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时性,是上帝隐姓埋名的方式

 

课程推荐(请点图片连结)

 

我们不是第一个注意到共时性的世代,数千年来这个现象一直让人深深着迷。两千年前,现代医学之父希波克拉底(Hippocrates)就曾观察到:“有一个共有的流动,一个共有的呼吸,一切都处在相同的情感之中。整个有机体和它的每个部位都为同一目的协同工作⋯⋯伟大原则延伸到最边际,从最边际又回到伟大原则,回到单一的本质,包括有生命与无生命。”罗马皇帝及哲学家奥理略(Marcus Aurelius)相信:“所有一切彼此连结,这个网络是神圣的。”

在二十世纪初期,伟大的瑞士精神医学家荣格被共时性现象深深吸引。他将此一现象定义为:“两个或多个事件的有意义巧合,牵涉到的不只是机率。

关于共时性,荣格最常被引用的对话是发生在某次的疗程。有位年轻女子是荣格的患者,治疗一直都没什么起色。有一次在疗程中,她说起了一场梦。在梦中她看到一件珠宝,看起来就像黄金圣甲虫。在古埃及的宇宙论中,圣甲虫是重生的象征。

在讨论到这个梦时,荣格听到窗户传出撞击声。开窗查看时,他发现了一只甲虫。他把甲虫抓来给那个年轻女子看,同时说道:“这就是妳的圣甲虫。”荣格表示这象征她突破障碍、更新生命的潜能。荣格写道:“共时性揭示了主体世界与客体世界之间充满意义的连结。

爱因斯坦在构思相对论期间,也是荣格家中的常客。他们关于时空相对关系所做的讨论,在荣格对共时性的概念发展中也占了一席之地。爱因斯坦用一句妙语来总结:“共时性,是上帝隐姓埋名的方式。”

 

无神论者也会有神祕体验

我们所谓的异常经验,例如预知与灵魂出窍,其实一点都不奇怪。针对美国、中国及日本大学生所做的调查,许多人都回报有过异常经验,而且超过30% 的人回报这些经验经常发生11。其中至少有59% 的人有过似曾相识的既视感(déjà vu),也有许多人曾经有过灵魂出窍的经验。

有宗教信仰或相信超自然,并非这类经验的先决条件:无神论者或不可知论者也有过这些经验。研究人员分析相信者是否更倾向有异常经验, 他们发现并非如此。即使麦可.薛莫(Michael Shermer)这位著名的怀疑论者及《怀疑论者》(Skeptic)杂志,都描述过曾动摇他们信念根本的不寻常事件。

对于异常经验的调查,可以发现即使是硬科学的学生也有过这一类的经验。种族背景倒是关系不大,不论是白人或黑人学生,都可能有过异常经验。就像荣格所观察的:“有眼睛能看的人都知道,共时性是一个无时不在的现实。”

即使死后,荣格都继续以共时性撩拨着我们。这个主题最完整的一本著作是著名的荣格学者约瑟夫.坎伯瑞(Joseph Cambray)二○○九年的著作《共时性:自然与心灵合一的宇宙》(Synchronicity: Nature and Psyche in an Interconnected Universe)。这本书的编辑大卫.罗森(David Rosen)分享了与编辑这本书相关的惊人共时性:

“我的后院有个日式花园,池子里养了许多锦鲤。就在约瑟夫.坎伯瑞抵达〔要发表新书演说〕之前不久,有一条蛇正在吞食一条锦鲤。当我看到荣格的蛇吞鱼石雕图时,我猜这是不是也是一个共时性的例子⋯⋯在此之前与之后,我都没有见到这样的事。”

 

心灵与物质借由共时性而发生共鸣

课程推荐(请点图片连结)

我们已经合理确认了共时性会发生,但如何发生又是另一个问题。在实相的这么多不同次元中,是什么在操纵著其中的各种过程呢?许多生理现象,例如癌细胞扩散,又该如何连结到梦境或预知这样的意识状态呢?

癌细胞是物质,是有机体内的物质单位,会迅速成长及分裂。诱导老旧或受损细胞启动细胞凋亡的讯息,对癌细胞完全没有作用。癌细胞会失去细胞膜上用来固定位置的分子键,让它们得以脱离周遭组织。接着它们会迁移到身体的遥远部位,到了癌症第三期和第四期,失控的癌细胞会在全身转移。它们是到处撒野的物质,是踏上自毁道路的分子团。

梦是纯粹的心,完全主观,其意义只属于作梦的人。梦中通常充满了吸引我们情绪和感觉的意象。一旦入睡,它们就牢牢霸占了我们所有层次的意识。既然梦是一种主观经验,如何能与癌细胞扩散一类的客观现实连结呢?

答案是,透过共时性,主观与客观这两个世界就能连结起来;也能把心与能量的非物质世界,以及形形色色的物质世界连结起来。心灵与物质这两个世界,会在共时性事件的过程中发生共鸣。

 

本文摘自:  道森.丘吉 《科学证实你想的会成真:从心灵到物质的惊人创造力

三采出版

 

10/3起_深入纯粹意识与无限可能领域《原初音》世界级冥想技巧首次来台_渡边爱子AIKO WATANABE

 6,596 total views,  2 views today

课程推荐(请点图片连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