喚醒內在力量,成為自己命運的主人_張德芬

 

 

 

你想成為命運的主人嗎?

喚醒究竟是什麼意思?喚醒表明你一定有某個部分沉睡了,所以需要喚醒你的注意力,喚醒那個沉睡的部分。影響我們人生的,就是我們各種不同的模式——反應模式也好,情感模式也好,思維模式也好,行為模式也罷,各種模式都在主控著我們的人生。

想成為自己命運的主人,第一步要做的不是知道你是誰,而是知道你不是誰為什麼呢?因為你是誰、你真實的本質不屬於我們這個有形有相的物質世界,不是用眼、耳、鼻、舌、身、意能表達出來的。所以,能用以上方式表達出來的,其實都不是我們自己。

回顧一下,在你的生命當中,你是不是扮演著很多角色?你可能是一個母親,你可能是一個女兒或兒子,可能是某個人的愛人或配偶,你還是你朋友的閨密或夥伴,是辦公室裡的一員或某個部門的經理……每天,我們在自己身上加了很多標籤、很多身分認同,在不同的人面前,我們就要扮演不同的角色。

然而,你覺得那是真正的你嗎?不是的,真正的你並非這些不同的角色,而是那些角色之後的背景。比如,在藍天上,我們看到很多白雲,每朵白雲都是不同的樣子,甚至有的時候顏色也不一樣、厚度不一樣、形狀不一樣,但它們都是雲。而真正的你其實就像那一片藍天,是包容、涵容一切的背景。同樣地,你所有的身分,不管是同學、朋友、伴侶、員工、老闆、媽媽、爸爸、兒子、女兒,都是這片藍天上的白雲,真正的你則是能夠感知這一切的「那個」。

所以,你要先找到這種感覺——「你究竟不是誰,你究竟又是誰」。這種感覺不能用頭腦去詮釋、理解,你必須感覺到真正的你不是你的身分,也不是你的頭腦

當你知道你不是你的思想、你的情感,你根本不是一個具象的東西,那麼在生活中的修練就比較容易了。當你不那麼跟自己的頭腦認同時,就更容易警覺到腦中那些欺騙自己的謊言;當你跟某個角色不是那麼認同時,就不會被迫去試圖扮演好那些角色。此外,正因為你不再跟這個身分認同,和你的角色拉開了距離,你反而可以演得更好,有更多發揮的空間。

試試看,在生活當中覺察你正在扮演的某個角色,想一想你可以怎麼把它扮演得更好一點。比如在父母面前,他們認為作為一個好女兒或好兒子,你必須達到什麼樣的標準,但你對父母這樣的觀念很反感,這時你就拉開距離,說:「好的,我只是在扮演這個角色,這只是我的角色之一,不是真正的我,我可以不需要跟著父母的情緒起舞,不需要進入他們那個戲劇當中,去演那部悲情戲。」你拉開距離去看自己,就可以不再陷入、糾纏於父母的情感關係中。

你也可以找一個最容易觸動你某種負面感受的角色,可能是孩子的母親,也可能是伴侶的愛人,然後在那種負面感受來的時候,提醒自己:「這不是我,這個身分不是我,我可以跟我這個角色拉開距離。」

選擇最合適的扮演方式,對自我和我們的角色都是有利的,這樣就不用混雜在我們的角色裡,而失去了真正的自我的感覺,這不是很棒嗎?

 

你被自己的模式束縛了嗎?

每個人幾乎都被某種模式控制,每天的工作、生活都在這個模式的掌控之下,完全沒有辦法活出自己。有的時候,它甚至是跟我們作對,讓人不好過。所以,如果不去喚醒它、看見它、療癒它,我們沒有辦法創造自己想要的最佳生活狀態。

 

我有個朋友出生在一個比較富裕的家庭,父母送她去讀的是一所貴族小學。但是,母親對她很刻薄。比如,學校有的時候會收班費,或者舉行捐款活動,她母親一概不給她錢;其他同學有豐盛的午餐可以吃,她帶的菜就非常湊合、單調;同學都穿皮鞋了,媽媽只給她穿雙塑膠鞋應付。她母親總是說:「你以為我們是什麼家庭啊?你以為你是誰啊?你就只穿得起這個。」

 

母親在她相當年輕的時候就過世了。母親去世時,她很震驚,沒有想到媽媽那麼快就走了。她悔恨自己不夠用心對待母親,而母親交代她做的一件重要的事她又沒有做好,從此以後,她對自己就非常刻薄小氣。後來,她的財富不斷增加,是標準的「富婆」,可即便如此,她對自己依舊刻薄小氣。一般人都不理解,她沒有小孩,自己一個人挺自在的,為什麼不花錢,到底要留給誰呢?她就是無法對自己好一點,因為她活在母親的「詛咒」之下,她以這種方式紀念母親。如果花錢,她就違背了母親認為她應該活的樣子,會讓她更加覺得對不起母親。所以,她真的是一毛不拔,對自己太壞了。

 

在成長的過程中,我們也以某種方式在紀念、緬懷兒時的一些行為,並且把它保留下來。那樣的行為對曾經的我們來說是有利的,藉由那種特殊方式來看世界或理解他人,或是來看自己,以當時來說非常合理且有保護作用。可是,現在我們長大了,環境不一樣了,如果還是戴著這一套枷鎖,讓它限制我們,這就是我們自己的責任了。

 

人真正的快樂幸福都不是來自外境,主要是來自我們自己的一些信念和觀念。就像前面提到的這個朋友,其實她一個人擁有那麼多財富,完全可以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每天過得很開心,可是她卻對自己非常刻薄,過著節衣縮食的生活。旁人替她感到委屈,她自己卻甘之如飴。你可能會說這樣子其實也滿好的,她不以為意就行了。可是,我會覺得她沒有活出自己生命最高的潛能,沒有充分享受自己的生活,以及生命可以給予的一些真正的喜悅和快樂。透過對她的觀察,你會發現她並不是不想追求美好的東西,但每次花錢她都覺得愧疚——對母親的愧疚一直牢牢掐住她的脖子。

 

喚醒和舒適區有關,人要走出自己的舒適區,才能夠有所謂的修練,才能夠成長。什麼叫作舒適區?以這個朋友來說,她的舒適區就是小氣、刻薄地對待自己,捨不得花錢。從一個城市飛到另外一個城市,尤其是出國的時候,如果有能夠省錢的中轉飛機,她一定不坐直飛的;搭乘國內班機,她一定會選最早或最晚的那一班,因為最便宜。這就是她的舒適區,當她這樣做的時候,覺得最熟悉,不會感到愧疚。可是,如果她能克服自己對母親的愧疚感,看到她其實有權利享受自己辛苦掙來的財富,她的日子會好過很多,朋友也會變得更多。她會過得更開心,不會越過越孤苦,越過恐懼越多,把自己完全縮在這個甲殼裡面,彷彿真有一條鎖鏈將她手腳都綁住一樣。

 

在你自己的生命中,或許也有類似的一些模式,或是一些觀念,把你束手束腳地綁起來,讓你無法獲得你想要的生活,無法活出真正的自己,無法為自己帶來最大的利益和快樂。它可能是一個自我束縛的觀念,也可能是自我批判的評價,或是幼年時期大人灌輸給你的一些老舊的、陳腐的觀念。讓我們騰出一些時間好好靜心,貼近自己,試著去看見那些模式,以喚醒自己。

 

本文摘自《張德芬的小時空修心課:喚醒、療癒、創造的三階段實作練習》

方智出版

本書7/23開放預購,8/1上市

8/03(六)_《張德芬的小時空修心課》台北分享會_自由入場

3,660 total views, 4 view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