除,就會離神性、零、零的狀態愈來愈近。當你離得夠近,就會開始接收到靈感。靈感並非來自你的記憶、你的過去,或是你的小我。靈感來自神性,是一份恩賜。

 

我之前曾與吉他僧侶馬修.迪克森(Mathew Dixon)一起舉辦過進階荷歐波諾波諾週末認證班。當時我們在奧斯汀的郊區,整個週末我會上臺兩到三次。跟平常一樣,我並不會仔細規畫要講哪些內容,因為上臺前我不會知道自己該講什麼,雖然我知道一定跟荷歐波諾波諾有關,但是我會一直複誦那四句話,我會靜心,信念堅定,同時也相信一切。我知道在快要上臺之前,或上了臺之後,我就會收到神性的訊息,也就是說我一直相信事情會是如此。

 

在上臺演講的前一晚,我以幾乎可說是撞鬼的方式收到了訊息,而它給了我第五句話。我對收到的訊息想了又想,覺得這些內容聽起來很古怪。於是我開始對這些內容靜心,接著有了靈感:這些訊息需要先被定義清楚,才能對大家有所幫助。

 

我懷抱信念接受了這個靈感,並視之為使命。隔天早上站上講臺之後,我告訴大家我會傳授第五句話。所有人瞬間安靜了下來,全豎起耳朵想聽個明白。我在白板上寫下了第五真言,開始解釋意思。所有人都被感動了,因為他們明白,這句話是盤古開天闢地以來,最了不起的一句清理宣言。

 

有位女性名叫蜜雪兒.巴爾,她也是作家和講者,在我的演講結束後,她臉上掛著大大的微笑,走到臺前說:「第五真言實在是太厲害了。有了這第五句話也就代表,你不需要再念其他四句話了。」

 

我這才發現她說得沒錯:第五真言的威力無窮,儘管你還是會在感受到靈感時持續說那四句話,但其實你並不需要,因為光是第五句話本身,就能取代並超越它們了。

 

第五真言是:「我原諒自己」(I forgives myself)。這句英文聽起來好像是錯的。(譯注:原文 I forgives myself 中的「I」〔我〕這個第一人稱主詞後方應接原型動詞「forgive」,不應加「s」,因此作者才會在此表示這句話聽起來是錯誤的英文。)為什麼不是正確的英文說法「I forgive myself」呢?因為其實我們要說的這句話,意思並非如表面所見。

 

神性原諒我的小我

「我原諒自己」,讓我把這句話拆開來說明。首先,這個「我」指的並不是你—應該說並不是指那個自我的你。修.藍博士每次寫電子郵件給我時,都會在最後寫上:「願我的平靜與你同在。」

 

他說的「我」是什麼?

 

課程推薦(請點圖片連結)

 

他指的是神性的我,那個偉大的事物、偉大的謎團。這個「我」指的是那塊白板,零的狀態;這個「我」是整個地球的智慧。修.藍博士說的平靜並非來自他的自我,而是來自神性的平靜。來自神性的平靜就是來自宇宙的平靜。願宇宙的平靜與你同在。另外一種表述方式是:宇宙原諒我的自我。修.藍博士經常會用「我」這個字來指稱宇宙或神性。我原諒自己,意思也就是說:神原諒我。

 

現在讓我們來看另一邊:自己(myself)。

 

「自己」的意思是那個潛意識的你、那個小孩的你、那個接受程式設定的你,以及那個可以被程式設定的你—那個擁有各種限制的你。如果是s大寫的 Self,那指的就是超意識,也就是更高意識的你。

 

我原諒自己。神性原諒我的程式、我的限制、我的狹隘思想、我的—你自己填空。我原諒自己—之所以有原諒二字是因為,我們談的是要清除長久以來執著的一切。當我們說「我原諒自己」時,基本上意思就是:上帝老爹(你想怎麼稱呼這個形象都可以)並沒有對你懷恨在心。祂手裡沒拿著一張你的計分卡,也沒拿著監獄日誌,記錄下祂眼中所見的你的對與錯。神沒有在做這些事,是你自己在做。當你看著你的人生說「神性原諒我的過錯,神性原諒我的小我」時,那個小我的你,就可以開始放下所有愧疚、悲傷、責怪、後悔,或是任何以懲罰自己為目的的沉重情緒。

 

你會發現,第五真言擁有核子等級的深度,雖然不如「我愛你、對不起、請原諒我、謝謝你」那麼簡單。是這四句話讓你來到現在這個階段,而它們依然相當有用。

 

本文摘自《零極限‧第五真言:荷歐波諾波諾的進階清理與釋放

方智出版

零極限‧第五真言:荷歐波諾波諾的進階清理與釋放

 

 155 total views

 

課程推薦(請點圖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