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本源学—稳定身心健康的三大自我认知

 

六○年代移民以色列的美国医学社会家艾伦.安东诺夫斯基(Aaron Antonovsky),因为一项研究报告而备受瞩目:在一项有关停经妇女的调查中,二十九%的受访者认为自己心理稳定而健康—尽管她们全部经历过恐怖的战争。于是安东诺夫斯基提出一个问题:是什么赋予了这些妇女坚强的力量?他开始对健康的根源进行研究。

在详细访谈当事人之后,他发展出一种说明健康基础的理论。构成中心条件的第一个要素是“理解认知能力”:对于所发生的事情,我能够领悟整体的前后关连吗?对于所发生的事情,我能够提出解释吗?即使我们的认知还无法解决问题,但是仍会感到安心一些。

安东诺夫斯基提出的第二个要素是“应变处理能力”,也就是抱持着危机也能带来转机的信念,或者因为有过更不顺遂的经历,所以感觉凡事再也难不倒。“信赖”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把希望寄托于某个人、家庭、一个团体,或者相信某一种更强大的力量。祈祷便具有安抚人体系统的作用,因此属于东方传统的梵唱—不断反复唸诵具有宗教意义或启发心灵的咒语—俨然成为一种治疗方式。在大多数的印度阿育吠陀医院里也内含寺庙,当夜晚温度不再那么炙热时,病患便会前往那里祈祷。他们不认为这是一种迷信,即使飞机工程师或银行职员也不例外。最重要的是,他们相信冥冥之中存在着一种未知的力量,既无法计画也无法预测,而是驱使着他们心怀敬畏,并且谦恭臣服。对此质疑的人士,倾向于将这类现象贬为安慰剂效应,但是这种解释过于狭隘。

 

♦心理健康,身体也跟着健康

现代人所称的“灵性”,今日在医学上所扮演的角色更加突出,也正是安东诺夫斯基的健康本源学之第三项关键要素“意义感”。或许前南非总统曼德拉便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二十七年的政治牢狱生涯并未将他击溃,这段期间他透过函授课程,完成伦敦大学法律学位,出狱之后立刻重新活跃于政坛。他的目标是消除“南非种族隔离”以及使南非独立。他到老还能歌能舞,享年九十五岁。

当这三项矩阵要素会合时,便产生一个交集部分,安东诺夫斯基称之为坚定而一贯的信念”,是一种在外在环境的刺激下,从自我内心发展出的认知。“坚定而一贯的信念”越强,心理健康状态就越稳定,对身体也将产生巨大的功效。以此考量为基础,他发展出一个健康来源的理论,也就是“健康本源学”。这是西方主流医学核心“疾病发生学”(pathogenesis)的对照。“疾病发生学”是探讨疾病起因的学说。

 

课程推荐(请点图片连结)

♦唤醒体内的医师

可是什么是身体内的医师?我们如何唤醒他?决定性因素是医生与病人之间的关系。西医经常说:“没错,如果我们也和自然疗法医师一样,花这么多时间在反而共同创造了一个如今让我们觉得匮乏又不人道的医疗系统。真正的秘诀其实在于:病人身上,那么我们的病人也会好起来。”然而姑且不提为什么身为医生的我们无法彻底改变情况,一位好医师应该平等看待病患。面对病人时,我不会因为我的医师头衔和任职医院背景而觉得自己高人一等。我不以居高临下的姿态对待他们。有些医生相信,充分显露个人威信是达到疗效的必要条件,然而结果经常适得其反。

当我巡视病房或在医院看诊时,面对的病人其实都是真正的专家,因为他们最了解自己的身体状况,知道验血或电脑断层扫描无法判读的细节。此时真正的医术,就在于探测是什么原因使他们衰弱与生病。病症的起点,可能也是使他们康复的契机,至少症状将会明显改善。

 

本文摘自:《回归自然疗愈力:德国自然医学博士证实真正有效的疗法》
方智出版

 

1/5&12 好评加开【光界神医】两日工作坊__光界三疗法人人可学可用__郑福长+周介伟

 6,797 total views,  2 views today

 

课程推荐(请点图片连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