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在人生渡口徬徨的你:无论目前的生活如何,你都值得更好!_《情绪密码》学员心得

 

一位住在澳洲的学员上完课的分享。献给每位辛苦的妻子、母亲、儿女,无论你的生活目前如何,你都值得更好!

本文摘自《情绪密码》学员分享  原文出处(连结)

 

也许你曾怨叹无论怎么做,世界仍旧是一片灰。但你可曾想过,也许,需改变的不是外在的景物,而只需清洗你蒙灰的心灵之镜,一切就可能有所不同?

还记得我接触《 情绪密码 》一书是在今年的八月左右,当时的我在人生的谷底徘徊了好一阵子。

先前提过,我今年二月起靠着接触心灵方面的资讯而真正走出忧郁症,停止服用断断续续用了四年的药物。但是接下来的半年里,偶尔还是有异常沮丧的时刻,甚至我担心自己是否会再次控制不了思绪,最后又必须走回药物控制的循环?

记得那是个陪女儿入睡的平凡夜晚,我正看完《被讨厌的勇气》电子书,接着浏览了一下其他电子书籍,突然眼前跳出《 情绪密码 》一书,读了一小段试读本,里头写道:“人们经常感受到过去的情绪以某种方式困扰著自己,却似乎不知道该如何克服那些情绪。”一语说中我当时走出忧郁、某种情绪却又如迷雾徘徊不散,让我喘不过去的焦虑,书中更又提到,只要运用肌肉测试,加上一块磁铁,就能消除那些被困住的“受困情绪”,让人克服过去所造成的阻碍,为他的婚姻、家庭、人际关系带来新生命。

看完试读本,接着马上买下电子书,当晚几乎通霄读完了《 情绪密码 》一书,心中有种难以言喻的悸动与相见恨晚,不知怎么地,我循著书找到了中文译者陈威廷老师的脸书,一股脑地告诉他我与此书先见恨晚的喟叹,以及迫不及待想参加他在台湾教授释放受困情绪的一日课程。

十月份我只在台湾带短短三周,《 情绪密码 》又只开在周末,时间上几乎都相冲,没想到陈老师很阿莎力地请我给他一个我时间方便的周五,开了一场在台中的课让我可以去上。

回台湾前,我有几次遇到非常低潮的时刻,求助无门,不知为什么我居然传讯息向陈老师询问办法,除了老师马上帮忙远距离释放我的受困情绪,更在之后的日子里追踪我的状况,让我大为感激,对于一个素未谋面的人还予以关照的态度,实在让人敬佩感恩。

十月回台上了课,课程内容非常扎实,老师也在课后的日子里持续为每个学生线上解惑。

除了我在课堂里练习释放了几个受困情绪,回澳洲后也继续练习著。返澳两周以来,我其实内心偶尔还是存在着半信半疑的念头。“遗传来的情绪?吸收来的情绪?看不到摸不著,真的能释放吗?又到底我的生活会有什么改善?”

岂料我的生活真的逐步有了改善,就像一滴再不起眼的水落入池塘里,也能兴起广大涟漪。

犹记回澳前两晚,我和父亲在车上突然大吵了一架,一吵,我内心某个焦虑的音叉突然被敲响,震幅之强,我觉得几乎就要起了恐慌症,当晚带着女儿哭着连夜搬出父母家,对父亲连声再见都没有说,因为我对于从小长大的家觉得恐惧万分。回到澳洲,不晓得是否因为这件事让一直萦绕于心的恐惧影响了健康,抑或在台湾三周来频频憋尿所致,第二天上午我突然开始尿血,并且如厕时感觉刺痛。(当时可能是尿道或膀胱发炎)当晚,我想起在台湾上过的《情绪密码》,并开始释放受困情绪,练习了约莫十来分钟后便去就寝,但说也奇怪,原本感觉刺痛频尿的下腹,顿时感觉减缓了不少。隔天上午,我再度释放受困情绪(其实要隔48小时才能再放,但当下实在怕持续血尿而选择再释放),到了下午上厕所已经不再出血,再后来连疼痛也大幅减少,隔天就感觉几乎好了。但我想:可能只是巧合吧。

(注:释放受困情绪频率为‘做一休二或三,一天不要超过十个受困情绪’。释放之后要起码休息两天之后再释放喔)

当我和老公聊天时,谈起我在前晚释放受困情绪时也顺便帮他释放了一些(先前已经过他同意),不料老公面露惊讶说道:“怪不得我今早起床觉得特别舒服,但又说不上来为什么?”除此之外,以往和老公时有争执(曾有几次我曾力不从心地对他说我想要做婚姻咨询),对他容易心生不满的自己,练习释放受困情绪的这些日子,对老公的感觉突然变了,那些无名的气恼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是莫大的感谢,感谢他费心尽力照顾这个家。

又隔了几天,某个平日上午母亲来电,提到以往总爱囤积我和哥童稚时期旧物的爸爸,突然告诉她:“这些东西妳拿去丢吧。”让她甚是惊讶;没想到接下来,母亲更说,我回澳洲后的某个晚上,当他们正在外头吃晚餐,一向严肃的父亲突然说道:“尽管我和妳女儿意见不同,但我其实还是很放不下她的。她在遥远的异国,一定过得很辛苦……”说著,父亲倏地怆然涕下,哭得肩头一抽一抽地无法自已。

当我十八岁北上求学开始,因着生活环境和朋友圈,我逐渐更加确立了自己看世界的价值观,但也注定了要和父亲的看法相左;再后来的几年,我们开始因此争吵;再后来,我搬离了台湾,只为了求一个逃离,逃离让我窒息的家。但每每午夜梦回,内心总有某个小小的声音,希望我能和父亲好好修复关系。无奈这两年回台,我总仍抱着紧张焦虑的心情面对他,最终也抱着生气复杂的情绪离台。

三十年来,我从没看过/听过严峻的父亲掉过一滴泪。

想着耳顺之年的爸爸为我无法自已地痛哭,那画面之撼动,让我也只能跟着在电话另一头哭了起来。但泪里参杂着谅解与宽恕。我似乎终于找一个对我们彼此都安全的距离来爱对方。爸爸这一哭,我觉得我们又重新修复了关系。

但到底是什么力量,让我的父亲有这样的巨大改变?

我告诉妈妈,我前几次练习,都在释放“遗传来的受困情绪”

(注:释放我们自己身上的“遗传来的受困情绪”,改变的不只是自己,还有所有受到牵连到的人,包括自己的父母、小孩。因此有时候父母不同意我们疗愈,或是难以跟父母解释什么是情绪密码的时候,就可以好好的释放自己身上“遗传来的受困情绪”,就会有这种意想不到的效果喔!)

除了上述健康和亲情里微妙的改变,另一个更不可思议的是我经济上的变化:因着几年来我在家带孩子只靠老公薪水的苦日子过了几年,偶而存款到了几乎是负值的地步,每天看着帐单就是不住的担心与害怕。然而短短这几周清理的日子来,我们的财务上居然有了令人松一口气的改善!而那经过也是让人始料未及的。

你从不晓得,宇宙在你需要时,会为你/妳带来什么样的帮助。

 


 

我为什么要分享以上自己这些赤裸裸的故事呢?不是为了炫耀或推销(我只是《情绪密码》的读者和上过一堂实作课的学生),而是亲身折服于这些巨大的改变,从而兴起对万物皆有灵的感恩之心。于是希望能借由我小小的平台,帮助文字能触及的华人朋友,一起改变、提升。

我们从小即知道身体要每天清洁,但却没有一个大人或学校教导我们“心灵也须不断地清洁保养”,直到在译者陈威廷老师的《情绪密码》课程里,开头他以这样的讲法来诠释为什么人人要学“释放受困情绪”,为的不是怪力乱神,而是教我们如何保养自己的心灵。因为,唯有当我们的心澄澈透明了,人生的道路才能看得更加清晰。想改善人际关系、健康、甚至是财富,也许你曾怨叹无论怎么做,世界仍旧是一片灰,但你可曾想过,也许,需改变的不是外在的景物,而只需清洗你蒙灰的心灵之镜,一切就可能有所不同?

如果你还没参加过陈威廷老师的课程,请给自己一个开启崭新人生的机会,学习如何释放你、甚至是家人的受困情绪。所有病痛80%和情绪相关,学会这套人人能做的方法,绝对是你和家人此生最大的财富之一!

 

11/16(五)情绪密码一日一阶国际证书课程【桃园场】

2019【情绪密码】新! 12小时一阶国际认证课程_ 香港 1月19日晚~20日

 9,666 total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