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緒傳染力如何使人集體歡樂或崩潰

 

情緒會傳染。你的好朋友笑了,你很可能會跟她一起笑。如果她心情沮喪,你可能也會高興不起來。就像你走進一間全班都感冒的教室,你可能會傳染上感冒一樣,你也會被身邊人的情緒感染。當你聽見孩子們因為一個笑話而哄堂大笑時,你的心情也會跟著快樂起來。情緒就像傳染病,也具有傳染性。不僅恐懼、壓力、悲傷等負面情緒會傳染,喜悅和滿足感也一樣。

情緒感染發生在意識覺知不到的層次,我們時時都在與他人分享自己的情緒,包括透過線上的社群網路。佛蒙特大學所進行的一項研究發現,憂鬱的人會將照片處理成較陰暗的色調,他們最常使用的濾鏡是Inkwell,可以去除照片上的顏色,做成黑白照片。相反的,快樂的人更常使用Valencia濾鏡,把照片處理得更溫暖明亮。憂鬱的人分享出去的東西,總像是褪盡了顏色一樣。研究人員在一六六人所張貼的四萬三千九百五十張照片中,比較沮喪和不沮喪的人所貼的照片, 發現半數在過去三年都曾經診斷出憂鬱症。

用這些色彩選擇,可以當成診斷憂鬱症的工具,準確度高約七成,明顯比家庭醫師42% 的準確度要高出許多。

 

集體歇斯底里的可怕後果

事實上,遠在社群媒體出現之前,在數千年的人類歷史上,負面情緒的無意識傳播一直都在引導著人類社會的走向。這不是什麼新鮮事,群體歇斯底里的例子在歷史上屢見不鮮。一九三○年代,希特勒在德國紐倫堡(Nuremberg)辦大型集會,激發支持者的熱情,並藉此向德國人民及全世界展現德國國家社會主義黨的力量。

大旗幟、踢正步的行伍、軍歌、火炬遊行、煙火、營火迷惑了數百萬人,而希特勒和其他納粹黨高官的冗長演講,也再三地鞏固納粹黨的意識型態。如此壯觀的政治性集會場面所蓄積的情緒感染力,幫助希特勒對德國的威權統治。

一九三四年的紐倫堡黨代會,吸引了超過百萬人參加。美國記者威廉.夏伊勒(William Shirer)剛剛抵達,要為赫斯特(Hearst)報業集團報導德國消息,他決定參加此次集會。在日記中,他記錄了自己在這個中世紀城市的第一晚:他被人潮推著走。在希特勒下榻的旅館前,有一萬人不斷高喊:「我們要我們的元首!」

夏伊勒寫道:「當希特勒終於在陽台上短暫現身時,人們臉上的表情讓我受了點小驚嚇,尤其是女人。這些人讓我想起曾在路易斯安那州偏鄉僻壤所見過的神靈降臨派信徒⋯⋯他們像是看到彌賽亞再世一樣,那不是人類應該有的神情。」

第二天早上,夏伊勒去參加了黨代會的開幕儀式。他寫道:「我想,我開始有點理解希特勒為何能夠如此成功了⋯⋯今天早上的開幕集會⋯⋯不只是一場華麗的大秀,更帶有神祕主義與宗教的狂熱,就像是復活節或哥德教堂的大彌撒。大廳到處都是鮮豔的旗幟,連希特勒的到場都像是一齣事先安排好的戲。」樂隊的現場演奏頓時停了,擠滿大廳的三萬人寂靜無聲。接著樂隊又開始奏起了《巴登威勒進行曲》(Badenweiler March)⋯⋯希特勒出現在演講廳後方,身後跟著一群威名赫赫的下屬⋯⋯他沿著中廊慢慢踱步,三萬隻手一起舉起敬禮。」

所有參加者都在這場盛會中失去自我,如癡如狂。夏伊勒又繼續寫道:「希特勒吐出的每個字似乎都來自天堂,猶如帶著真理的啟示。每個人—或至少是德國人—的批判能力都在這樣的時刻盪然無存,每個謊言都成了至理名言被人銘記。」

這就是情緒感染的力量。就像希特勒的統治、塞勒姆的女巫審判、一九六○年代的紅色恐懼、一九九四年盧安達的種族屠殺、二○○三年的伊拉克戰爭、二○○七年的經濟蕭條及北韓核子危機一樣,這類集體歇斯底里的時刻,對所有涉入其中的人通常都不會有好結果。

 

本文摘自:  道森.丘吉 《科學證實你想的會成真:從心靈到物質的驚人創造力》

三采出版

 

9/21【新竹】情緒密碼一日一階國際證書課程_陳威廷

1,344 total views, 24 view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