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處理自己的情緒?情緒的重要性

某些部位,能量變得緊繃,這種跟隨在能量衝擊之後的緊繃表示有些事情你無法理解。一股能量衝向了你,你覺得那是不公平的,而這種「不公平」,或是「無法理解」的感覺,就透過情緒釋放出來了。情緒就是在表達「不理解」,是一種能量的爆發和釋放。當這種情況發生時,你們面臨以下幾種選擇:我要如何處理這個情緒?我要順著情緒任性而為嗎?或者我只是讓這個情緒存在,然後依據別的事物行動?在回答這個問題之前,我想先解釋一下感覺的本質。情緒基本上是一種「不理解」的爆發,你可以在身體裡清楚感受到。而感覺從本質上來說是另一種東西,會透過不同的方式被感受到。感覺比情緒安靜得多,它們是靈魂的低語,透過溫柔的推動來到你身邊—這推動是一份內在的知曉,或是一個之後看來非常明智的直覺行動。

情緒總是十分強烈和戲劇化,例如突如其來的焦慮、恐懼、憤怒,或是深切的悲傷。情緒會完全抓住你們,將你們從靈性的中心點拉開。在非常情緒化的時刻,你們會被一種能量從中心、從內在的清明中拖出來。從這個角度來看,情緒就像遮住太陽的雲。我這樣說並不是反對情緒。情緒不應該被壓抑,它們是一種讓人更密切地了解自己的方式,從這個角度來說是很有價值的。但我希望在這裡說明情緒能量的本質:它是「不理解」的爆發。基本上,情緒會讓你們失去自己的中心。

另一方面,感覺則讓你們更深入自己、進入自己的中心。感覺和你們所謂的直覺緊緊相連,表達了更高的理解,一種超越情緒和頭腦之上的理解。感覺始於身體之外的非物質領域,這就是它們為何不能清楚定位於身體某個部位的原因。想像一下,當你們感受到某種氣氛或心情,或是對某個情境有預感時,內在有一種知曉,它好像來自外面,但並不是你們對外在事物的反應。它來自「空無」,就這麼出現了。在這樣的瞬間,你們可能會感覺到自己的心輪中有什麼東西打開了。

這種內在知曉到來的時刻,你們可能經歷過很多次了。比方說,即使沒有跟某人真正交談過,你可能也知道他的事。你可能感覺到你們之間的某種東西,後來這種東西在你們的關係之中發揮了重要作用。這很難用言語表達(「就是一種感覺嘛」),當然也很難用頭腦理解(通常頭腦會開始懷疑你們在編故事,或者說你們瘋了)。我現在要提到在本質上更屬於「感覺」,而不是「情緒」的能量—喜悅。喜悅可以是一種超越情緒的現象,有時候,你們無來由地覺得內在有一種喜悅在鼓舞著。你們感受到內在的神性,感受到與萬物親密連結,這樣的感覺可能在你們最意想不到的時刻發生,就好像有一種更偉大的東西碰觸到你,或者你觸及一個更偉大的實相。感覺並非招之即來,似乎是突然出現;而情緒幾乎總有個清楚而直接的原因:外在世界有個刺激,碰到了你的痛處。

感覺來自你們的高我或大我所在的次元,你們的內在必須安靜下來,才能在心裡聽到那些低語,而情緒則會擾亂內在的安寧與平靜。所以在情緒上平靜下來,以及治癒並放掉壓抑的情緒,是至關重要的。只有從感覺—它讓你和靈魂連結—出發,才能做出平衡的決定。保持安寧而平和的狀態,就可以用自己的整個存在去感受什麼對你們來說是正確的。而基於情緒來做決定,則會偏離中心。所以你們必須先放掉情緒,與自己清明的內在核心建立起連繫。

向內面對情緒,會帶來自由。這的確需要某種自律。放掉「外在實相是邪惡之源」的念頭,並且完全為自己負責,代表你們承認是自己選擇以某種方式來反應的。你們停止爭辯誰對誰錯、誰應該為什麼事受到責難,就只是放掉了整個不在你們控制之內的事件鏈。「我完全意識到是我自己選擇要這樣做的。」這就是負責,就是勇氣!這裡所需的自律是指你們放棄變正確,放棄成為無助的受害者。你們放下覺得憤怒、被誤解,以及其他所有「受害者狀態」的表達方式—這些表達方式有時會讓你們感覺良好(事實上,你們常常很珍惜那些最困擾你們的情緒)。負責是個謙卑的舉動,意味著即使在最脆弱的時刻,也要誠實面對自己。

本文摘自
靈性煉金術: 激勵人心的約書亞靈訊 The Jeshua Channelings
潘蜜拉.克里柏 Pamela Kribbe
方智出版社股份有限公司

4,248 total views, 4 view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