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每一個彼岸的摯愛靈魂都想讓在人間的摯愛知道他們很快樂又平靜

你永遠不會被遺忘

有個男人結縭二十年的妻子前一陣子得了乳癌過世,他因此帶著女兒一同來參加團體通靈。當他的太太從靈界與他聯繫,我看得出這個男人仍處於非常絶望的悲傷狀態,通常我盡可能告訴那些願意聽我說話的人,在摯愛過世以後,最好等自己重燃一點希望,等失去有形體摯愛的傷口稍微癒合後,再來聽摯愛說話。問題在於我不知道來參加團體通靈的人是誰,還有是爲了什麼原因而來,所以我必須相信參與者沒有懷著讓不可能的事情發生的希望,欺騙自己去想:摯愛既然還能說話,就表示他們根本沒離開人間。那晚,當那個男人的妻子開始說話,我看著他的表情從驚奇變成絕望,又轉爲憤怒,他在我說話時握緊拳頭,嘴唇開始顫抖。我告訴他的最後一件事是:「你太太要我向你和你的女兒保證,你們痛苦的時候,她一直都待在你們身邊。」

那位男士的臉脹得通紅,變得非常緊繃。「他們聽到這樣的話就信了?」

「抱歉。你的意思是?」我真的以爲我聽錯了。

「你聽到了,」他唐突地說: 「你好像在發糖果一樣分配這些很普通的說法;你跟每個人都這麼說。」

我、他的女兒和團體中的每個人全都目瞪口呆地看著他。有那麼一秒,我覺得自己好像落入一個平行宇宙,坐在《誰去把信差給殺了? 》(who wants to Shoot the Messenger?)節目的參賽者座椅上。謝天謝地,他在靈界的太太早我的思考程序一步,叫我看看他。我發現在我眼前的,不再是個無禮、憤怒的男人,而是一個困惑、害怕、心碎的丈夫和爸爸,既不知道喪偶後要怎麼過日子,也不曉得要如何父兼母職照顧年紀尚小的女兒。

「你太太又說了一次,你們痛苦的時候,她一直待在你們身邊,還說就算要她重複這句話直到超越無限次也不夠。」

他一臉不可思議地瞪著我,他的女兒更是大吃一驚地看向他。終於,他平靜地說:「謝謝你。」

對我來說很幸運的是,那是那晚團體通靈的最後一場,不然他說的話讓我很慌,我替彼岸靈魂服務了二十五年以上,每一個靈魂都想讓他們在人間的摯愛知道他們很快樂又平靜,他們也想要我們瞭解,他們永遠都會在我們需要他們的時候與我們同在。我怎能因爲另一個靈魂也想告訴家人同樣的事,就編輯每一個靈魂對摯愛說的話?我的工作是聆聽和報告,不是編輯和檢查之前說過了沒有。

三天後,我在辦公室收到那位男士的語音訊息。其中有部分的內容是:「我誠摯地為我發脾氣和指控你用同樣的話敷衍每個人道歉。我太太活著的每一天都跟我說:『我愛你,愛你愛到超越無限。』 」一如往常,亡靈完全知道他們在做什麼。

人生走到此刻,我盡可能從容不迫地安於中年階段。現在的我才要開始在亡靈說了同樣的話時,想辦法用不同的方法來表達他們的意思,還要能顧及他們遠道而來對我們說話的眞誠,似乎已經來不及了。我們只能接受,同樣的話對每個聽到的人會產生不同的意義,你的另一半在遇到你之前對別人說過我愛你,並不會讓這美妙的三個字在耳語向你傾訴時少了一點價值。這對彼岸靈魂來說也是同樣的道理,他們對自己的用詞無法更有創意,所以我們也只得更明事理,知道我們的摯愛不論被問了多少次,不論被呼求了多少次,不論我們發現自己陷入多少種情況,他們都會在我們的身邊,在我們的心裡,協助引航我們在人間的靈性之船,直到—-套句亡靈的話—-超越無限

摯愛的靈魂現在既是偉大宇宙的一部分,宇宙對他們自是隨時有求必應。他們身在一個不需奉行人世規範的國度,不受時間、空間、距離的限制。當我們需要他們,他們就會與我們同在。他們可以在陪我們一起往前邁進的同時,仍持續進行他們的靈性旅程。他們可以對我們說話,同時也聽我們說話。每當我們需要他們,不論次數有多麼頻繁,他們都會在我們身邊,協助我們度過人世拚搏中的艱難時刻,我們有沒有察覺到他們的協助則無關緊要。不論我們在世上何處,不論壽命長短,靈魂承諾:我們永遠有他們的指引、智慧和愛。

本文摘自
漫步靈魂花園間
喬治.安德森, 安德魯.巴洛尼
一中心有限公司

2019/9/1第三場《靈界隱藏的意義》與高我連結、與逝者靈魂對話-AMY逸美

 

3,454 total views, 4 view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