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你無所不愛時,你便無所執

 

愛視為一讓人免於執著的自由;
當你無所不愛時,你便無所執。
……男人為女人的愛所囚禁,女人為男人的愛所囚禁,
兩者均不見容於自由彌足珍貴的王冠。
然而,男人與女人是愛的一體,
既無法分開,也無法區分誰是誰,
他們其實再值得愛的獎賞也不過了。
 
──摘自麥凱爾‧奈米(Mikhail Naimy)《墨德之書》

 

《墨德之書》(The Book of Mirdad)是我最喜愛的書之一,墨德是一位虛構的人物,但他的一言一行每每顯出十足的重要性。這本書不該被當成小說來讀,你應當將它視為一部聖書──也許,是一部絕無僅有的聖書。

 

我同意墨德所說的:愛是唯一讓人免於執著的自由;當你無所不愛時,你便無所執。



事實上,你必須探討的是執著本身的現象。為什麼你緊抓著某件事不放?因為別人也許會偷走它,你唯恐失去它。你所害怕的是,今天你所擁有的,明天也許就不在了。

 

誰知道明天會發生什麼事?對於你所愛的那個女人或男人,有以下兩種可能:你們之間不是更親密,就是更疏離。說不定明天你們依舊是陌生人;也說不定你們如此地靠近,使得你們不再是兩個人,肉體上當然是兩個人,但彼此的心已融為一體。你們的心正哼唱著同一首歌,幸福的雲朵將你倆團團圍住。你們消失在那般狂喜之中,你已不是你,我也已不是我。愛是如此的淋漓盡致,愛是如此的強烈與來勢洶洶,使得你們無法自持,只好讓自己被淹沒與消融。

 

在那樣的消融中,誰要去執著?又要對誰執著?萬般皆如是(Everying is)。當愛的花朵全部盛開時,你將發現萬般皆如是。沒有了對明天的恐懼,執著、罣礙、婚姻或任何的契約與束縛也都不存在了。

 

愛是唯一能讓人免於執著的自由……因為,當你愛的時候,「愛」是你唯一能想到的事情。當你無所不愛時,你便無所執。每一個片刻的來臨都充滿新氣象、新榮耀、新樂章;每一個當下都帶來新的舞步教人翩翩起舞。舞伴或許會換,但愛總是長駐。

 

希求伴侶永遠不變就是執著,為了你的執著,你必須對法院、對社會、對一切愚蠢形式做出承諾,萬一你違逆了那些形式,在周圍的人眼裡,你將喪失所有的敬重與顏面。

 

愛不會執著,因為愛永遠不會令人失去尊嚴,為了你的執著,你必須對法院、對社會、對一切愚蠢形式做出承諾,萬一你違逆了那些形式,在周圍的人眼裡,你將喪失所有的敬重與顏面。

 

愛不會執著,因為愛永遠不會令人失去尊嚴,愛即是榮耀,愛的本身即是受人敬重的,你無論如何也不能改變這一點。並不是說,伴侶不能變換,而是換不換都沒有關係;要是伴侶換人了,而愛依然像河水般流動,那麼這世界其實會比現在擁有更多的愛,不像水龍頭,只掉下一滴、兩滴水出來。愛需要像海洋般潮湧,而非如同公共水龍頭一樣慢慢滴落;婚姻是一種公共現象。

 

愛是宇宙性的,愛不會只邀請幾個人來慶祝,它會邀請眾星、太陽、花朵、小鳥,歡迎整個存在一同加入慶祝的行列。

 

本文摘自《愛、自由與單獨

生命潛能出版

11/16-17台灣首開_露易絲.賀《創造生命的奇蹟》兩日工作坊_PEGGY陳琍羚

 

11/16-17台灣首開_露易絲.賀《創造生命的奇蹟》兩日工作坊_PEGGY陳琍羚

 

1,910 total views, 18 view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