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德勒:焦慮源於自卑

 

 

阿爾弗雷德‧阿德勒(Alfred Adler)是奧地利精神病學家、個體心理學的創始人、人本主義心理學先驅,被稱為「現代自我心理學之父」。他曾跟隨佛洛伊德研究神經症問題,也是精神分析學派內部第一個反對佛洛伊德的心理學體系心理學家。他將精神分析由生物學定向的本我轉向社會文化定向的自我,對後來西方心理學的發展具有重要意義。他的主要著作有《阿德勒的自卑與超越》(What Life Should Mean to You)《阿德勒的理解人性》(Understanding human nature)等。

 

關於焦慮產生的原因,阿德勒給出了自己研究的答案:源於自卑。他認為,每個人生來就有一種生理的自卑與不安全感。人類發展工具、藝術、象徵等文明,其實就是為了補償自己的自卑感。

 

阿德勒認為,自卑感是人類行為的原始決定力量或向上意志的基本動力在他看來,人生本來並不是完整的,有缺陷(包括身體缺陷)就會產生自卑,而自卑則能摧毀或個人,讓人自暴自棄或者出現精神疾病;與此同時,它也能讓人發奮圖強,以解決原始缺陷和追求優越之間的矛盾。

 

人從一出生就受到無助和自卑的困擾。如果沒有雙親的社會行為,根本無法存活。在正常情況下,孩童藉由不斷肯定自己的社會關係來克服無助並獲得安全。但是嬰兒的正常成長會受制於主客觀因素的危害。客觀因素包括嬰兒體型上的弱勢、社會歧視或身處家族中的不利地位等。

 

對此,阿德勒說:「嬰兒在能有任何作為之前,便已為自己的劣勢憂心忡忡,焦慮不已。他們很早就開始與比自己強而有力的兄姊及大人進行較量,這使得他的自我評價多為劣勢的。」

 

阿德勒指出,神經性的自卑感或焦慮是形成神經性人格的背後驅力。他說:「神經性人格是拘謹心靈的產物及其運用的工具,它會為了卸載自卑感而強化它的神經性目標。」

 

在阿德勒看來,人類無論在生理和心理上都與他人相依共存,所以人的自卑感只能通過不斷肯定和增進與社會的聯結才得以克服。克服自卑感,本質上就是為了獲取一種超越他人的優越感與權力,以及用威望與特權揚己抑他的驅動力。然而,爭取權力以凌駕於他人之上,只會在社會上引起更多敵意,並使自己的處境更加孤立。

 

阿德勒還認為,焦慮會協助人逃避決定與責任:焦慮讓人們習慣無助,不用承擔責任。同時,焦慮者也通過焦慮來控制別人。例如孩子會利用焦慮來達到目的或控制母親。在阿德勒的著作中,我們可以看到很多用焦慮強迫家人接受操控的例證。在阿德勒看來,許多人的焦慮都是來自與家人的暗自較量。

 

課程推薦(請點圖片連結)

 

阿德勒在《自卑與超越》中講述了這樣一個案例:

 

一個男人抱怨找不到滿意的工作,他曾經來找過阿德勒。八年前,他的父親把他安插在經紀行業中,但他一直不喜歡做這一行,最終辭職了。他想去別處再找份工作,卻一直沒有成功。他經常抱怨不已,難以入眠,且有自殺的念頭。

 

通過男子的經歷,阿德勒發現他的母親非常溺愛他,而父親則對他濫施權威。他的生活就是對他父親威嚴的一種反抗。他自己很想進入廣告界工作,但父親卻逼著他從事經紀行業。他能在不喜歡的經紀行業熬了八年,完全是為了母親。

 

他不想接受父親的逼迫,但他必須考慮母親和他經濟狀況欠佳的家庭。如果他乾脆拒絕工作,各種問題就會接踵而至。他必須找個理由下臺,結果他找到了這種表面上看來似乎是無懈可擊的毛病:失眠。

 

還有他經常出現自殺的念頭,也是對父親的反抗和報復。大部分的自殺案件都是一種譴責。於他而言,其意是說:「我父親的所作所為都是罪惡的」。

 

總之,阿德勒通過對自卑與焦慮的研究,為人們提供了一種解決心理和情緒問題的途徑,也對後來的一些心理學家產生了很大的影響。

 

本文摘自《焦慮不是你的錯:走出恐慌泥潭,緩解不安的練習

世潮出版社

 

課程推薦(請點圖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