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衡與兩極法則

當一個小孩坐在鞦韆上,以愈來愈大的弧形上下擺動著,直到往前與往後盡可能地盪到最高為止,在他經歷過最高點後,只要他需要,他就可以慢下來回到靜止的平衡點
我們的生命是很類似的,我們經歷生命的某個面向,然後經歷它的相反面向。愈想要探索一個極端,我們就從中心盪到愈遠的地方,然後必須盪到另一個方向來理解它的相反面如果我們經歷了生命中的富有時光,將需要去經歷它的相反______也就足貧窮;

如果我們變成一位暴君,我們的靈魂會期望我們藉由成受害者來補償
在我的內在全都有尚未解決的問題,而我們的目標是去整合兩極。

因此可以活在平衡當中,由於現在意識進展相當地快遠,不需要很多世來達到平衡, 我們帶出我們人格中不同的面向。是為了在這一世中平​​衡它們
有人是躁鬱症者,從一個極端擺到另一個極端,他是無法控制自己的。我認識一個人。他有時候是孔武有力,橫行霸道,傲慢專橫的怪物,當他用他的態度把別人從他身邊推得太遠時,他變成病態的受害者企圖把別人拉回來。這些一是截然相反的態度。當他能平衡這些人格面時,將不會再試著去控制,取而代之的是接​​受自己,愛自己,也讓別人成為他們自己。個有時候非常慷慨,把每樣東西都給出去的人,有時卻會變得吝嗇與保留,在兩極間擺盪著真正的平衡是敞開心胸與性情平和的。例如暴飲暴食與把自己餓得半死是相反的極端,它們都是感覺失去控制的顯現,因此會盡可能地試著去控制
男性能量是去做,去思考,是邏輯的,激進的;然而女性能量是去成為,去創造,有直覺力與被動的。我們的目的是去平衡內在兩者,以使我們可以傾聽我們的直覺以及根據它來採取行動。我們可以休息與玩耍,也可以滋養與保護。如果這些特質中的任何一項是不平衡的,就需要再度回到我們的中心,做一個生命的新選擇
我有一次很有趣的經驗,它毫無疑問地是為了向我顯示我內在相反兩極的投射我花了一些日子與一位老朋友在一起,她是一位諮商師與治療師,個人具體呈現出女性的特質,我們交換個案經驗,談了非常多,她是一位極為溫和而且沒有侵略性的人,我感到非常敞開,準備好向她揭露自己,我離開她時感覺受到尊敬,得到力量,受到滋養以及變得更為強壯。我覺得我有許多覺察,並釋放了舊有的模式
稍後那個星期我與另一位朋友在一起幾天。她非常有力量但表現尖銳,為把每一個人的負面拉出來而奮戰,她具體呈現了男性剛強決心的原則,她有獨到的見解,而且也真的很有幫助,但我感覺受到侵犯,對抗,沒有被賦予力量且不被欣賞,即使我告訴她我確實的感受,她仍不在乎這點。因為她設定的個人目標是拉出我的負面模式無論我允許與否-
與這二位不同的諮商工作者相處,講我學習到我的任務是去平衡我冷酷無情.尖銳的的部分,以及滋養。給人力量的部分。
如果你不喜歡你還是孩提時被對待的方式,你非常有可能會過度補償自己的小孩,舉例來說,假使你的父母是很吝嗇的,這表示你可能會給你的小孩超過你可以給與的;假如你的父母是過度保護的,你可能讓你的小孩有過多的自由。我們總是在尋求平衡,當我們找到平衡時,我們便學到了功課,尋求平衡是一直在做的,平衡我們人格的面向有點像是騎腳踏車,你不是往這邊倒就是往那邊倒,你搖晃不定,最終你平衡了,可以騎得很平穩,即使你很多年不騎腳踏車,當你下次嘗試時,能夠很輕易地做到,或許有一.兩次的搖晃,但並非你第一次學習時所經驗的那種東倒西歪這個平衡點就是我們在所有事物中找尋的平衡。我們的目標是,平衡我們生命中的所有面向。

42 total views, 2 views today

分享這篇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