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是会遗传的—家族能量的科学验证

 

【本文经刘素珍老师同意转载】

为何说家族的心灵是个整体,我们会不知地重复家族命运,在现在的关系里制造同样的痛苦。为何我会重复或承接上一代或祖先的情感或苦难?

近年来的表观遗传学为家族能量的观察提供了实验室的证据

 

在从前,如果你敢说记忆可以遗传,大家都会认为你是疯子。
但在 2013 年 11 月的圣地牙哥神经科学年会上,美国埃默里大学的迪亚兹(Brian Dias)与莱斯勒(Kerry Ressler)发表了一项令人惊讶的研究成果:记忆也能遗传!这个消息一出,马上就引起了震撼。

此消息热闹流传了一阵子后,终于在 2013 年底的《自然神经科学》上刊出,现在我们就来一起看看这项研究。

实验是这样的:
科学家给小鼠闻某种气味(苯乙酮),然后施以电击,让小鼠学会对此气味产生恐惧。10天后,这些小鼠交配生产后代。结果发现,这些小鼠的儿女们竟然也会对这种气味感到惧怕。更夸张的是,这样的恐惧记忆还可以至少遗传两代!而且,解剖发现,这些小鼠子代脑中负责侦测此气味的脑区和神经细胞的确也变大 、变多了。

也就是说,老爸对这种气味的恐惧记忆,竟然直接遗传给儿子了(儿子从来没被电击过)!

当然,有人会怀疑,有没有可能这并不是遗传所致,而是亲代在养育子代时产生了某些行为影响。

为了排除这个可能性,迪亚兹与莱斯勒又进行了另一项实验,这一次,他们把历经电击气味学习10天后的公鼠精子取出,然后送到另一个实验室中进行人工受精,以杜绝任何亲代对子代的可能行为影响。结果,在这些根本不知自己老爸是谁的小鼠子代的脑中,负责侦测此气味的脑区和神经细胞也同样变大 、变多。

由于这些在另一个实验室中借由人工受精生出的小鼠,根本不可能受到亲代的行为影响,因此,牠们对气味的反应应该铁定是透过遗传而来的。

科学家们用外遗传学(epigenetics)来解释这个发现:包覆著DNA的蛋白质会因为环境的影响而改变结构(例如甲基化),并因此影响DNA的读取过程。如此一来,即使DNA本身没有突变,环境也可以透过改变读取过程来影响基因表现,并遗传给子孙。

不过,究竟这种气味分子和伴随的恐惧是怎么改变生殖细胞呢?目前仍是一团迷雾…
这样看来,一朝被蛇咬,不只是十年怕草绳了,而是三代怕草绳(摘自谢伯让的脑科学世界)

这类的研究说明也印证素珍老师说的,我们的痛苦,恐惧是在细胞的层次,也就是深层的意识层面,不是头脑学会某些概念就会有帮助,家族能量跟释放可以清理到深层的意识,从源头松开。

 

9/28-29_疗愈、流动幸福与爱《关系深层清理工作坊》_刘素珍

 

3,536 total views, 2 view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