擺脫內在那個喋喋不休的室友

你內在有個「室友」。

如果想見見你的室友,只要試著獨處,安靜地在自己裡面坐一陣子。但你不會找到寧靜,而是聽見喋喋不休的嘮叨:

「我為什麼要這麼做?我還有更重要的事要做。這簡直是在浪費時間。這裡除了我之外根本沒有人。這一切算什麼呢?」

這就是了,你的室友就在那裡。你可能很想要內在寧靜,但室友並不合作。而這不只發生在你想要寧靜的時候,它對你看見的每件事都有話說:「我喜歡。我不喜歡。這個好。那個不好。」就這樣說個不停。平時並未察覺,因為你沒有向後退,與它保持距離。

花一天觀察你室友做的每件事,從早上開始,注意它在每個狀況中說了什麼。每次遇見別人時,每次電話鈴聲響起時,就試著觀察。有個觀察的好時機,就是你洗澡的時候,去觀察那個聲音都說些什麼。你會發現,它從不讓你靜靜地洗澡。洗澡是為了清洗身體,而非觀察頭腦說個不停。看看你能否全程保持足夠的清醒,去覺知當下發生的事。你會對自己的發現感到震驚,因為它就只是從一個主題跳到下一個。這樣的喋喋不休顯得很神經質,你根本無法相信它一直都這樣,但它確實如此。

捕捉你內在室友真實樣貌的方法,是將它往外擬人化,假裝你的室友有它自己的身體。實際做法是把你聽到的內在話語的完整性格,想像成站在外面對你說話的一個人。只要想像有個人正在說你的內在聲音會說的每一件事。請花一天的時間和那個人相處。

你剛剛坐下來觀賞最喜歡的電視節目,問題是,你有此人作伴。現在你會聽到同樣不間斷的獨白,只不過以前它是內在的,如今和你同坐在沙發上,自言自語:

「你把樓下的燈關了嗎?你最好去檢查一下。不要現在,我晚點會去,我想要看完這個節目。不,現在就去,電費會那麼高就是因為這樣。」

你噤聲坐著,看著這一切。接著幾秒後,你的沙發夥伴又展開另一場爭執:

「嘿,我想吃點東西!我好想吃披薩。不,你現在不能去買披薩,開車去太遠了。但我很餓,我什麼時候才能吃呢?」

讓你驚訝的是,這些神經質的突發性衝突對話就這麼持續進行著。不只如此,這個人並非單純在看電視,而是對螢光幕上出現的一切事物都有話說。一個紅頭髮的人在戲中出現之後,你的沙發夥伴就開始咕噥著過去的伴侶和離婚的痛苦往事,然後吼叫便開始了,彷彿那個仳離的伴侶就與你共處一室!接著它停了,和開始時一樣突然。此時,你發現自己縮在沙發的角落,拚了命地想要盡可能遠離這個煩躁的傢伙。
想像一下,你的戀愛修成正果,就要結婚了,結果在你開車前往婚禮現場時,它說話了:

「也許這個人並不合適。我對此感到不安,我該怎麼辦?」

如果在外頭的人這樣說,你不會理會,但你卻覺得應該對這個聲音做出回應,必須讓不安的心相信這個人很適合,否則它不會讓你步上紅毯。你就是這麼重視內在這個神經質的傢伙。你知道,如果不聽從,它會每天煩你:

「我叫你別結婚,我說我不確定!」

就是這樣,一旦花一天時間和你的朋友相處,你還可能會去尋求它的忠告嗎?看過這個人有多麼頻繁地改變主意、在許多議題上有多麼矛盾,以及多麼情緒化、多麼過度反應,你還會想去徵詢它對人際關係或理財的意見嗎?

本文摘自
覺醒的你:暢銷百萬,歐普拉的床頭靈修書
The Untethered Soul: The Journey Beyond Yourself
麥克‧辛格 Michael A. Singer
方智

3,888 total views, 2 view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