補償過去世的傷害,使其完整,然後精采的療癒就會發生

究竟要活幾輩子,才能學會愛的課題呢?

我最難忘的前世記憶是一個三部曲,我連續看到了三段讓人痛徹心扉的前世人生,也證明了人如何從自身的經驗成長。

第一幕場景中,我看見自己身穿德軍武裝親衛隊的綠色制服。一輛戰車停靠在德國一條偏僻的鄉間小路邊,我和三個好哥兒們就站在戰車旁。我們邊抽菸邊寫一份任務完成的報告,同時有說有笑的。

外頭很冷,我可以看見我們呼出的白色霧氣。在我們右手邊是一片開放的農地,四周用木籬笆圍起來,遠處有幾頭牛,幾間可愛的農舍和阿爾卑斯山在我們左手邊,就在我們佇立的小路對面,有一座保留了原始風貌的松樹林,唯一遭到破壞的,就是我們剛才用來福槍和機關槍掃射的那個猶太教陣營。

有位農夫在夜裡看見營火之後警告「當局」,於是我們被派至此地調查這則通報的真假,也因此發現了一群猶太家庭,有男女老少,還有許多孩子。我們有計畫地殲滅這些人,事後又搜刮他們的財物,看有沒有什麼我們看得上眼的貴重物品。

下一刻,場景轉變了。(第二段前世)現在我成了一位略顯矮胖的猶太籍波蘭婦女正站在女子集中營宿舍梩。五虎的小兒子就站在我面前。天氣很冷,我兒子穿了一件織法粗劣,尺寸過大的毛衣,袖子捲到手腕,下襬並至膝蓋,他的金色直髮掉落在眼睛前面,看起來該用洗髮精好好清洗了。我認出他就是我今生的兒子,很是驚訝,此時身後傳來一聲巨響,宿舍門砰的打開了。集中營衛兵衝進宿舍大吼著「小孩子全部出去」。語畢便用來福槍柄頂著孩子的後腦勺,催促他們前進。

作母親的個個尖叫起來,孩子們哭哭啼啼地賴在媽媽身上。有一名衛兵走到我兒子旁邊,我兒子轉過身緊緊攀住拿來當床睡的木板架,不讓衛兵帶走他,看著他和其他孩子一起被推著走,我好痛苦。好害怕,心都快爆炸了“孩子們全被帶走了。

接著場景又變了(第三段前世),這次我是一名德國軍官,身上穿著棕色制服,腳上穿著厚重的皮靴辦公室只有我一個人,我走向辦公室中央的那張書桌,可以聽見自己的腳步聲在室內迴盪。辦公室天花板是挑高的,光線昏暗,灰色的光從唯一的一扇窗戶照進來。我在書桌抽屜裡翻找圖章,要用來蓋放在夾克暗袋裡的那幾份文件,我打算用這些文件幫助猶太人逃走。我不時往後張望,確定沒被人發現,我知道後來我被逮捕,槍決處死,不過在那之前,我已經順利幫助一大批猶太人逃走了。~ 唐娜.魏斯特(Donna West)

一旦離開肉身,便可帶著自己得到的知識,智慧,以及地球經驗的成果到另一個世界。你必須面對短暫停留在這個物質星球上時,自己的想法與行為的結果。仁慈,良好的行為將帶給你極大的喜悅,因為你一直在學習自己被送到人世間完成的功課。負面,暴力,冷酷的行為將令你感到膽戰心驚,你將感受到自己傷害過那些人的痛苦。在非常深刻的層次,你明白這不是正確的心靈路徑。在來生,你必須用愛和慈悲來償還自己曾經傷害過的人。你補償他們,使他們完整,然後精采的療癒就會發生這種償還並不是在另一個世界的處罰方式,只是要讓人學到~必須修補自己行為所造成的後果!

本文摘自
奇蹟,正在發生:回溯最純淨的生命本質
Miracles Happen: The Transformational Healing Power of Past-Life Memories
布萊恩‧魏斯, 愛咪‧魏斯  Brian L.Weiss, Amy E.Weiss
時報出版

6,898 total views, 10 view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