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憶是會遺傳的—家族能量的科學驗證

 

【本文經劉素珍老師同意轉載】

為何說家族的心靈是個整體,我們會不知地重複家族命運,在現在的關係裡製造同樣的痛苦。為何我會重複或承接上一代或祖先的情感或苦難?

近年來的表觀遺傳學為家族能量的觀察提供了實驗室的證據

 

在從前,如果你敢說記憶可以遺傳,大家都會認為你是瘋子。
但在 2013 年 11 月的聖地牙哥神經科學年會上,美國埃默里大學的迪亞茲(Brian Dias)與萊斯勒(Kerry Ressler)發表了一項令人驚訝的研究成果:記憶也能遺傳!這個消息一出,馬上就引起了震撼。

此消息熱鬧流傳了一陣子後,終於在 2013 年底的《自然神經科學》上刊出,現在我們就來一起看看這項研究。

實驗是這樣的:
科學家給小鼠聞某種氣味(苯乙酮),然後施以電擊,讓小鼠學會對此氣味產生恐懼。10天後,這些小鼠交配生產後代。結果發現,這些小鼠的兒女們竟然也會對這種氣味感到懼怕。更誇張的是,這樣的恐懼記憶還可以至少遺傳兩代!而且,解剖發現,這些小鼠子代腦中負責偵測此氣味的腦區和神經細胞的確也變大 、變多了。

也就是說,老爸對這種氣味的恐懼記憶,竟然直接遺傳給兒子了(兒子從來沒被電擊過)!

當然,有人會懷疑,有沒有可能這並不是遺傳所致,而是親代在養育子代時產生了某些行為影響。

為了排除這個可能性,迪亞茲與萊斯勒又進行了另一項實驗,這一次,他們把歷經電擊氣味學習10天後的公鼠精子取出,然後送到另一個實驗室中進行人工受精,以杜絕任何親代對子代的可能行為影響。結果,在這些根本不知自己老爸是誰的小鼠子代的腦中,負責偵測此氣味的腦區和神經細胞也同樣變大 、變多。

由於這些在另一個實驗室中藉由人工受精生出的小鼠,根本不可能受到親代的行為影響,因此,牠們對氣味的反應應該鐵定是透過遺傳而來的。

科學家們用外遺傳學(epigenetics)來解釋這個發現:包覆著DNA的蛋白質會因為環境的影響而改變結構(例如甲基化),並因此影響DNA的讀取過程。如此一來,即使DNA本身沒有突變,環境也可以透過改變讀取過程來影響基因表現,並遺傳給子孫。

不過,究竟這種氣味分子和伴隨的恐懼是怎麼改變生殖細胞呢?目前仍是一團迷霧…
這樣看來,一朝被蛇咬,不只是十年怕草繩了,而是三代怕草繩(摘自謝伯讓的腦科學世界)

這類的研究說明也印證素珍老師說的,我們的痛苦,恐懼是在細胞的層次,也就是深層的意識層面,不是頭腦學會某些概念就會有幫助,家族能量跟釋放可以清理到深層的意識,從源頭鬆開。

 

9/28-29_療癒、流動幸福與愛《關係深層清理工作坊》_劉素珍

 

3,688 total views, 2 view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