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是想像出來的—痛苦的止息發生在清明的當下〔拜倫.凱蒂〕的覺醒功課

 

課程推薦(請點圖片連結)

 

聖人終日漫遊卻不曾離開過家。
不論景色多麼美妙,她都平靜地安住於自己的內在。


平靜是我們的本然狀態。唯有相信了不真實的想法,我們才會失去平靜而陷入悲傷或憤怒之類的情緒。沒有信念的拉扯,心便平靜地安住在自己裡頭,準備好面對發生的一切。

與人相處時,如果你沒有「別人應該在乎你」的故事,那麼你會是誰呢?你會是愛本身。一旦相信「人們應該在乎」這個神話,你就會變得非常需要在乎別人或自己;然而,愛的體驗不可能來自別人,它只能來自於你的內在。

有一次,我在沙漠跟一個人走著,他突然中風了。我們坐了下來,他說:「噢,天啊,我要死了!幫幫我吧!」他只能用半邊的嘴巴說話,因為另一邊已經癱瘓了。我只是坐在旁邊陪著他、愛著他、看著他的眼睛,因為我知道這裡離電話亭或有人車的地方還有好幾英里遠。他說:「你一點都不在乎,是嗎?」我說:「對呀。」聽我這麼一說,他笑得連眼淚都飆出來了,我也笑了起來。最後他恢復正常,中風的症狀消失了。這就是愛的力量。我不會因為在乎而離開他身邊。

如果有人在我面前遭砍傷,慈悲心會如何做?當然,我會盡我最大的力量去幫助他,但我不會跟現實爭辯,認為這件事不應該發生,那樣太沒效率了。如果我在乎的話,就會失去我原本的一體性。在乎會使我遠離真相,將我和那位被砍的人及持刀的人分開。但我是一切。只要你的世界有任何東西被你排除在外,那就不是愛了。愛結合一切;它不排除妖怪,也不避諱噩夢。它期待它們的出現,因為不論你喜不喜歡,它們都可能出現,即使只出現在你的心裡。我絕不會讓在乎妨礙我的體驗,因為我體驗到的東西就是我自己。它必須包括每一個細胞、每一個原子。它就是每一個細胞、每一個原子,甚至說它「也是」也不正確。

只要我覺得某件事是對的,我就會去做。我是用那種在乎來過日子。我是這樣為生活做出貢獻的:撿起人行道的垃圾,做資源回收,跟無家可歸的人坐在一起,跟有錢人坐在一起,幫助那些深陷困惑的人去質疑他們的想法。我愛事實及如何透過你我的手來改變它。能改變我所能改變的,是非常棒的一件事,而且它永遠不費力氣。

 

有些人以為,慈悲就是對他人的痛苦感同身受,這完全是鬼扯。事實上,我們根本不可能感受到另一個人的痛苦,你只是想像自己如果處於那個人的處境,會有什麼感覺。你感受到的,全都是你自己的投射沒有你的故事,你會是誰呢?你會是一個沒有痛苦、快樂、有人需要你時便能提供幫助的傾聽者;你會是家裡的老師、家裡的佛陀和活出慈悲的人。如果你還認為有一個你和一個我,那麼我們就先把身體這一回事搞清楚吧。我喜歡人人有各自的身體的理由是,當你痛的時候,我不會痛,因為還沒輪到我呢!當我痛的時候,你不會痛。因此,你可不可以幫個忙,別將你自己的痛苦擺在我們之間?因為你的痛苦無法為我指出道路,痛苦只會教導痛苦。

佛陀說,認識世間的苦是很重要的。這話當然沒錯,但如果更深入地觀察,你會發現,這其實也是一個故事。它在訴說一個世間有苦的故事。苦是想像出來的,因為我們尚未充分質疑我們的想法。我能站在處於極度痛苦的人面前,而不把他們的痛苦當真。我的角色是去幫助他們看見我所看見的,如果這是他們想要的。他們是那唯一能改變的人,我只是用溫和的言語和探究的力量來幫助他們。

令人訝異的是,竟然有那麼多人相信痛苦是愛的證明。他們認為,如果你痛苦時我不痛苦,就代表我不愛你。這怎麼可能是真的?愛是安詳的,它是無懼的。如果你忙著投射她所經歷的痛苦,又怎麼可能全然地跟她在一起?你如何能在她穿越痛苦的時候,握住她的手、全心全意地愛她呢?她何必要你跟著她一起受苦?難道她不更希望你能好好陪在身邊支持她?如果你相信自己得跟他們一起痛苦,你就無法陪伴他們。如果車子輾過一個人,而你只是忙於投射被車輾過是什麼感覺,那麼你只會愣在那裡。然而,有時在那種緊要關頭,你的心頓時失去了參照,它便無法再繼續投射。此時,你沒有了思考,你只行動。在你還來不及想這不可能之前,你已經跑過去把車子抬起來了。這一切只發生在一瞬間。沒有你的故事,你會是誰?車子被抬了起來。

課程推薦(請點圖片連結)

 

悲傷永遠是一種信號,代表你相信了一個不真實的焦慮想法。那是一種緊縮,令人感到不舒服。雖然這並非一般人的看法,但事實的真相是:悲傷是不理性的,它不是一種自然反應,也無法對你有任何幫助。它只表示你失去了真相和愛的覺知。悲傷是在跟事實交戰,它是在鬧脾氣。只有跟上帝爭辯時,你才會感到悲傷。如果你的心是清明的,就不會有悲傷的感覺。絕對不可能有。

當你失去了什麼,若能以臣服的態度面對事實,你只會感受到深刻的美好和興奮。你會興奮地想知道,這個失去會為你帶來什麼。一旦你質疑自己的想法,一旦你看清那焦慮故事的真實面目,就不可能再為它感到痛苦。你會發現,這個最大的失去其實是最棒的禮物。當故事再次出現──「她不應該死」、「他不應該離開」,你將會感受到一絲絲幽默、一絲絲喜悅。生命就是喜悅。一旦你了解那生起的幻相,便了解那是你做為喜悅在生起。

慈悲是什麼樣子?出席喪禮時,儘管吃你的蛋糕。你不需要知道該做什麼,到時候你自然會知道。有人來到你的懷裡,安慰的話會自己說出來,而那不是你做的,因為慈悲並不是一種行為。不論你有沒有因為他們的痛苦而痛苦,你要不是站著,就是坐著,但其中一種方式會令你感到舒服,另一種則否。

你不需要感到難過來表現仁慈;相反地,你的痛苦越少,自然就會變得越仁慈。如果所謂的慈悲是解除別人的痛苦,你怎麼可能自己不先從痛苦中解脫,而能解除別人的痛苦呢?

 

我曾讀過一篇著名的佛教大師訪談,其中他描述道,當他看到二○○一年九月十一日飛機撞進世貿大樓時,他有多麼震驚和悲痛。儘管這種反應十分正常,但這不是一個具有開放的心和頭腦的人會有的反應。這種反應與慈悲心毫無關係,它是相信那些未經質疑的想法的結果。例如,他相信「這不該發生」或「這太可怕了」。事實上,是這類想法造成他的痛苦,而不是那個事件本身。他是藉由這些未經質疑的想法來使他自己感到悲痛。他的痛苦與恐怖分子或那些死去的人毫無關係,你能理解這一點嗎?這是一位將一生都奉獻給佛法(痛苦的解脫之道)的人,但在那一刻,他使自己的心充滿恐懼,從而產生悲痛。我很同情那些將可怕的意義投射在飛機撞毀大廈這個畫面的人,因為他們用那些未經質疑的想法殺死自己,並拿走了那原屬於他們自己的恩典狀態。

痛苦的止息就發生在這個當下,不論此時你正在目睹恐怖攻擊或在清洗碗盤。慈悲就從家中開始。由於我不相信自己的想法,所以我沒有悲傷。這就是為什麼只要人們願意,我便能深入他們的痛苦,並牽著他們的手走進實相的光明中,因為我自己就是這樣走過來的。

我聽過有人說,他們抓住痛苦的想法不放,是擔心如果沒有那些想法,他們就不會再積極參與和平運動。「如果我完全平靜,」他們說,「我又何必採取什麼行動?」我的回答是:「因為愛就是行動。」只有精神失常的人,才會認為我們需要悲傷或憤怒來激勵我們去做對的事。彷彿你越清明、越快樂,你就變得越不仁慈;彷彿一個解脫的人,她就是整天流著口水呆坐著。我的經驗恰好相反。愛是行動。它是清明、仁慈、毫不費力又無法抵擋的。

 

 

本文摘自《轉念瞬間,喜悅無處不在:當拜倫‧凱蒂遇見《道德經

一中心出版

 

9/28-29_療癒、流動幸福與愛《關係深層清理工作坊》_劉素珍

 6,936 total views,  2 views today

課程推薦(請點圖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