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都在假裝已經得到療癒…

對於過去,不該神化、也不該妖魔化

我們討論過遭逢失落時周遭的人會有的反應。絕大多數傷心人聽到的反應都是訴諸理智,不鼓勵傷心人真情流露,這不僅會增加傷心人的孤立感,也會產生一種被品頭論足、被評斷、被批評的感覺。於是,傷心人很快就會發現,自己必須真的表現得「好像已經得到療癒的樣子」,才會受到合理的對待。

為了被人接納,讓自己看似已經療癒,傷心人會努力把心思都放在過世者美好的回憶上,這是所謂的「神化」,最極端的表現就是著魔似的為過世者興建紀念館、保留大量可代表過世者的物品。有個例子是,女兒已經過世五年多了,媽媽卻完全沒有挪動女兒房間裡的任何物品。

還有一種神化:完全不許傷心人一一細數這段關係的所有層面。這種神化比較不嚴重,但同樣會局限療癒的效果。很多傷心人只把心思和情緒放在過世者的美好回憶或正面評價上。「死者為大,不可以說他壞話」就是很典型但沒有幫助的觀念。

這裡並不是鼓勵大家到處講別人的壞話(不論那個人是不是還在世);而是說,如果沒有把這段關係的每個層面都仔細檢討(包括負面的部分),幾乎不可能了結死亡、離婚等重大情緒失落所帶來的痛苦。

神化的反面就是「妖魔化」,傷心人有滿肚子的抱怨,不斷的回想這輩子受到的不公平對待,說什麼都不願放下失望與憤怒。因此,傷心人緊握著負面的部分不放,就如緊握著正面的部分不放一樣,但兩者都沒有看到這段關係的全貌。

所有關係都有好的、壞的部分。唯有百分之百誠實面對自己與對方,才能了結傷心。

我們都在假裝已經得到療癒

我們都喜歡別人的讚美、恭維和認同,也想要別人說我們聰明、堅強、成熟,希望受到團體的接納。我們從小就學到這種渴望,長大後一再被強化,甚至到走火入魔的地步

前面提過,別人給予傷心人的建議大多無濟於事,這些建議只是要傷心人轉移注意力,或是把情感轉化成理智。雖然如此,由於獲得別人的認同是非常重要的事,所以傷心人往往還是會在意別人給的建議,並且努力遵從。

約翰剛出生的兒子過世時,錐心之痛幾乎將他撕裂,他所聽到的建議是這樣的:幸好你們還可以再生。也許你們命中注定不該有小孩。你夠堅強,可以面對。

從理智來說,以上這些話都沒錯,但還是沒辦法幫助約翰解決他的傷痛。約翰從這些話意識到,朋友們並不想聽他訴說他的傷痛,但他又不想孤單一人。所以,關鍵在於,他有辦法誠實說出自己的感受,又不會把願意傾聽的朋友趕跑嗎?

羅素和前任妻子離婚時,好心的朋友告訴他:下一個會更好。她不適合你。

羅素的心聲需要有人聽,這是正常的,但旁人給的建議,反而讓他把心裡的話吞了回去,等於是「鼓勵」他埋藏情感。

羅素和約翰一樣,他們想要獲得別人的認同,讓自己好過一點;但是他們卻感受不到家人朋友的支持。於是,他們選擇「假裝已經得到療癒」,裝出已經療癒的假象,然而憑藉著想像力,卻無法帶給他們絲毫療癒。他們的演技實在太精湛,幾乎能說服自己真的沒事,但事實上並不是。

不管是上述哪一種情況,你應該試過不少方法,想要讓自己有快樂與幸福的感覺。心理治療、宗教、靈修等課程或許都曾提供你有價值的意見或方法;不過,你可能隱隱約約感覺過去有些關係沒有真正「結束」,小心,這種感覺會阻礙你,讓你不再對未來懷抱希望。

本文摘自
一個人的療癒:真正的放下,是你不介意再度提起 
The Grief Recovery Handbook
約翰.詹姆斯, 羅素.傅里曼  John W. James, Russell Friedman
大是文化

3,392 total views, 4 view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