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件事都是為你發生,而不是發生在你身上—拜倫.凱蒂與《金剛經》

 

佛說:「再者,須菩提,若有善良的男子或女人聽聞了這部經典,真正領悟它的教導,並能體現它、活出它,那麼世上沒有任何事能擾亂他。敵人可能詆毀他,朋友可能投以冷眼、棄他而去,但是在這種種境遇下,他們的心都能保持不受干擾,因為他們已不再抱持『自』與『他』的概念,無法將任何事視為針對他們個人。因此,他們的心是自由的。

「無量億萬年前,在燃燈佛時代之前,我全心全意侍奉八千四百萬億無量諸佛,但是,在往後數千年,如果有人聽聞了這部經典,真正領悟它的教導,並且能體現它、活出它,那麼此人的功德和我供養侍奉無量諸佛的福德比起來,要多上千百萬億倍。事實上,沒有數字能表達他的福德有多麼大。

「如果要我精確形容往後數千年聽聞了這部經典,真正領悟它的教誨並能體現它、活出它的善良男子與女子們,所獲福德有多大,沒有人會相信我。你應該明白,這部經典的價值如此不可思議,它的回報也如此不可思議。」

現實會完美開展,不管發生什麼都是好的。我看見各種人事物,當它們來到我面前,或親或疏,我都會不加辯駁地隨順而行,因為我心中沒有任何告訴自己不該如此的可信故事,一切總是完美的。一個「決定」能帶給我的遠不及此,總是遠不及此。因此,「它」會作出自己的決定,我只要隨順它。令我喜愛的是,它總是仁慈的。如果我必須要給這種經驗一個名稱,我會稱它為感激之情──有生命的、會呼吸的感激之情。我是一個接受者,我無法做任何事去阻止恩典的湧入。

 

這很私人,同時也非關私人。它之所以是私人的,是因為整個世界都是我,一個我之所是與愛的鏡中影像。沒有它,我就是沒有身體的。不是我需要觀看,而是觀看是件如此愉快的事。相反地,它非關私人,因為我看到的一切都不過是鏡中影像。每一個動作、每一個聲音、每一口氣息、每一個分子、每一個原子,都只是鏡中影像。因此,我不動,我是被動的;我不做,我是被做的;我不呼吸,我是被呼吸的;我不思考,我是被思考的。我不存在。這其中沒有任何真實成分。

當你體悟到沒有一樣東西能被叫做「自我」或「他者」,你便領悟到所有的人際關係都只是鏡中的反映。人們喜愛的或不喜愛的不是你,是他們對於你的「故事」。他們不是在攻擊你或疏遠你,他們攻擊、疏遠的是他們所相信是你的那個人。那與你何干呢?你是他們的投射,如同他們是你的投射。了解這一點,就能讓自己不輕易受到讚美或指責等毀譽的影響。

我喜歡聽到人們指責我。我從他們的批評學到我能怎麼做,但我絕不會將它視為衝著我來的。我也喜歡聽到他們讚美我,儘管我知道他們只是在讚美一個他們相信是我的人。然而,讚美和我們的真實本性比較相像,指責會傷害到指責的人,因此如果有人讚美我,我會為他們感到開心。他們說:「喔,凱蒂,你改變了我的生命。我好感激。」我聽在耳裡變成一種「反轉」:是「她」改變了她的生命,或是「他」改變了他的生命。他們將功勞歸於我,但其實這全是他們自己的功勞。認為這一切與我有關是一種混淆。他們感激的對象是他們認為是我的我,但是到最後,當他們在探究之路上變得越來越成熟,那個對象會指回他們自己。最終,它會指向無處,它會變成一種純粹的感激,沒有指向任何對象。

如果有人反對你,那只是因為在他對世界的期待上,你不符合他的信念。只有一個膨脹的小我會說你和這件事有關。假設你的手沒有理由地動了一下,而他覺得這令人無法接受──這不是很明顯了嗎?這全是他自己的一齣戲。如果他批評你,而你將它視為衝著你來的,那麼你自己就成了那個傷害你的人。你強加在對方批評上的故事,就是痛苦的開端。你在和現實爭辯,而你輸了。

 

我的愛是我的事;你的愛是你的事。你述說一個關於我是這個或是那個的故事,而你愛上了你的故事。這與我何干?我在這裡成為你的投射對象,對此我沒有選擇。我正是你的故事,不多也不少。你從未真的與我相識,沒有人真的與誰相識。

如果你發現內在工作令人感到興奮,你會期待最糟的事情發生,因為你找不到任何一個無法從內在解決的問題。這對終結痛苦來說是個完美的設計。而你為何會認為自己的生命有問題,也將變成一個謎。你開始明白,沒有所謂的錯誤,你得到的任何東西都是你需要的。這是發現了天堂。一切你所需要的,甚至超出你需要的,永遠會提供給你,而且綽綽有餘。

即使是最細微的煩惱,也是一種受苦形式,那感覺不自然。帶著理解來面對他人,感覺比較像真正的你。所以,當一個懊惱或憤怒的念頭出現時,你可以帶著理解並透過探究來面對這個念頭嗎?假如你學會帶著理解來面對你的念頭,你也可以帶著理解來面對「我們」。有人針對你說了些什麼,這些話有哪些不是你已經想過的?沒有什麼惱人的念頭是新的──它們全是回收再利用的。我們遇上的其實不是什麼人,而是什麼想法。外在就是投射出來的內在。無論是你的思維或我的思維,都是如此,只有愛有力量去療癒。



無論人們說什麼或做什麼,如果你知道他們只是你自心的投射,又怎麼會對他們感到不悅呢?你的心若能了解這件事,它就無法將自己投射成為什麼。即使是心,也只是它自己的理論。沒有人在煩惱,只有心在它自己的表象世界裡玩遊戲。佛心永遠不會受困在不存在的過去或未來之中,因此除了源自於了解的喜悅,它不可能體驗到其他東西。



事實是,你從來不曾真的對其他人作出反應,你在一片空無上投射意義,然後對著自己所投射的意義作出反應。寂寞來自一個誠實之處──你就是那裡唯一的一個人。沒有人類存在,你就是它。當你質疑自己的念頭,你會逐漸領悟到這一點。這就是世界的結束,一開始就不曾存在的世界的歡喜結束。

 

本文摘自《轉念,佛心自在:拜倫.凱蒂與《金剛經》的對話

一中心出版

 

10/16_轉念瞬間,喜悅無處不在_《拜倫.凱蒂功課》入門實作

 

4,592 total views, 14 view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