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孩子最受用的建議—將自己最大的努力視為人生最完整的滿足

 

為了讓孩子(以及大人)受用這些話語,我們可以用成長的比喻來說明(或用更詩意的說法:變得 「更大 」)。

 

某些家庭會遵循一種傳統,他們會用鉛筆在家裡某處(通常是孩子臥室的置衣間走道,因孩子每天都看得見它)的門框上做記號,以見證孩子的成長。

 

我們可以告訴孩子,如同他們的身體會變大一樣,他們是什麼樣的人也會變得越來越大;任何時候只要準備好,他們就可以開始展現他們想要成為的自己。

 

小時候,我就開始假裝自己是廣播和電視的播報員。到了十二、三歲時,我那年紀大我很多的哥哥就買了一臺鋼絲錄音機(是的,孩子,當時的人是用在捲軸上跑的鋼絲錄音的!)讓我練習。我會在自己的電臺(「沃許家庭廣播電臺 」!)錄下《密爾瓦基日報》頭版的 「新聞 」,然後在廚房播放出來;每天我母親準備作飯時都會仔細聽,並給我鼓勵及提出意見。

 

同樣是在那個年齡,我創辦了一份家庭 「週報 」,在每個星期五的晚餐時拿給大家看。那是用透明膠帶黏起來的兩張打字紙,裡頭有我用鉛筆寫上去的新聞標題,以及我用父親給我的那台磨損得發亮的舊打字機打出來的報導。(是的,孩子,當時真的有一種藉由敲打金屬字母鍵、並透過色帶而把字印在紙上的機器!)

 

我的家庭 「報紙 」報導的都是當週關於我媽媽、爸爸、哥哥……還有我們家的狗 「吉普 」的事情,上頭會有諸如 「爸爸整修地下室時割到手 」、 「媽媽星期二晚餐製作有名的酸甜黃瓜 」之類的標題。

 

有十五年的時間,我在電臺播報新聞、在報社當記者,並在出版界負責編輯工作超過十年的時間;我想,應該沒人會感到意外。

 

我們小時候所假扮的樣子,往往會在長大後成真,特別是有父母的鼓勵和投入(我就有這樣的父母)。我何其有幸,在我年紀還小時,父母就發現了我的興趣和才能,並啟發我繼續去追求我長大想要成為什麼樣的人、或任何可以帶給我最大喜悅的目標。

 

父親也灌輸我對自己能力的絕對信心,使我能藉由必要的內在資源來面對人生任何的境遇,並將自己最大的努力視為人生最完整的滿足。

 

記得每當我有難題而去找父親時,他總是會說: 「你自己想辦法解決。 」如果我告訴他,我試過了,但好像沒效果,他的回答永遠是一樣的: 「你盡力了嗎? 」如果我說我盡力了,他就會說: 「這才是最重要的。 」

 

父親也在其他方面持續給我力量。他一直不斷地對我耳提面命: 「兒子,你可以成為任何你想成為的;你可以做任何你想做的;別讓任何事阻擋你!只要肯下功夫,讓自己在每個地方都有無比的價值,做任何事都願意付出一一○%的努力,你就永遠不愁沒工作、也不用做太多自己不喜歡的事。 」

 

這是父親給我最好的三個建議之一。那麼,其他兩個呢? 「世上並沒有『禁止』這一回事。 」以及如我之前提過的, 「任何事都沒有『對』的做法,而只有你當下的做法。讓你當下的做法成為『對』的做法,它就能成真。

 

本文摘自《心靈覺知教養

三采出版

[線上公益]”與神對話之新啟示錄_周介偉(公益講座)

 2,150 total views,  12 view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