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的展現:一種新的寬恕方式

 

日常生活中有許多寬恕的機會,但是對於寬恕,你有著許多錯誤的觀念。在你心中,寬恕是依循這種思路:某人犯了某個罪行(或罪孽,或是你不贊同的行為),然後在某個時點,你決定要寬恕此人。通常寬恕的理由有兩種,一是想要繼續維持這段關係,二是當你發現氣憤帶給你很多的痛苦時,決定自己必須停止沉湎於這種情況。你試著當一個好人,所以你採取行動,打算寬恕這個人所犯的罪。

 

這種想法把罪孽或罪行當真,也就是視之為真實。我們把「罪孽」(sin)和「罪行」(crime)視為同義字,因為一般說來,如果有某人偷了一輛車或搶了銀行,你會把這行為視為一種罪孽(sin),即一件壞事。而你對壞的定義,或你對罪的定義,意味著這些行為不該發生,同時意味著這些事情是你所相信的那位「掌管這世界的」上帝無法制止或避免的。因此,當你說某人犯了罪孽或是不可饒恕的罪行時,你所做的其實是在扮演上帝你等於是在說「上帝不應允許這種事情發生」,或是「上帝沒有能力阻止這件事」。事實上,你接管了你認為上帝應該做的審判工作。在某種意義上,你篡奪了上帝的旨意。

 

不妨想想這種作為所代表的意涵,那是影響重大的。換句話說,當你判定某人犯了一個罪,或是做出不該做的事情時,你實際上是在支配上帝。從聖靈的觀點來看,已經發生的事是本該發生的。你怎麼知道呢?因為它已經發生了!這件事本該發生,因為它發生了。這就是你知道上帝的旨意之方式。

 

這說法完全顛覆了你對世界的觀點:顛覆是必然的。因為你所生活的世界並非是由上帝的法則所創造或管轄的。你所生活的世界是由小我所管轄的。上帝的法則是永遠慈愛的,但你的法則卻不是偷竊不是愛的表現。將謀殺他人的行兇者處死也不是愛的作為。打小孩不是愛的作為。口袋裡有很多錢的人,對路邊貧窮飢餓的人視而不見也不是愛的表現。這些都不是慈愛的上帝之作為,而是小我之心的作為。

 

你所依循的法則根本不是上帝的法則,而是你自己的,即小我的法則。而小我的法則就是分裂、批判、恐懼、怨恨和死亡這些都是你所遵循的法則。然而,當你開始寬恕時,你就會產生根本的轉變,但不是我們剛才所描述的那種「篡奪上帝旨意」的寬恕。我們所說的寬恕是允許一切事情發生,因為它本該發生。所有事情都是由涉及其中的人所創造出來的,而人們有權利透過自由意志來創造他們想要的經驗。



遭盜賊偷竊的人有著一種振動頻率吸引了這種行為發生。被殺害的人有著一種振動頻率吸引了兇殺的情況發生。這是當今人們在地球上所表現的創造過程。每個人都獲得自己所輸出的振動頻率所產生的經驗,這是一種完美的平衡;這樣的呈現是完美的。你一旦了解到分裂及恐懼的念頭會使你得到這種振動頻率所導致的結果,那麼你就會明白,沒有什麼事情是「不該」發生的。換言之,人們經驗到的都是自己振動頻率之反照,而這個反照恰恰是他們需要的,因為這樣才會引起他們的關注。

 

這就是心靈進化開始的方式:你開始看到某種運作模式。你會發現在十種不同的情況中,你會從不同的人和不同的地方(例如不同的雇主、房東或情人)得到同樣的回應。你會開始看出你是所有人生負面事件的同一肇因。一旦了解這一點,你就會覺醒於一個事實,即:你自己引來了這些事情因此,傷害你的人成了你覺醒過程的一部分。偷你東西的人成了你覺醒過程的一部分,這就是事物的運作方式。由此來看,當你看到某件事情而說「這不應該發生」,或是「那人應該被制止及懲罰」時,你實際上是介入能量的自然平衡。

 

當然,人類社會是建立在許多的限制和法律規定之上,然而這些法律跟自然律毫不相干,所以人們在此迷失了。人們遠離甚至喪失了自己的本然自性,所以你會看到脫軌的行為。但是在現階段,人們可以採行的適當作法並不是允許人有絕對的自由可以表現出脫軌的、都市化的、瘋狂的、失常的及小我導向的行為,這不是我們所建議的方式。我們並非建議一種瞬間轉變的方式而讓人們可以為所欲為,不論暴力與否。

 

本文摘自《愛的地圖:你一直在錯誤的地方尋找愛,其實愛就在這裡

一中心出版

 

12/28-29_選擇 “對” 還是 “自由”?《拜倫.凱蒂覺醒功課》兩日工作坊(請點圖片連結了解課程詳情)

1,750 total views, 8 view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