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你的故事,你是誰?」喚醒練習:寫下你的生命故事_張德芬

 

 

「沒有你的故事,你是誰?」

這句話是拜倫.凱蒂老師說的。她說,每個人在這一生當中,都有很多過去的故事,我們承受了這些故事,長大以後就會活在這些故事裡,忍不住到處跟別人訴說自己的故事,這樣會讓我們獲得某種奇妙的身分認同,好像自己跟別人就是不一樣。

 

然後,就出現了幾個問題。首先,你越是說這些故事,越會從自己的立場把它扭曲了,因為我們記憶中的故事通常和事實不太相同。比如,有個學員曾經說小時候媽媽虐待他,好幾天不給他吃飯,讓他餓肚子。後來上了自我成長課程,他終於鼓起勇氣回去問母親這件事,母親答道:「對啊!有這麼一回事,因為那時候你拉肚子拉得厲害,醫生說要禁食幾天,不能讓你吃東西。」

 

所以,我們腦子裡的記憶很可能是扭曲的。頭腦很狡猾,會故意把過去發生的事情扭曲成你想要感受到的模樣;也就是說,它會扭曲、渲染事實。

 

所以,講述這些故事的時候,我們可能會情不自禁地把故事扭曲、渲染成自己想感受到的那個情緒。比如,我們覺得自己不被愛、被拋棄,或是不被尊重、被嘲笑,這類情緒會影響我們在闡述這個故事時用什麼樣的觀點去訴說;而越是跟別人訴說自己的這些故事,我們越會產生那種情緒。實際上,我們不斷在餵養自己這個負面情緒。

 

韓國一位醫師寫的《情緒習慣,決定你的一生》這本書裡講到,如果小時候一直感受某種情緒,長大以後你的大腦會情不自禁地不斷讓你去經歷這類情緒,因為大腦只會選擇它熟悉的情緒讓你去體驗。如此一來,就形成了惡性循環。你不斷訴說這些故事,好讓自己產生那種負面情緒,然後這個負面情緒又會讓你情不自禁地在現在的生活中創造更多事件,來讓你感受到它。

 

是不是很恐怖?我自己是這種感覺。我們的腦袋很會編故事,為的是要我們去體會一些我們想要體會的負面情緒。你說,我怎麼會想要體驗負面情緒呢?這種情緒的上癮症,是每個人多多少少都會有的疾病。

 

我自己剛展開個人成長的時候,經常會回顧自己的人生,檢視我的人生故事。我發現,哇,有好多委屈、好多自我認同、好多「小我」在裡面。

 

所以,那時候我不厭其煩地跟很多人分享我的故事,不斷地講。而當我的這些情緒都消化掉了、我不覺得自己委屈的時候,回頭再看,發現那單純就是發生的一件事情,我根本不需要用那麼多帶有情緒的字眼和詞彙去描述它。

 

比如,我三歲的時候被父親丟到屋外的走廊,說他不要我了,對當時的我而言,這是非常震驚的經歷;長大以後,在回顧這件事情時,我也曾有滿腹的委屈。可是,當我一再訴說這個故事,最後慢慢釋放受害者情結,而且完完全全原諒父親之後,我就覺得再講這個故事已經沒有什麼意義了。我不想再當受害者,那股委屈的情緒已經沒有了。而我對這種情緒的需求消失以後,頭腦就不會再去編造這樣的故事,我也不再有欲望藉由跟別人訴說這個故事,來製造這種情緒了。

 

所以,請你看看自己生命中有哪些故事讓你總是不厭其煩地一說再說。像我自己,如果是最近發生的故事,我偶爾會願意跟朋友說一說,說了一、兩次之後,我就把這個情緒消解掉了,同時,我會把責任放回自己身上;也就是說,這個讓我委屈、對我造成傷害的事件,其實我自己也要負很大的責任。當我這麼做的時候,如果再說這個故事,我的情緒負荷(emotional charge)就沒有那麼重了,我已經不想再重複這個受害者的故事了。

 

請回顧自己的一生,你常常訴說的故事有哪些?哪些故事你每次跟別人說起時,就有很多很多的情緒負荷在裡面?一件一件地去檢視。利用週末,找個時間把那些你很願意跟別人說的故事,或是有一天如果你碰到我,你非常願意跟我分享的故事,都寫下來。

 

檢視自己的生命故事,安靜地沉澱下來,去感受哪些發生在你身上的故事是非常不公平,對你影響巨大,讓你耿耿於懷、無法放下的,請你一件一件地想起來,然後寫下來。

 

本文摘自《張德芬的小時空修心課:喚醒、療癒、創造的三階段實作練習》

方智出版

本書7/23開放預購,8/1上市

8/03(六)_《張德芬的小時空修心課》台北分享會_自由入場

5,662 total views, 2 view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