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同身受的人體機制—擴展全人類的共同經驗

 

課程推薦(請點圖片連結)

 

 

如果你可以進入自己的腦袋,在你與他人的互動中,你很難看出大腦和神經的運作有哪些指令與你有關,而哪些指令是與觀察對象相關。你可能會認為自己是客觀的觀察者,但你總是透過他人的眼睛在看。你和他人的份際或邊界持續模糊,因為統籌一切的是一個複雜的神經元混合體,而這些神經元則是由大腦內部和外部共同啟動。不帶任何意識,你透過自我經驗的複雜過濾器,自動在內部重建他人的動作與情緒。比如我們正在交談,一開始你的情緒在我腦中一閃而過,然後我再加入自己的過往經驗來醞釀發酵。

 

我們不僅複製某個動作的程式,還根據過去的經驗,仿造所有與其相關的身體和情緒感覺,去體會這個動作,比如皮膚有刺痛感或感覺到肌肉難以伸展。當我們看著一個正在受訓的運動員練習時,假如自己是個討厭跑步的人,舊情緒就會湧入交融,亦即我們會透過與過往的歷史連結,來理解眼前這個經歷。

 

事實上,我們對所觀察的動作越熟悉,就會活化更多鏡像神經元。比如說,專業舞者觀察其他舞者時,比起不會跳舞的人,會有更多與舞蹈動作相關的鏡像電路被活化。每次我們向外看時,都在撿拾、收納鮮活的經驗,就像把自己喜愛的材料加進新食譜一樣。

 

 

啟動情緒同理心

我們轉譯他人的動作及感受成為我們自己的動作和感覺,讓我們能立即瞭解別人的經驗,彼此溝通。看著狼蛛爬過○○七詹姆斯龐德的胸口,我們身上就會產生一種抓搔感,就某種意義來說,我們不只經歷毒蛛爬過胸口的身體感覺,也包括了由此產生的所有情緒。電影中當壞人追殺男主角時,我們心臟怦怦地跳,他遭射擊時我們會閃避,他獲勝時我們歡欣鼓舞;換一種角度來看,這些事正在我們身上發生。

 

事實上,一群以色列科學家只靠著研究一群觀眾的大腦造影紀錄,就成功重建了血腥動作片所有暴力畫面的正確順序。

 

「我對你的痛苦感同身受」,這句話一點都不假。當我們看到別人受苦時,就會活化與痛苦相關的鏡像神經元。在一項監視大腦活動模式的研究中,要求受測者先想像被扎針,接著讓他們觀看別人被扎針;科學家發現以上兩種情形,都有相同的神經元被活化。不過,感受別人痛苦的能力,似乎與痛苦的情境有關。被活化的神經元創造的是我們對痛苦的反應,而不在肉體層面:我們模擬的是情緒經驗,不是肉體的疼痛感。

 

當你看到處於痛苦中的仇人,雖然可能會從中獲得一些滿足感,但一開始的反應卻是單純的連結──你將自己放在相同的情緒狀態中。「一開始,你理解的是這個人正在痛苦之中,」里佐拉蒂說:「並且會感受到跟他一樣的痛苦。」感知的行為是一種瞬間發生的完美連結,不論對象是誰。

 

現在許多心理學家和神經科學家都認為,鏡像神經元是同理心的第一道閃光,而且似乎是一種微調的回饋系統那些自認擁有高度同理心(瞭解別人感受的能力)的人,通常會出現較多的鏡像神經元活動。反過來說,當我們發展同理心時,鏡像神經元電路會越複雜,意味著同理心是鏡像神經元模仿機制的具體表現。

課程推薦(請點圖片連結)



同理可證,鏡像神經元越是細緻調和,觀察者越能顯現出同理心。葡萄牙神經科學家達馬吉歐(Antonio Damasio)曾經利用大腦造影技術,探討情緒在意識中扮演的角色。他要求受測者考慮以下三種情境之一,看看哪個大腦區域會發亮:來自過去的情緒經驗;把別人的經驗,想像成發生在自己身上;或是來自過去的非情緒經驗。當受測者與他人產生強烈連結時,因此產生的大腦活化區相當於自己曾經歷過一般。然而,當受測者無法體會別人的經歷時,放電發亮的是大腦不相關的部分。

 

 

 

本文摘自《鍵結效應:少數人的念力,如何改變多數人的生活?

橡實文化出版

1/15_《自在的肩頸》費登奎斯動中覺察工作坊_鐘天佑(請點圖片了解課程詳情)

訂閱光中心/光線新訊LINE、TG群組每週收到最新獨家、新活動心靈資訊

LINE:https://line.me/R/ti/p/%40lightww

Telegram:https://t.me/lightww

 

 2,110 total views,  2 views today

課程推薦(請點圖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