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任並容許生命智性的引導

 

當我們越不專注於有形世界而更加專注在無形世界時,生命將變得越來越豐富。我們會越來越覺察到那道將我們移去注意特定方向的「召喚」,那是覺知之海的先導波,為我們的羅盤指出下一個要去的方向。那些能夠進入這種看見的人們,我們有時候稱他們為「直覺工作者」或「靈媒」,然而我們都會有類似的經驗。

 

正坐在書桌旁邊的你,腦海中突然閃過某人的影像,而你未加思索就拿起電話撥那個人的號碼,當對方接到來電而聽到你的聲音時,他們會說:「我剛好也想到你!」或是你的電話響起,就是那位你剛感知到的人打來的,在在證實你所感覺到的連結超出理性心智的範圍。

 

而在一九八六年發生的不尋常經驗,使我更加確信我們是無可分離的。當時我正在洗澡,突然心中感到一陣刺痛並開始啜泣,因為我突然知道那位亦師亦友的同僚艾略特已經過世。我從淋浴間走出來,全身溼答答地走到房間的電話那裡,撥著他在紐約的號碼,電話是他太太接的,我劈頭就問:「小莉,他何時走的?」

 

她說:「雅各,你怎會知道?他才剛去世沒多久。」

 

我們太常因為專注在想要完成的事情上,而錯過那些指引自身旅程的精微事物,但真正的奇蹟就藏在那些「低語」裡面。在處理過數千人的狀況後,我逐漸了解到自己要做的工作並不一定在辨認與解決問題,反倒是悄悄退到幕後,讓生命智性引導整個過程。當我以身為接收到的無形資訊以及病患的身心安適之間的媒介自居時,我總算發現做越少、成就越多,事無事、無事不立。

 

這很像我會在第八章討論的道家「為無為」概念事「無事」並不意謂無事發生。我們僅是容許一個更大的事物來引導,而這過程又會加強我們對生命智慧的信任。十七世紀的修士、醫師兼神祕主義者安格勒斯‧希萊修斯(Angelus Silesius)在其言語中流暢地表達這個概念:「神的愛與喜樂遍及各地,只有當你不在的時候,祂才能來找你。

 

十七世紀的法國劇作家莫里哀(Molière)曾說:「如果我們不去干涉自然,她會從自己掉進的失序當中逐漸復元。但是我們的焦慮、不耐卻糟蹋這整個過程,結果所有人幾乎都是死於治療自己的藥物,而不是身上的疾病。」

 

我們所在的宇宙之設計是以最節省的方式來動的,無論我們討論的主題是身體、大自然,或是宇宙整體的運作均是如此。這代表生命會是超效率的,而且會以最少的努力來運作。最少的努力就是被稱作臨在的狀態。本章所分享的療癒經驗,描繪出臨在的力量如何將那身為神之工具的智慧提供給每個人。

 

智慧並無作者,它默默無名地流經我們。生命智性毫不費力地引導自然以及其中所有居民。當這股引導流經我們的時候,我們的人格就消失了,留下的是一道具有感染力的光,將每個人、每事每物都帶入內外安適的狀態。

 

 

本文摘自《生命有光:以內在覺察之光引導你掌握看的藝術

一中心出版

 

10/26-27_《連通高我.活出真我》兩日工作坊_鄭福長

2,388 total views, 12 view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