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收拾卻整理不完的原因—家中的「幽靈訪客」

 

 

你說:「我有一些一直整理不好的地方,不知道應該怎麼處理?」

我說:「那表示你家裡有幽靈訪客。」

在待辦事項裡常常被忽略的物品,就是我稱之為「幽靈訪客」的東西,大略有以下六種:

1      回憶的夢中人:通常是放在老家的物品,不在自己的生活居住範圍內。

2      流浪的失蹤人口:把私人物品放在不屬於自己的地方,例如:工作場所。

3      家中的陌生人:通常是不屬於自己的東西,卻放置在家中。

4      未被翻牌的嬪妃:帶回家卻又遺忘、未使用的物品。

5      出不了門的旅人:需要處理但一直未處理的物品。

6      綁架犯與人質:借出去未拿回,或向別人借用卻未歸還的物品。

每一個種類的幽靈訪客皆飄散在無法被定位的空間內,我們可以感受到它們,但又不一定能夠看得清楚,就像幽魂一樣,如影隨形。這些都是壓力的來源。

我們可以藉由理解它們,來釋放累積在自己身上的壓力。

 

第一類:回憶的夢中人

已經沒有居住在老家,卻留有自己的東西未處理,也有些人會把不知該如何處理的東西帶回老家請家人代管,這樣的狀況通常會有「存在感」的壓力。未完成的事情其實來自於過去,可能是不想長大,因為不願意承擔責任,希望得到別人的認同,所以有過多糾纏的人事物來自於「需要被看見」

 

第二類:流浪的失蹤人口

因為某些原因而把屬於自己的東西放在工作場所、別人家裡,不論是刻意放置或是遺忘物品代管,甚至是一起購買的物品卻遲遲未拿回⋯⋯這樣的行為通常來自於看不見的渴望及匱乏,未完成的事情來自於未來,因為過多的擔憂讓內心有空洞,想要緊抓、控制。

從情緒層面的勒索,到以物品占據地盤的拿取,皆來自於「需要被關愛」。有時候物品主人甚至遺忘了這些物品,這些東西就變成未處理的回憶,等待著被發掘、被處理,而同樣的情緒也會回到物品擁有者身上,播放著「無法準備好」。

上述兩類物品有一個共同狀態,就是「損害別人的利益」,拿了不屬於自己的能量,占用了別人的空間與時間。

 

第三類:家中的陌生人

生活環境裡有不屬於自己的東西,無法處理或是難以處理。通常這些東西有可能是前面提及的「回憶的夢中人」及「流浪的失蹤人口」,會帶有某些人的執念,而代管人也常常會有一種無法呼吸、無法放鬆的感覺。通常這樣的狀況來自於「過多的犧牲」,沒有好好傾聽內心的聲音,容易感覺到受害與壓迫。

 

第四類:未被翻牌的嬪妃

對於帶回家的東西,不曾使用或是忘記使用,這樣的物品通常會有停滯的狀態,就像是時間被凍結的感受。會造成「不曾使用」或「忘記使用」,其實都是符合自己需求的提醒,可能是情緒性的發洩購買,也可能是認為自己需要改變的購買,但因為自己無法平衡與調整,才讓物品被閒置未使用。通常這樣的行為來自於「覺得自己不夠好」

上述兩類物品也有一個共同的狀態,就是「放棄自己的利益」,過度付出自己的能量,捨去了自己的空間與時間。這樣的行為不是愛,而是自我攻擊,無法接受自己的好,也看不見自己的價值。

 

第五類:出不了門的旅人

那些需要送出去、拿去回收或需要修繕的物品,有太多「應該要做」但遲遲未進行的等待。每一個等待的物品就像是熄了一盞燈,不斷的提醒自己需要好好看看自己。這樣的東西囤積越多,就會讓人更加感受到「看不見未來」的焦慮。日常生活的小細節就是一個人的氣場來源,而「一直等待」就像是畫地自限。

 

第六類:綁架犯與人質

這樣的物品是超過了約定時間與平衡而產生的狀態,自己借出去,以及向他人借用的物品、金錢(或是未付清的款項)超過了雙方合意的狀態,就會產生這樣的幽靈訪客。若一直沒有處理,兩方就會一直有連結、有糾纏,直到某一方做出決定才會消失。這來自於「需要互相溝通」的學習。

 

你說:「原來幽靈訪客是我收拾不完的原因啊。」

我說:「它們其實一直是客人,卻長期居住在你家,只是為了提醒你。」

你說:「應該要如何處理這些幽靈訪客?」

我說:「需要的是⋯⋯你自己願意去面對。」

當你已經開始覺得想要過自己值得擁有的生活,就可以動手,對自己說、對空間說、對物品說⋯⋯

我感謝所有的發生,

我感謝所有人事物的支持,

現在我要回到我的位子上,做我自己。

〈整理之路的完美宣言之三〉

 

 

本文摘自《真正的整理,不是丟東西:物品是靈魂的碎片,整理是重生的過程

方智出版

 

10/06《活在力量聖地—找出自己與空間的小精靈》入門課程暨新書導讀_廖文君

 

5,320 total views, 6 view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