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的大腦構造跟你一模一樣:使用大腦的方式決定了你的未來

 

 

神經科學的重大突破都指著同一個方向:人類大腦的能耐遠遠超過每個人的想像。事實上,大腦之所以發展受限,是我們自己困住了大腦,而不是大腦本身的生理缺陷,這點與舊觀念完全相反。例如,在我接受醫學與科學訓練時,對於記憶的性質完全無解。當時流行一句話:「我們對記憶的了解程度,就像腦袋裡裝滿了木屑。」幸好後來出現了大腦掃描,讓研究人員可以即時觀察大腦「發亮」的區域,也就是受試者想起特定回憶時神經元放電的區域。或許我們可以這麼說,現在休士頓巨蛋體育館的屋頂換成透明玻璃了。

 

但記憶依然難以捉摸。記憶不會在腦細胞留下任何生理痕跡,沒有人知道大腦如何儲存記憶。但我們不能因此就為大腦的記憶能力設限。

 

有個年輕的印度數學天才做了一場示範,她被要求把兩個長達32位數的數字相乘,而且只能用心算。在聽見題目幾秒之後,她給出了一個64或65位數的答案。一般來說,多數人如果只看一眼,平均只能記住六或七位數。哪一種記憶力才算正常?是一般人或這個數學天才?與其說這位數學天才的基因比較好或擁有特殊天賦,不如問自己一個問題:你有沒有訓練大腦的超強記憶力?市面上有訓練記憶力的課程,普通人接受訓練後也可以背誦欽定版《聖經》,他們使用的基因與天賦也是與生俱來的。關鍵就在於:你是如何與大腦建立關係的。只要設立更高的期待,你也可以進入功能更高的境界。

 

人類大腦最獨特的一點,在於只要它覺得自己可以做到,就一定能做到當你說:「我的記憶力不比從前了」或「我今天什麼事都記不住」,就等於是在訓練大腦滿足你的負面期待。期待變低,結果自然變差。超級大腦的第一個信條就是:大腦隨時都在偷聽你的想法,而且邊聽邊學習。如果你一心想的是限制,大腦就會受到限制;但倘若你扭轉想法又會如何呢?如果你告訴大腦,說它沒有任何限制又會如何呢?

 

把大腦想成是一架鋼琴,鋼琴上有完整的琴鍵等你去彈奏。無論是初學者或是魯賓斯坦(Arthur Rubinstein)等世界級的鋼琴大師在琴鍵前坐下,這架鋼琴的構造都是一模一樣的,但是 彈出來的音樂卻有天壤之別。初學者只能讓鋼琴發揮不到一%的能力,而鋼琴大師卻可以把鋼琴發揮到淋漓盡致。

 

如果沒有這些音樂大師,我們永遠也不知道一架鋼琴能發出這麼美妙的音樂。大腦,也一樣。幸好有大腦功能的研究報告提供了驚人的案例,讓我們得以看見尚未開發的潛能如何從無到有。

 

這些天才接受大腦的掃描研究,他們的能力顯得更驚人也更為神祕。以挪威的西洋棋天才卡爾森(Magnus Carlsen)為例,他年僅十三歲就贏得西洋棋界的最高頭銜。他曾在一場快棋賽中把 前世界冠軍卡斯帕洛夫(Garry Kasparov)逼到和局。「我既緊張又害怕,」卡爾森回憶道,「否 則一定可以打敗他。」到了這個等級,對弈時必須立刻自動在腦中搜尋記憶中的數千場比賽。

 

雖然我們都知道大腦裡不是裝滿了木屑,但是一個人要如何在裝滿個別棋步(高達上億種的組合可能)的巨大倉庫裡,抓出對的回憶完全是個謎。卡爾森小時候在電視上示範下棋,他同時與十位對手快棋對弈,而且他還背對著棋盤。也就是說,他必須把十個棋盤都牢牢記住。每個棋盤上都有三十二個棋子,而且每一步都只能思考短短的幾秒,卡爾森展現了記憶力的極限(或只是極限的一小部分)。一般人難以想像的超強記憶力,卡爾森的大腦做來卻不費吹灰之力。他說,記住棋步的感覺再自然不過了。

 

我們相信每一種偉大的心理成就,都是指引方向的路標。沒有考驗過大腦極限並要求它超越極限之前,你永遠不會知道大腦的能耐。無論你使用大腦的方式多麼沒有效率,有件事是肯定的:使用大腦的方式決定了你的未來。人生是否成功取決於大腦,道理非常簡單:因為所有的經驗都來自大腦。

 

本文摘自《超腦零極限【暢銷紀念版】:抗老化、救肥胖、解憂鬱,哈佛教授的大腦煉金術

橡實文化出版

 

3/08_《終極右腦潛能開發》改變許多人一生的西瓦心靈圓夢術_一二階證書課程(請點圖片連結了解課程詳情)

1,286 total views, 10 view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