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家園會是富足又充滿愛的空間_阿納絲塔夏六家族之書

你珍惜真正的財富或是珍惜思想自由?
阿納絲塔夏在本文分享了一個寓言,告訴我們什麼是真正的自由,什麼是真正富足又充滿愛的家園


最富有的未婚夫

接下來的這則寓言,我會稍微改編一下,讓它比較符合現代的時空環境。

某個村落住了兩戶相鄰的人家,兩家人彼此熟識,開心地在自家土地上耕耘。每逢春天,兩家的花園都會盛開,各自的小樹林也會長高。他們各有一個兒子。孩子長大後的某一天,兩家人聚在一起享用大餐。吃飯時,他們做了一個堅定的決定:讓兒子掌管所有家務。

「之後就讓兒子決定要種什麼吧,我和你──我的朋友──不能對他們使眼色、提示或甚至反對他們。」其中一人說。

「沒問題。」另一人說,「放手讓兒子隨心所欲地改建房子、自己選擇衣服,以及決定需要哪些家禽和其他家當。」

「好。」另一人回答,「就讓兒子獨立自主,自己選擇合適的妻子。我的朋友,我們再一起幫兒子找對象。」

兩人於是做出決定,妻子也支持他們。兩家人開始接受成年兒子的管理,自此開始有了不同的生活。

一家的兒子變得非常活躍,總是想到身邊的人,村裡因此把他視為第一。村民覺得另一家的兒子猶豫不決又慢慢吞吞,把他視為第二。第一的兒子砍伐父親種植不久的樹林,鋸斷後拿到市場販售。他買了一輛小車取代馬車,以及一輛小耕耘機。他變得很有生意頭腦,算出來年的大蒜價格會飆漲,後來還真如他所言。他拔掉自家土地的所有作物,改種大蒜。父母履行之前的承諾,在各方面盡力幫助兒子。一家人靠著大蒜賺了不少錢,聘請建築工人用先進的建材蓋了一幢大宅。不過有生意頭腦的兒子沒有因此懈怠,反而從早到晚思考春天種什麼作物比較賺錢。冬天結束前,他預測春天種洋蔥最有利可圖。後來的確又賣得不錯,於是他買了一輛自己覺得很高級的轎車。

某一天,兩家的兒子在田野小路上相遇。一人開著轎車,另一人駕著好動母馬拉動的馬車。成功的生意人停下車子,兩人聊起天來:
「鄰居啊,你看我開著高級車,你還在靠馬車代步;我蓋了一棟大宅,你還住在父親老舊的房子。既然我們的父母熟識,我也能以鄰居的身分幫你。如果要的話,我可以告訴你現在種什麼比較賺錢。」

「謝謝你好心想幫我,」駕著馬車的鄰居回答,「但我很珍惜現在的思想自由。」

「我沒有要妨礙你的思想自由,只是真心想要幫你。」

「謝謝你真心想要幫我,親愛的朋友。但思想自由會被沒有生命的東西剝奪,比如說你現在開的車子。」

「車子怎麼剝奪自由?它可以輕而易舉地趕過你的馬車。多虧有了車子,我能在你進城前,就把事情做完。」

「是啊,你的車子確實可以趕過我的馬車,可是你得坐在駕駛座,時時刻刻抓著方向盤,一路上不停地切換某些東西,緊盯儀表板和前方的路況。我的馬兒雖然比你的車子慢,但我不需費心駕駛,所以思考不會分神。我還可以睡覺,馬兒會自己載我回家。你說車子還有加油的問題,但我的馬兒會自己去牧場吃草。話說回來,你現在開車趕著去哪裡呀?」

「我要買一些備用零件,我知道自己的車哪裡快壞了。」
「所以你很瞭解這種技術,甚至可以精準地預測所有損壞嗎?」
「沒錯,非常瞭解!我上了三年的專業技術課程。如果你記得,我之前有邀你一起去上課。」
「所以你三年來一直把心思放在這種技術上,放在會老舊毀損的東西上。」
「你的馬兒也會老死。」
「是啊,會老。但在變老前,牠會生出小馬,小馬長大後,我就可以騎。有生命的東西會永遠為人類效勞,但死的東西只會縮短人的壽命。」

「全村的人都在笑你的觀念,他們覺得我成功又富有,而你只是靠父親的錢過活。父親土地上的樹木和灌木品種,你連換都沒換過。」
「但我愛它們,我一直努力瞭解每種植物的使命,以及它們之間的關係。我用我的眼神和碰觸,使開始凋零的植物重獲生機。現在每逢春季,所有植物都會盛開,不需外力的干擾。它們一心期待在夏季和秋季供應我們果實。」

「朋友啊,我只能說你真的很怪。」生意人嘆了一口氣,「你所有心思都在照顧及欣賞你的家園、花園和花朵,又說自己的思想自由不受限制。」
「是啊。」
「為什麼需要自由的思想?這有什麼好處?」
「這樣我才能瞭解所有偉大的創造,為了讓自己更幸福、為了幫助你。」
「幫助我?你在想什麼啊!我可以娶到村裡最好的女孩,所有女孩都會為我瘋狂。他們都想變富有:住大房子、坐我的車。」
富有不等於幸福。」
「貧窮就會幸福?」
「貧窮也不好。」
「不是富有,也不是貧窮,那是什麼?」
「人人都要恰如其分,自給自足也是不錯。必須意識到周圍發生的事,畢竟幸福不是一蹴可幾。」

生意人露出一抹微笑,很快地繼續上路。一年後,兩人的父親再度碰面,決定為兒子介紹對象。他們分別問兒子想娶村裡的哪個女孩,有生意頭腦的兒子回答父親:
「爸爸,我喜歡村裡長者的女兒,想把她娶回家。」

「兒子,你的選擇很棒。村裡長者的女兒是這裡公認最美的人,鄰村和外地來這兒的人看到她都會為之驚艷,只是她的性情有點古怪。她的想法很特別,連父母都猜不透她。雖然有些人覺得她很怪,每個村落卻有越來越多女人找她求助、請她治病,甚至帶孩子來見這位年輕的少女。」
「那又何妨,爸爸?我又不是無能之輩,全村沒有房子比我們的寬敞,沒有車子比我的高級。況且,我還看過她兩次意味深長地盯著我看。」

另一個父親問兒子:
「村裡你最喜歡哪個女孩,兒子?」
兒子回答:
「我喜歡村裡長者的女兒,爸爸。」
「她如何看你呢,兒子?你曾看過她用愛的眼神看你嗎?」
「沒有,爸爸。我與她碰巧相遇時,她總是低下眼神。」

兩家人同時決定為兒子作媒。他們走進她家,彬彬有禮地坐著,而長者請女兒出來,告訴她:
「女兒啊,妳看有兩個媒人來家裡,他們的兒子都想娶妳為妻。我們決定讓妳從兩人之中選出如意郎君,妳現在可以告訴我們答案嗎?還是要考慮到明天早上?」
「爸爸,我已經在夢中考慮好幾個早上了。」少女小聲地說,「現在就可以和你們講答案。」
「說吧,我們迫不及待了。」

美麗的少女這樣回答前來的媒人:
「兩位父親,謝謝你們的關注,謝謝你們的兒子想與我共度餘生。你們的兒子都是人中之龍,或許很難選擇要把自己的命運託付給誰。不過我想生孩子,希望孩子過得幸福、富足,希望孩子在自由和愛中成長,所以我愛的是最富有的人。」
生意人的父親驕傲地起身,另一個父親則低頭坐著。然而,少女走向第二個父親,跪在他的面前,眼神低垂地說:
「我想與您的兒子一起生活。」

長者起身。他希望看到女兒嫁進村裡最富有的人家,所以嚴厲地說:
「女兒啊,妳原本說得不錯,妳的理性思考讓做爸爸的我很開心,但妳怎麼不是跪在村裡最富有的人家面前呢?村裡最富有的是另外一個,是他呀!」
長著指著生意人的父親,繼續說道:
「他們的兒子蓋了一棟寬敞的房子,有車、有耕耘機,還有錢。」
少女走向父親,回答他嚴厲又讓人困惑的話:
「爸爸,你說得當然沒錯,但我說的是孩子。你剛說的那些東西對孩子有什麼用?他們長大後,耕耘機會壞、車子會耗損、房子會破敗。」
「或許吧,或許妳說得沒錯,但孩子會很有錢,可以再買新的耕耘機、車子和衣服。」
「我想知道,多少才叫很有錢?」
生意人的父親自豪地摸摸鬍鬚,緩慢而鄭重地回答:
「小兒有錢的程度,如果家裡所有東西想再多買三個,他可以一次買完。還有鄰居的那些馬呀,他不只買得起兩匹,甚至可以買好幾匹塞滿馬廄。」

少女溫和地低垂著眼神回答:
「祝您和令郎過得幸福,但世界上沒有錢買得到父親的花園。那裡的每根樹枝無不帶著愛,只向耕種花園的人伸去。錢也買不到馬兒的忠誠,他們像小馬一樣跟孩子嬉戲。您的家園可以賺錢,但我愛人的家園會是富足又充滿愛的空間。」

本文摘自
家族之書
作者: 弗拉狄米爾.米格烈
出版社:拾光雪松出版有限公司

[阿納斯塔夏6: 家族之書]+[與神對話完結篇:全面進化] 新書精華導讀會_周介偉_2018/1/27

Digital composite conceptual image of empty wooden pier passing through field at dusk

 

3,225 total views, 3 view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