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荒野間找到活著的感受—追尋靈魂欲求的本能

 

獅吼聲如同一道門檻,讓我知道自己已從一個世界踏入另一個世界。經過國外那充滿人工燈光與電器低鳴的許多夜晚後,突然聽到那吼聲的音色,穿透夜晚冷空氣抵達耳際。吼聲的強大震動,讓屋門顫抖了一陣。對我而言,沒有比家鄉更真實的聲音了,這讓我的心本能地因為興奮而漏跳一拍。

 

以描寫非洲荒野而成名的作家勞倫斯.凡.德普斯特(Laurens van der Post)曾說:「獅吼之於寧靜,猶如流星之於夜空。」就像從夢中醒來,有一種被拉回自己身體的知覺,彷彿這古老聲音的力與美,將靈魂從無盡的求索之中拉回己身。

 

躺在床上的我,知道獅子就在深夜荒野的某處。不知何故,比理性所能了解的更深,我明白牠的存在對我來說至關重要。

 

在大腦延伸至過往的部分,某種原始的東西穿過了因時差而昏昏沉沉的旅人,立即而完美地登場。我體內某種野性甦醒過來了。

 

過去十年,我在兩個世界之間—南非家鄉的荒野,以及步調快速的美國現代生活—繪製一條奇怪的人生道路。我先在個人成長的研討會中擔任人生教練,接著成為一位原住民醫者的學徒。我的工作讓我得以站在第一線,見識到長久以來與現代生活有關的種種疾患。多年來,一次又一次的醫病對話,主題總是相同:虐待、孤立、焦慮;一方面是憂鬱,另一方面是與生俱來的創意與造就改變的欲求。我在人們身上看見深深的渴望,想要交出自己,想要再一次歸屬於彼此與自然世界。跟我對話過的許多人,都在追尋更有意義的人生。我也一樣。

 

事實上,我的追尋帶領我走遍世界,浸淫於個人轉變的各種技藝:禪修靜心、心理學、身心訓練,以及武術,等等。儘管如此,我仍感覺自己尚未發現這一生注定要做的事。我能在理性的生涯規畫之外感覺到這一點。我在尋找某個「東西」,甚至可以聽到「它」模糊的低語。我已經在荒野之中、教練職涯、非洲與美國找到真實人生的碎片—但,我該如何將這一切拼湊在一起?

 

考量到至今所走的路,我顯然受一種概念吸引:改變一個人,可以改變全世界。但跟人生教練相關的這份工作、這門生意,從來就與我不合拍。來自非洲灌木叢的我,很確定人生不需要教練。給予一切事物活力而且永不間斷的生命之流,擁有至高的智慧,荒野裡沒有任何東西需要靠教練來發現真實的自我。

 

如果說我們在現代生活裡迷失,好比失去價值、方向與歸屬,那都是因為我們已經與更加本能且天生的一部分脫節了這一切思緒停泊在我的潛意識,搖晃顫動,直到那聲獅吼劃破長夜。

 

儘管如此,我心底深處明白,我—應該說我們全人類—需要截然不同的生命方向。

 

然而,當代社會並沒有提供我們轉化生命的管道。這是一個亟欲改變的世界,卻承擔著過時的動力。內心深處,人人都知道別的選項是有可能的,但要怎麼達致彼方?我漸漸領會,這種轉變可以始於個人生活。不對,應該說必須始於個人生活。

 

對於生命的冒險,會不會有一種更深沉的呼喚,邀我們走向懼怕卻又渴望的邊緣?

 

本文摘自《獅子追蹤師的生命指南

方智出版

3/07起_喚醒原生女人的野性能量工作坊_林雅雯(請點圖片了解課程詳情)

 

1,116 total views, 8 view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