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相信什么,你就是什么

你相信什么,你就是什么

一九八八年,法国过敏症医师贾克.班冯尼斯特(Jacques Benveniste)发表了一篇论文,研究主题是水的记忆力,并引发科学界很多人的反弹。不久,两名“揭弊者”奉派到他的实验室,想要证明他的实验无效。简单来说,反对人士做出来的结果和贾克医师相反:水分子没有记忆力。问题来了,谁才对?

答案是,除了你信以为真的之外,别无其他真相。你的一生,无时无刻不在创造自己的实相。社会是个人及其观念、信念、理想、默认、欲望、好恶等等的综合体。全部人口当中,只要有1%的人开始支持时尚、政治、经济、电脑科学等方面的新观念、新趋势,整个社会就会突然开始采用这一新事物。所以,少数人可以影响全体,而其结果就是,社会上有很多人都认同了起先由少数人所创造的世界观。

回顾人类的历史,你会发现,所有重大的文化、政治、社会变革都是少数思想领袖发起的,即使革命和战争也常是个人(希特勒、毛泽东、侯赛因等)引发的,而且总是迅速蔓延到世界大部分地区。因此,你个人看世界的眼光其实对整个社会非常重要。日本某个海岛上曾有几只猴子发现,用海水把马铃薯洗干净,马铃薯会比较好吃,不久全岛的猴子和邻近岛屿的猴子也都开始先把马铃薯洗干净再吃。事实上,一群群猴子之间并没有什么实际的联系,可是在意识层面,牠们却能互相交流这种处理马铃薯的新方法,即使是几百里外的猴子都可以。

我们今日所知的一切,大部分是从过去学习而来。主要是从教育、媒体、传统信念等管道接受讯息(也包含错误的讯息)。我们所听闻的教条,常常会认同其一、其二,或者更多,也常常会说“人生就是这样!”、“我没办法改变世界!”等类似的话。

果蝇如果在同一个封闭的玻璃瓶中长大,彼此间行为模式将全部一样。有一天,你要是把盖子打开,会发现没有一只果蝇想要飞出去。事实上,牠们根本没有什么理由要飞出去。果蝇以某种方式决定要一辈子活在那玻璃监狱当中。牠们相信玻璃瓶内就是全世界,因为成长过程中从来不知道有别的世界。但是,如果有只勇于冒险的果蝇终于从那假的监狱门口飞出来,其余的果蝇一定也会一只只往瓶口飞出去,从而发现瓶口外就是无限的世界,等著牠们探索。人和这些果蝇一样,也在我们的方式之下决定要一辈子活在“监牢”里,但我们这“监牢”的墙壁却是用陈旧、似乎难以动摇的信念系统堆砌起来,数十、数百年来,我们始终认为这个信念系统是正确的。

除了果蝇实验,一项以较高等生物进行的同类实验,更证实了这个原理。研究员把一群小猫关在房间内,房间的墙壁画满了直条纹。他们把这一群小猫关在这个房间内,直到牠们长大才放出来。一放出来,出现的情形是:牠们看不到或无法辨识任何水平形状或水平放置的东西,常常不是撞到就是绊倒。牠们的信念系统中没有桌子、床这种东西。

另一群小猫则关在墙壁只有横条纹的房间。这群小猫放出来之后,常常撞到柱子、椅脚等垂直状的东西。在千百种知觉世界中,这两群小猫从小只被容许学习其中一种,因此牠们的脑袋只和支持这一种视觉刺激的知觉连结,实体世界中的其余东西在牠们意识中全部湮没。

但是,这一次实验还有第三群小猫。这第三群小猫从小眼睛就被蒙住,等到牠们长大,或者这么说吧,“变聪明了”,实验者才将牠们的眼带解开。实验者发现,牠们的眼睛虽然是完好的,但牠们看不到东西。对这群小猫而言,世界是没有颜色、形状、形式的,牠们从未有机会经由视觉学习这个世界,所以牠们的世界观和前两群小猫完全不同。我们体验世界的经验其实只是投射出自己心中认为有的那些东西。事实上,我们相信什么,我们就是什么,就和那些小猫一样,我们面对的都是前人所持有、我们接手的世界观。

本文摘自
重生时刻: 曙光已现, 新纪元已然来到
It’s Time to Come Alive
安德烈.莫瑞兹 Andreas Moritz
一中心有限公司

9,760 total views, 2 view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