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雜草的戰爭啟示—病痛的另一種幸福收穫

 

「我們不知道是誰發現了水,但肯定不是魚。」這是加拿大哲學家馬素.麥克魯漢(Marshall McLuhan)經常掛在嘴邊的話。他的意思是,我們往往離自己的生活太近,沉浸在自己的現實之中而看不清真相魚兒只有在上鉤、在網中蹦跳、被刺網捕獲而掙扎著呼吸時,才會發現水的存在。我們也是如此,只有在痛苦猛然將我們抽離平凡的生活時,才會在自己身上發現某些強大而真實的力量我在醫院病房、墓園、法庭、家裡及辦公室(我把辦公室那張沙發稱為「淚水沙發」,因為很多人都曾坐在上面,從內心深處發出悲鳴),不計其數地見證到這一點。

 

因為疾病,我們發現了健康有多重要;因為失去,我們發現了愛可以有多深厚;因為愚蠢,我們見識到了成熟與智慧。傷痛衝擊著我們,也驅策著我們,把我們帶離自己的定位(我們自以為的那個自己),變成更加真實的存在。當痛苦找上我時,我理智地知道我不是史無前例的第一人(承受椎間盤突出之苦的中年男子多了去),但痛苦不止會讓你失去理智,還可能會賠上心靈與靈魂。

 

我花了多年時間才學會去欣賞痛苦的勝利,如今,我感謝我的挫敗,這迫使我改變自己頑強固執的作風,也迫使我對年齡、肌肉、骨骼、衰退、限制及我只是凡人的簡單事實讓步。我們只能做到這麼多,然後,就必須放手。

 

身體的病痛,使我不得不停下許多事。其中一個看似最微不足道、卻有強大象徵意義的事情,就是我與雜草的戰爭。沒錯……就是雜草。我住家後面有一座小山丘,從我十一年前買下現在的房子到最近,一直堅持著要把山丘上的雜草除之而後快,因為我不想從窗戶看出去時,在一片完美如綠毯般的常春藤植物外,還看到礙眼的雜草。我噴過藥,動過斧頭、鐵鍬、電鋸、大砍刀、乾草叉、修剪器,只要你說得出的方法,我幾乎都試過。這十年來,每隔幾天我就會爬上那座小山丘,在摔倒及咒罵聲後,彎下腰與雜草奮戰。我妻子貝琪會搖著頭,徒勞地說出妻子對丈夫重複了五千年的一個簡單真理:「你知道的,我們可以雇人來做這件事。」

 

脊椎手術過後大約一個月,我從麻醉劑與類固醇的昏茫中清醒過來,氣力只夠我走幾步路到房子後面的露台,躺在躺椅上。就在這時,我看到它們:數百株高大、纖長的雜草,在小山丘上恣意地生長,就像在對病弱的我耀武揚威。但此時此刻的我,對這種展現大自然意志力及侵略性的植物,完全無能為力。

 

接著,我注意到了其他東西:在那些我曾經痛恨的雜草上頭,散散落落地棲息者一群小黃鳥。接下來幾個星期,當我在溫暖的午後陽光下進行療癒時,牠們始終以歌聲陪伴著我。正是那些擊敗我多年的雜草,吸引來了這些嬌弱的小黃鳥。

 

在這一趟療癒之旅中,你會遇到許多人,也會聽到我分享的老寓言與科學洞見,這是我的旅程,也是許多人都曾經走過的旅程,所有這些,我希望都能幫到你,讓你從痛苦中走出來,走向智慧。據說,每個牧師都有自己慣用的道詞,這意味著同一個真理就有成千上百個不同的傳遞方式。至於我自己,更願意藉此佈道啟發所有人,讓每個生命所承受的苦難都不被辜負,讓此後的人生更溫柔慈悲、更有智慧,一天比一天更美麗。

 

 

本文摘自《解開傷痛的20個超凡智慧:你以為的谷底才是人生真正的開始

三采文化出版

11/16-17好評加開【光界神醫】兩日工作坊__光界三療法人人可學可用__鄭福長

1,369 total views, 2 view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