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生是墜落,死亡是升起。與「祂們」高我指導靈的對談—光療行者、靈氣導師張小雯的真實故事

 

死神的指引  

遇見死神是在二○一八年五月十一日練功時。那一陣子因為接觸到一些有年紀的重症患者,他們正好面臨生死難題,也或許是我的靈性進展上有此需要,總之,就在那一天祂悄悄來了。

 

那一日練功時有點昏沉,我看見白色的骷髏頭,頂著一頭黝黑發亮的妹妹頭髮型,上身穿著白色棉紗罩衫,黑白分明的造型好酷。下半身全黑,手以及脖子也是黑的,我看到的畫面是光明和黑暗的對比,就像我在森林中最常捕捉的逆光剪影,我偏愛那種令人迷惘的神祕感。

 

我跟著祂走到懸崖邊,祂要我往下看,天啊!我倒抽一口氣,直覺那是深淵,深不見底。看了三次昏三次,看到的就是死亡吧?為何連續看了三次我都昏過去,是我無法承受那種頻率嗎?第三次我努力撐著看完,祂用意識傳達告訴我,說死亡看似墜入萬丈深淵,但當你躍下的那一瞬間,眼前的境界立即轉變。祂還說現在只能告訴我這些,因為尚未經歷死亡,難以想像那一刻到來的情境。

 

眼前的骷髏頭是我的指導靈嗎?很驚訝祂一點都不恐怖,反倒透出一種優雅和無以言喻的美感,整個形體發亮且雌雄同體,我稱呼祂「死神」。

 

我問:「這個墜入深淵就是死亡嗎?」

 

祂說:「不,人們都誤解死亡,以為死亡就是墜入萬丈深淵,妳看到的那個萬丈深淵的最底端其實是『人間』,深不見底的那個點是出生,每個人的出生都是從很高的地方墜落,這個墜落是頻率的下降,從高頻率下降至低頻率,就好像從懸崖墜入谷底。

 

「在妳的人生中,每當有機會經過懸崖,站在崖邊妳的腿會軟,會感到懼怕,會聯想到死亡,那是因為妳回到出生時的記憶,妳很清楚妳是這樣掉下來的,那種墜落感是妳屢次來到人間出生的方式。當這一生走完,到了最後的盡頭,妳又會銜接到那個出生的『起始點』,將從那裡開始還原,放下物質肉體,輕盈地順著能量之流漸漸往上揚升,朝著光的方向前進,直到完全進入光中,完整回到光裡,與光合一。一段生命循環就完成了。」

 

淚流滿面聽完這段話,很震撼,也深深感動於生命之美。我看見的是莊嚴肅穆的生死之間,出生是墜落,死亡是升起。我要去傳達這個震撼的看見,讓人們理解死亡不是痛苦的,死亡是一種解脫,是一種全然的祝福。

(未完待續)

 


 

信任與臣服內在的自己

這一路上我和指導群的相處並不都是順遂的;相反地,我們經歷過相當多考驗,基本上我不是一個容易受騙上當的人,不可能隨隨便便相信一個無形的聲音,說我是誰就是誰,要我怎麽做就乖乖去做。一直以來我相信的是自己的良善,相信真實感受到的愛與關懷。十幾年來和這個「靈魂家人群組」對談的過程,是一條漫漫長路。

 

多年來我和祂們也有過許多衝擊,無數次我對這個聲音表達不滿與強烈質疑,甚至不止一次口出穢言、謾罵、斥責,說祂們來擾亂我,看我好戲。每當我憤怒、抓狂、崩潰時,祂們不離不棄靜靜陪伴著我,直到風暴過去,我冷靜下來可以溝通了,祂們才會一針見血直指問題,給我恰到好處的忠告和建議,並讓我知道祂們多麼愛我,多麼以我為榮。

 

記得有一次我丟出這樣一個問題:「為什麼這些日子沒有感覺到祢?為什麼祢沒有回應我的問題?

 

祂回答:「有,我一直都在,是妳沒有聽見。

 

的確,人心在慌亂時總是無法聽進別人的勸戒,頻率也一定低到無法連結上祂們。祂們確實一直都在,且話語總是正面的,而且在點出我的弱點後,祂們還會讓我知道我並不孤單,並非一個人面對生命的嚴峻考驗,每經歷一次考驗,我都會得到一份犒賞,然後開心踏實地再繼續下一趟任務。

 

真正不再那麼質疑這個聲音的出現,是在我經歷一次很大的難關之後。困難讓我變得暴躁易怒,在痛苦不堪的當口,我曾崩潰地問:「祢到底是誰?為什麼要來跟我說話?」

 

我懷疑地質問:「我這麼糟,脾氣這麼壞,我會罵祢,對祢不滿,我埋怨祢,還會口出狂言,是不是因為這樣,所以我被懲罰了?」最後甚至絕望地說:「我現在的日子這麼難過,是因為祢們在懲罰我嗎?」

 

祂反問我:「為什麼要懲罰妳?」

 

我說:「祢們不是都會懲罰人嗎?」

 

這時,祂回了我一句力大無比的話:「我,就是妳;妳,就是我;為什麼我要懲罰妳?」

 

太震撼了!這句當頭棒喝打得我淚水狂流。

 

質疑,是為了更相信

 

從此我有了前所未有的明白,原來過去的我一直活在自我批判裡,那是來自家庭、學校、社會對人的評斷標準,我不自覺也學著用這些標準來評判自己,當我做不到,達不到那個標準時,就開始自我批判和譴責,其實那都是自己對自己的過度要求與不滿。當這一句「我就是妳,妳就是我」出現之後,我的自我綑綁被解開了,我不再活在自我懲罰的頻率裡,從那一刻開始我解放了。

 

每個人的內在都有佛性,慈悲的佛不會懲罰人,又何來對眾生的懲罰?我不再需要懲罰這種信念,這樣的信念是屬於恐懼、盲目、無知的,能幫助自己走出困頓的不是別人,而是自己;內在的自己就是你的師父!

 

我的靈魂甦醒後,對於內在師父第一個階段的信任與臣服,就在探索我是誰的無數對話過程中,不斷相信到不相信,又從不相信到相信,這樣反覆求證後,最後終於落定在一個提問的答案中,那天我提出長久以來一直困擾甚深的問題:「為什麼這些過程中,我一直質疑祢,一直追問祢是誰?祢有什麼目的?這樣的質疑讓我非常不舒服,我很不喜歡這樣的自己。」

 

祂斬釘截鐵地說:「質疑,是為了更相信。」

(未完待續)

 

本文摘自《光的療癒:下載更新更高版本的自己

四塊玉文創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