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事件的發生意義—如何接受愛、給予愛,並與更高的愛相遇

 

最高與最完美的愛,始於你個人獨特之心的表達——而我們都會各自唱出些許不同的心之歌。

美麗的靈魂是宇宙性的、開放的,並為一切發生做好了準備。——法國哲學家蒙田(Michel de Montaigne)

有一天,清晨稍早的時候,街上睡滿了無家可歸的印度窮人,瑪爾科姆‧馬格里奇(Malcolm Muggeridge)陪著德蕾莎修女到加爾各答火車站, 為她送行。

「當火車開始移動,」他說:「我步行離開時,感覺好像留下宇宙所有的美麗和喜悅。某種來自神的宇宙之愛,已經透過德蕾莎修女渲染開來。」

同樣的,某種來自神的宇宙之愛,也觸動了馬格里奇。那些體現著愛的活生生的火焰,就是轉化者——轉化了他們所觸及的一切事物。以馬格里奇為例,他原本是一個脾氣暴躁、抱持不可知論的英國記者,在一九六〇年代第一次採訪德蕾莎修女並與她相遇時,徹底被改變了。「對我來說,」他寫道:「德蕾莎修女的本質就代表了愛在行動中……她是黑暗時代裡一道燃燒、閃亮的光。」

不管你是誰,無論你受到什麼樣的召喚,你也可以成為一個愛的轉化者。你可以觸及另一顆心,以及許多其他只在等著你的心——那些只對你心的獨特表達有所回應的人們。

當你再仔細想想,真的沒什麼比增強我們愛的能力更重要的事了。一名弟子曾問釋迦牟尼佛:「我們的修行,部分是為了要擴展我們的慈悲大愛,這麼說對嗎?」佛陀答道:「不對!不是這樣。應該是說,我們的修行完全都是為了要擴展我們的慈悲大愛。」

使徒約翰基本上也說過同樣的話,對愛做出了最美的詮釋:「我們應該彼此相愛。這就是你們從起初所聽見的信息……沒有愛心的,就不認識神,因為神就是愛。」(《約翰一書》3:11;4:8)如果神就是愛, 我們就是按照神的形貌與相似性所造出來的,正如《聖經‧創世記》及東方經文所說,在我們的最核心深處,我們也都是愛。神創造了宇宙,因此,我們(與神)才能體驗更多愛的奇妙。

這就是為什麼我們生活中最重要的問題,總是圍繞著給予愛和接受愛這些與生俱來的需求上。當我們感嘆生活中欠缺感恩、尊重,甚至是缺乏自尊時,我們心裡嚮往的其實是愛。當我們不得不在這座生活迷宮裡接受或許是痛苦的挫折和坎坷時,那是因為我們試著再次獲得神聖之愛的經驗, 這份愛是我們靈魂與生俱來的。

這座生命迷宮帶著我們攀上高峰,並進入內心的深谷。這些人生風景是被我們自己的業力所形塑的——我們過去選擇愛或不愛的後果。每一次我們來到一個Y 型岔路上,我們再度面臨選擇——愛或不去愛,是要打開我們的心,分享我們與生俱來的禮物,還是關上它假裝沒有人在家。

人生的旅程不總是那麼好走,有的時候,我們選擇比較安全、比較低的路走,好讓自己喘得過氣來。有的時候,我們再也走不回路的高處,這是可以理解的。或許我們在今生或前世曾遭受到很深的傷害,以致我們不想要打開我們的心,害怕再次被拒絕。或許我們因失去了摯愛而遷怒其他人,甚至遷怒神。也或許,我們對自己的缺陷深感罪惡,然後努力說服我們自己不值得被愛。

在某些情況下,我們會不知不覺豎起一道牆將自己隔離開來,我們撤退到內心的城堡,並築起層層防禦將它圍繞起來,這樣就沒有人能接近我們,而我們也不去靠近別人。然而,這些防禦措施使我們無緣獲得我們最渴望的東西——一種給予愛與接受愛的親密經驗。

這時,宇宙會設法喚醒我們,讓我們回到較高的人生道途上。我的老師和已故丈夫馬克‧普弗特曾經說過:「地球上的一切經驗都是為了教導我們愛的意義。地球上所有關係,也是在教導我們愛的意義。一切事件的發生都為了靈魂的教育……都是為了教導我們愛的意義。因為愛是撼動整個宇宙的力量,愛會發出一種純淨的音頻,讓每一個人都能自由擁抱自己的神聖存在和神聖計畫。

如果我們能夠擁抱真理——我們所有的經驗都是設計來教導我們如何給予和接受更多的愛——那麼,頃刻間,我們生活中發生的一切際遇都會有其意義,我們也會覺知到以愛行走於較高的人生道途的需要。如此一來, 進入那些深谷及高峰的人生旅程,就會變成一趟神聖征途。

德國詩人里爾克(Rainer Maria Rilke)曾說過:「耐心去面對你心中所有尚未找到答案的問題,試著去愛它們,並與它們同在。」我們在征服心的人生道途上,有哪些問題是我們必須與之共存的?

這裡有幾個問題︰

我如何才能打開我的心,自由與他人分享我的愛?
我如何才能強化我的心,實現我存在的理由,並撫慰那些身陷痛苦的人?
我如何從過去的傷痛中療癒我的心,並擴展我愛他人的能力?
我如何能在給予時,可以找到時間滋養自己?
我如何進入我的心,點燃內在深處的愛之火?
我如何才能成為一個活生生的愛之轉化者?

煉金術始於心的視角。

 

本文摘自:心的煉金術:愛的教導之書:如何接受愛、給予愛,並與更高的愛相遇

新星球出版

2,714 total views, 4 view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