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前看,你已經準備好要來到大門口了

分享此文:

第一座屋子

次日的黎明顯得有些陰鬱,但是麥可精神抖擻,他掏出微薄積蓄裡的一些錢,買了份豐盛的早餐,在附近一間小酒館的露天平臺上享用。一天中的這個時段待在戶外讓麥可覺得滿奇怪的,通常他這時已經在上班了。他過去總是勞累一整天,在座位上吃著袋裝的午餐,把自己關在大樓裡直到夕陽西沉,整天不見天日。

他手上抓著行李袋,肩上背著袋子,思考該往哪裡走。他知道自己不能往西走,因為很快會被海洋阻攔,那麼先往東走吧!走到另一條路的指示出現為止。這聽來很合適,一場建立在信心之上的啟程,讓麥可感覺好極了,但他仍希望自己能知道更明確的目的地。

如果能讓我有個方向就好了,也許是一份地圖,或是能指出我目前位置的東西。麥可以沉重而緩慢的步伐一路往東行,一邊喃喃自語。他慢慢地穿越洛杉磯郊區,往某個丘陵地區走去,又來到另一個一望無際的社區。要花上好幾個星期才能走出這裡了,麥可心想。

麥可根本不知道自己要往哪裡去,但仍繼續往東走。午餐時間到了,他在人行道旁坐下,吃著早餐剩下的食物,再度疑惑自己是否走在正確的路上。

「如果你在這裡,我現在需要你!」麥可向天空吶喊,「這條路的大門在哪裡?」

應該有一份反映當下的地圖」麥可聽見耳邊傳來熟悉的聲音,他站起來環顧四周,卻不見半個人影。他認出這是當初那位天使的聲音。

「我真的聽見聲音了,或只是我的感覺?」麥可喃喃自語,同時覺得鬆了一口氣,因為至少有了些溝通管道!

「你怎麼這麼久才來?」麥可以幽默的口吻說。

「你才剛剛提出請求。」那聲音回答。

「但是我已經漫無目的地流浪好幾個小時了!」

「那是你的選擇,」那聲音說道,「你怎麼這麼久才將『你的』請求訴諸話語呢?」那聲音顯然玩得很開心,將麥可抗議的矛頭轉回給他自己。

「你的意思是,我必須提出請求才會獲得幫助?」

「是的,多麼棒的概念啊!」那聲音回答,「你是個自由、受人尊重且擁有力量的心靈體。如果你作出選擇,便會開創出自己的路,那就是你這輩子一直在做的事。我們永遠在這裡,但是唯有你提出請求時,我們才會開始活躍這有什麼好奇怪的嗎?」麥可一時之間對天使這番言辭裡的絕對邏輯感到有些惱怒。

「好,那麼我該往哪裡走?已經過了中午了,我覺得自己一整個早上都在猜測該往哪個方向走。」

「猜得好,」那聲音回答,彷彿還眨了眨眼睛。「路的大門就在前面。」

「你是說,我一直在朝著它的方向走?」

「別這麼訝異。你是整體的一小部分,意願純淨的麥可.湯瑪斯。透過練習,你的直覺會幫助你。我今天在此,只是為了在一些細微之處協助你掌舵。」那聲音遲疑了一會兒。「往前看,你已經準備好要來到大門口了!

麥可佇立於一座大型樹籬前,樹籬向夾在成排屋舍間的峽谷一路延伸。
「我沒看見任何東西。」

「再看一次,麥可.湯瑪斯。」

麥可盯著樹叢瞧了一會兒,慢慢發覺那裡有個大門的輪廓,因為融入背景而隱藏了起來,看似整座植物結構的一部分。現在,他不想看見那座大門也不行了,它變得太明顯了!他移開視線一會兒,然後再度以新的眼光看著它。現在,它就在那裡,甚至比剛才更加清晰可見。

「怎麼回事?」麥可問,並意識到自己的知覺起了變化。

「當看不見的事物變得明顯,」那個溫和的聲音說,「你便無法再回到無知狀態。現在,你會清楚看見所有的大門,因為你為這道門賦予了意願。」

雖然麥可並不完全明白他所獲得的東西有何意義,但早已準備好要踏上他旅程中最主要的那條大道。樹籬輪廓逐漸脫離了與大門的相似狀態,變成了一座實際的大門!它活生生地在麥可眼前變化著,輪廓慢慢延展、生長。

「這簡直是奇蹟!」麥可一邊低語,一邊看著高聳的樹籬蛻變為一座實體大門,甚至往後退一些,騰出更大的空間觀察這個現象。

「不完全是,」那聲音回答,「你的靈性意願剛剛稍微改變了你,在你新的能量層次上振動的東西便突然躍進你的視野──這不是奇蹟,只是它原本的運作方式。」

「你的意思是,我的意識可以改變現實狀態?」麥可問。

「語意上來說是如此,」那聲音回答,「是的,現實狀態是神的本質,而且恆常不變。你的人類意識只是揭露出你想要體驗的新部分。當你改變了,它的更多部分也會進入你的視野之中。你可以隨心所欲地體驗,並使用許多新揭露的啟示,但是你無法往回走。」

本文摘自
天使帶我回家:一場追尋「家」與「自我」的冒險旅程
李‧卡羅 Lee Carroll
一中心有限公司

1,985 total views, 2 view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