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化,或者透過死亡重回宇宙懷抱?—預言史詩電影《阿凡達》的深思

 

阿凡達電影的震憾與深思

多年前看完電影《阿凡達》,我的內心相當沉重。環視當今,太多地球人所想的就是源自西方資本主義的思維,想著如何不擇手段地巧取豪奪,一天到晚只想著自己獲得最大利益,西方的強權更是用武力來搶奪石油能源;我們的社會每天充滿負面新聞。

 

何時,地球才會成為如潘朵拉星球那麼美妙和諧?

 

雖然電影是虛構的,但是它也呼應了我多年來「探索幽浮外星人、思考地球人類行為、研究生物意識工程、探究靈性世界實存」的種種內容,令我內心澎湃震憾。

 

「探索幽浮外星人」方面:民國六十四年我開始翻譯出版外文幽浮書籍,四十多年來,不僅開創了華人世界幽浮外星人的廣大話題,更奠定了兩岸幽浮研究領域的內涵。

 

多年來很多人曾經問我:「到底有沒有外星人?」我都肯定地回答:「當然有,而且有很多種。」又有人說:「科學並沒有證明有外星人呀。」提出這種說法的人,完全缺乏科學精神,只有令我搖頭。

 

想想,比地球人更高級的外星人的存在,需要落後的地球人的科學來為他們證明嗎?就如同狗族們要來證明人類的科學,不是很荒謬嗎?而且,當今地球人的科學又有多高明?現在的地球人未免太自大了吧!

 

我敢斷言,二十一世紀就會讓地球人知道外星人的確存在!而且他們的科技文明與精神層次要比地球人高太多。

 

「思考地球人類行為」方面:在電影中,地球人要搶奪潘朵拉星球的礦產,犯下滔天且無法彌補的過錯,這也意指二十世紀人類的科技高度發展,精神文明卻更加沈淪,資本主義的猖狂造就功利思想彌漫,人人想著就是短期投資賺錢,社會上也以財產的多寡來論斷一個人的成功,卻不去看他的財產是否得來合理合法。

 

我敢斷言,資本主義將會在二十一世紀崩潰,一切事物必定回歸本質,回歸自然與本物才是人類永續生存之道,也才是任何產業永續發展的正途。

「研究生物意識工程」方面,電影中大家看到以人類和納美人(Navi)DNA混種培養出三米高的阿凡達,作為人類心智操控的身軀。雙腿癱瘓的陸戰隊員傑克躺在像是核子共振掃描艙裡,傳送心智意識進入阿凡達體內。

 

這種超時空的科技成就,也是我十多年來所在的台灣全我公司研究團隊多年來所進行的「生物意識工程」,在電影中看到這樣的畫面,驚覺到導演前瞻思維的正確性。

 

我敢斷言,在二十一世紀,地球人就可以做到意識傳輸的科技,屆時,人人可以自由自在的往來不同的時空。

 

「探究靈性世界實存」方面,阿凡達的女神叫做伊娃(Eva),她存在於聖樹處,納美人可以通過辮子的神經末梢,與聖樹上垂下的類似柳條狀的末梢相連,將自己的想法告知他們的女神。樹與樹之間、樹與納美人之間、納美人與動物之間,都可以通過神經末梢相連,與伊娃女神溝通。這是一種高度靈性的世界,只有心靈層次高的人方能存活在這個星球。

 

所以電影最後,在遣返地球人的畫面裡,有一句話很重要:「只有心靈純淨者才可以留下。」

 

我敢斷言,在二○二○年之後,心靈層次的提高是地球人的下一步進化,屆時只有靈性純淨的人才能存活于未來的地球,其它絕大多數思想僵化、固守教條的地球人都要透過死亡的過程回到宇宙懷抱。

 

《阿凡達》這部電影事實上是非常深刻的預言史詩。Avatar一語源自梵文,ava意為「向下」或「離開」,tar的意思是「橫越」、「穿過」(由此處到彼岸),這個詞的意思原指從天國到地上、從神到人的下凡,後來延伸為較寬泛的化身的意義,也意指降臨人間的神的化身。

 

大陸導演陸川最為讚賞的是此電影透出的情懷,他說:「(阿凡達)導演對生命的敬意,在電影中表露無遺。這是一個普通人摯誠的吶喊,簡單的隱喻。

 

《阿凡達》大致可以描述為:反殖民主義(非洲/印第安)+ 神雕俠侶 + 環保主題。《阿凡達》讓我意識到,我們電影的情懷和簡單的美好距離有多遠;我們和清澈的純真距離有多遠;我們和熾熱的夢想距離有多遠;一直在扭曲陰暗扯淡的糾結的庸俗中奔走狂歡的我們,距離到真誠,還有多遠!」

 

誠哉斯言!很多地球人早已忘記什麼叫做真誠;現在的台灣人之間已經缺乏互信;很多大企業家充滿併吞他人的蠻橫霸氣;很多台灣的公共工程都不是以福國利民的角度來規劃,完全變成有權有勢者從中炒作獲取暴利的管道;台灣的選舉已經完全變成膚淺文化、抹黑對手、操弄族群、撕裂意識的黨利與私利爭奪……

 

真誠希望有國家人民意識的台灣人能夠藉由Avatar重新審視自己存活的意義。

 

本文摘自《外星研究權威的第一手資料:5000年來古今幽浮事件最完整的紀錄

呂尚著作

大喜文化出版

《2020大未來》回歸事物的本質:醫療&農業啟示_呂尚(呂應鐘)教授新書獨家專訪

 

 

 5,510 total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