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象與錯覺是如何操弄你的心靈系統—來自第九級星球的教導

 

課程推薦(請點圖片連結)

 

 

濤的敘述接近尾聲,這時我的注意力被她座位附近亮起的各種顏色的光給吸引了。話音剛落,她就做了一個手勢。接著,房間一面牆上出現了一串數字和字母,濤看得全神貫注。接著,光滅了,圖像也消失了。

 

「濤,你剛才提到了幻象和集體錯覺。我不太理解,你是怎麼讓這麼一大群人產生幻覺的,這豈不成了騙術?就像台上的魔術師一樣,利用事先『選好』的局,騙過觀眾的眼睛。」

 

濤又笑了。「某種意義上來講,你說得沒錯。因為在你的星球上,現在已經極難找到一位真正的魔術師了,尤其在舞台上。我必須提醒你,我們確實擅長各種心理現象,這些對於我們來說很容易,因為⋯⋯。」

 

這時,太空船突然開始劇烈搖晃。濤看著我,滿眼驚恐—她的臉都變了顏色,心裡一定懼怕到了極點。只聽到一聲撕裂般的可怕巨響,太空船碎成了幾片,太空人都驚聲叫喊,我們都被捲進了宇宙空間。濤抓住我的胳膊,我們被狠狠甩到太空中,我頓時頭暈目眩。我忽然意識到,要是照這個速度,我們肯定要和某個彗星相撞—就像我們幾個小時前經過的彗星一樣。

 

我能感覺到濤把手放在我的胳膊上,但是我都沒有想要轉頭看她一眼—我滿腦子想的都是彗星。我們一定是要和彗星的尾巴撞上了,我甚至都能感覺到那種可怕的熾熱。我的臉皮即將漲破,一切都完了⋯⋯。

 

「你沒事吧,米歇?」濤輕聲問道。她還在自己的座位上。我是不是瘋了?明明我還是坐在她對面的座位,剛剛我還在這裡聽她講述地球上第一個人的故事。

 

「我們已經死了嗎?還是瘋掉了?」我問濤。

 

「我們既沒死也沒瘋,米歇。你們星球上有句話叫『百聞不如一見』。你剛才問我,我們是怎麼讓這麼多人產生幻覺的。剛才為你創造的幻象就是我最直接的回答。我知道我應該選一個不太可怕的經歷,但是在這種情況下主題非常重要。」

 

「太神奇了!我從沒想過這種事真的能發生,而且還發生得這麼突然。太真實了,一切真的都太真實了。我不知道說什麼好⋯⋯。我只想拜託你一件事,別再這樣嚇我了。我真的會被嚇死⋯⋯。」

 

「不會的。我們的身體還在座位上,我們只是把『星靈體』 (astropsychic) 跟我們的肉體和其他身體分離了⋯⋯。」

 

「還有其他什麼身體?」

 

「其他的還有生理體、一般心理體(psychotypical)、星光體等等。剛才,我的大腦發出了一個心靈感應系統,就像信號發射台一樣,將你的星靈體和其他體分離,而與我的星靈體建立了直接聯繫。

 

「所以,我想像的一切都投射到了你的星靈體中,好像真的發生了一樣。只有一點,因為我沒能來得及讓你做好準備,所以我必須非常小心。」

 

「這什麼意思呢?」

 

製造幻象時,應該讓接受者對你想給他們看的東西有一定的預期比如,你想讓他們看見天上的太空船,那他們得本身就期待會看到太空船才行。如果他們期待看到的是大象,那他們永遠也看不見太空船。這時就需要合適的用詞和巧妙的提示,目標人群才會在你的引導下,一致期待看到太空船、白象或者法蒂瑪聖母,這是地球上很典型的例子。」

 

「讓一個人看到幻象肯定比讓一萬個人看到幻象容易。」

 

「並不然。相反地,人多的時候會產生連鎖反應。當你釋放了他們的星靈體,開始施幻,他們之間就會相互產生心靈感應,以此類推。這有點像著名的多米諾骨牌效應—推倒第一張,其他的也會一個接一個倒下,一直到最後一個。

 

「所以在你身上是很容易做到的。自你離開地球後,多多少少有些焦慮。你無法按常理判斷接下來會發生什麼。

 

「在飛行機器裡飛行的時候,人向來有種有意無意的恐懼,於是我就利用了這種典型的恐懼:害怕太空船爆炸或墜毀。然後,你又看到了螢幕上的彗星,那為什麼不乾脆把這兩件事結合在一起呢?剛才是我讓你的臉有灼熱的感覺,其實我也可以讓你穿過彗星尾巴時以為臉會被凍住。」

 

「總之,你差點把我逼瘋就是了!」

 

「這麼短的時間是不會的⋯⋯。」

 

「但剛才至少持續了五分鐘吧⋯⋯。」

課程推薦(請點圖片連結)

 

「都沒超過十秒⋯⋯,就像在夢裡,或者應該說是噩夢,道理基本上是一樣的 。比如,你在睡覺然後開始做夢,夢見自己和一匹白色駿馬站在草原上。你想要抓住這匹馬,但是每當你想靠近牠,牠都會跑掉。過了好一會,你嘗試了五、六次之後,終於跳上了馬背,一路馳騁。馬跑得越來越快,你快樂地沉浸其中⋯⋯。白馬飛奔著,四蹄脫離了地面,飛上天空。你發現自己已經在鄉野的上空,河流、平原和森林盡收眼底。

 

「真的太美了,然後遠方出現了一座山,隨著距離越來越近,山越來越高。你不得不吃力向上,馬越飛越高,眼看就要超過最高的山峰,突然馬蹄踩到了一塊石頭,你失去了平衡,突然跌倒,不斷下墜,跌入了不見底的深淵⋯⋯。然後你發現自己從床上掉到了地板上。」

 

「你肯定又要告訴我這個夢只持續了幾分鐘吧。」

 

「只有四秒而已。夢的開始就好像是你重播了一段影片,然後從頭看了一遍。我知道這很難理解,但是在這場夢境裡,一切都始於你在床上失去平衡的那一刻。」

「我必須得承認,我沒聽懂。」

 

「你這麼說我一點都不覺得奇怪,米歇。想要真正明白的話,需要在這一領域進行更多的研究,但在現在的地球,沒有人能夠在這方面指導你。此刻,弄清楚夢這回事並沒有那麼重要,米歇。但你可能沒有意識到,其實在你和我們相處的這幾個小時裡,你已經在某些領域有了很大進步,這才是真正重要的。現在是時候告訴你,我們為什麼帶你到海奧華來了。

 

「我們要託付給你一項使命。這項使命就是報告你接下來跟我們一起的時間裡親眼所見、親耳所聞和親身體驗到的一切。當你返回地球的時候,用一本書或者幾本書記錄你的經歷。正如你現在意識到的那樣,我們觀察地球人的行為已經有上百萬年了。

 

地球上一部分的人正處在十分緊要的歷史關頭,我們覺得嘗試幫助他們的時候到了。如果他們願意聽從我們的指引,我們就能確保他們走向正途。這就是為什麼我們選擇了你⋯⋯。」

 

本文摘自《海奧華預言:第九級星球的九日旅程‧奇幻不思議的真實見聞

橡樹林出版

[線上]跨維度的覺醒訊息《克里昂後傳》導讀分享_鄭福長(請點圖片了解課程詳情)

 

訂閱光中心/光線新訊

LINE:https://line.me/R/ti/p/%40lightww

Telegram:https://t.me/lightww

 

 3,514 total views,  4 views today

課程推薦(請點圖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