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事物自行其道,便能真正主宰它們

 

課程推薦(請點圖片連結)

 

 

越是仔細看某樣東西,我就越發覺到,我其實不知道它是什麼。一個名稱出現了,但跟它一起出現的是一句無聲的:「這是真的嗎?」隨之而來的是因為不知道而發出的笑聲。「我是拜倫.凱蒂,這是真的嗎?」當這句提問瓦解了每一個證明,我只剩下空無;換句話說,我只是坐在這裡的女人。此時,我誕生在這家旅館的沙發上,除了想像之外沒有任何過去。多麼迷人!多麼荒謬!

 

我所見的一切都注入了心的光明,那光明照亮了現在坐在沙發上的那個人,它是覺醒、永恆、遍一切處的。它將一切消融在它的光明裡,直到沙發上空無一人。除了那永恆的笑聲,還有什麼能夠倖存?讓光出現吧,讓世界出現吧。我所了解的那世界,永遠誕生於此刻,也永遠結束於此刻。

 

不管你允不允許,事物都按照它們美好的方式在進行著。玫瑰花的綻放,不必經過你的允許;玫瑰花的死去,也不必經過你的同意。儘管沒有你的指示,街上的車還是會按喇叭,計程車還是停了下來,載走一位穿灰色套裝的男士。這世界完美地運作著。沒有你,它完成了這一切;無論你有沒有介入,它都為你完成了這一切;甚至連你的介入,都只是生命透過你來活出它自己。生命繼續傾倒出它的禮物,並以它自己的美好方式活出它自己。你需要做的只是覺察,這才是真正的主宰。

 


 

若你想去除什麼,就先讓它興旺

我發現根本沒有批評這種東西,只有別人的觀察。如果我的心夠敞開,每個觀察都能對我有所啟發。別人說我的哪件事是我不能承認的?如果有人說我很差勁,仔細一想,不用兩秒鐘,我就可以想起自己這輩子何時曾經是很差勁的人。這並不需要想很久。同樣地,如果有人說我很棒,我也能很快就發現這一點。這與對錯無關,而是跟自我覺醒和解脫有關。

 

譬如說,如果有人說我說謊,我會深入內心看看他們說的對不對。即使就他們說的那件事來說,我發現自己並沒有說謊,但我也可以輕易發現我在其他地方說過謊,也許是幾十年前的事。雖然我不會把這個發現說出來,但這在我內心會形成一個結合,然後我會說:「是的,我是說謊的人。我看見自己在那方面確實如你所說。」就這樣,我們有了共識。那個人了解的是過去的我,而那也是我二十年前開始了解的。我愛上那些對我生氣的人,他們就像臨死前在受苦的人,我們不會踢他們一腳說:「給我起來!」每當有人朝你發脾氣、攻擊你的時候,他們的處境就是這樣。他們是困惑的人。如果我是清明的,我何處不能包容他們呢?無條件地奉獻自己時,其實是我們最快樂的時刻。

 

如果某個批評令你感到受傷,那就表示你在防禦它當你覺得受傷或需要防衛時,你的身體會很清楚地讓你知道。倘若不加以注意,那些感受會以防衛或辯解的形式轉變為憤怒和攻擊。這不是對或錯的問題,而是不明智。戰爭是不明智的,它解決不了問題。如果你真想擁有心靈的平安,你會越來越能覺察到,面對批評時那種想為自己辯護的感覺。最後,你會很樂於看見批評者為你指出你沒發現的缺失。你會請對方再多告訴你一些,好讓你能更了解自己。

課程推薦(請點圖片連結)

 

對那些想要自我覺醒的人來說,批評是非常棒的禮物,但對那些無意醒來的人則是:歡迎光臨地獄!歡迎來到夫妻之戰、鄰人之戰、親子之戰、勞資之戰。一旦對批評敞開雙臂,你自己就成為通往解脫的捷徑,因為你無法改變我們,或改變我們對你的看法。要把朋友當成朋友只能靠你自己,即使他們把你看成敵人。無論我們把你想成多差勁的人,只要你還無法跟我們保持緊密的關係,你的覺醒功課就尚未完成。

 

做完探究一段時間後,你會開放又愉快地傾聽任何批評,而不會有所防衛或辯解。你再也不會想去掌控那永遠無法被掌控的─別人的看法。你的頭腦安靜了,人生變得更加和善,最後變成完全的慈愛,即使是在那看似真實的混亂中。當你知道自己是個學生時,世上每個人都成為你的老師。當你沒有防衛時,剩下的只有感恩。

 

 

本文摘自《轉念瞬間,喜悅無處不在:當拜倫‧凱蒂遇見《道德經

一中心出版

 

10/16_轉念瞬間,喜悅無處不在_《拜倫.凱蒂功課》入門實作(請點入圖片連結了解課程詳情)

 4,348 total views,  6 views today

課程推薦(請點圖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