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找到「平衡」時,我們便學到了功課

分享此文:

當一個小孩坐在鞦韆上,以越來越大的弧形上下擺動著,直到往前與往後儘可能地盪到最高為止,在他經歷過最高點後,只要他需要,他就可以慢下來回到靜止的平衡點。

我們的生命是很類似的,我們經歷生命的某個面向,然後經歷它的相反面向。

越想要探索一個極端,我們就從中心蕩到越遠的地方,然後必須盪到另一個方向來理解它的相反面。

如果我們經歷了生命中的富有時光,將需要去經歷它的相反–也就是貧窮;如果我們變成一位暴君,我們的靈魂會期望我們藉由成為受害者來補償。

在我們的內在全都有尚未解決的問題,而我們的目標是去整合兩極,因此可以活在「平衡」當中。

由於現在意識進展相當地快速,不需要很多世來達到平衡,我們帶出我們人格中不同的面向,是為了在這一世中平衡它們。

有人是躁鬱者,從一個極端擺到另一個極端,他是無法控制自己的。我認識一個人,他有時候是孔武有力的、橫行霸道、傲慢專橫的怪物,當他用他的態度把別人從他身邊推得太遠時,他變成病態的受害者企圖把別人拉回來。

這些是截然相反的態度。當他能平衡這些人格時,將不會再試著去控制,取而代之的是「接受自己」、「愛自己」,也「讓別人成為他們自己」

一個有時候非常慷慨、把每樣東西都給出去的人,有時卻會變得吝嗇與保留,在兩極間擺盪著。

真正的平衡是「敞開心胸」與「性情平和」的。例如暴飲暴食與把自己餓得半死是相反的極端,它們都是感覺「失去控制」的顯現,因此會盡可能地試著去「控制」。

「男性能量」是去做、去思考,是邏輯的、激進的;然而「女性能量」是去成為、去創造,有直覺力與被動的。

我們的目的是去「平衡內在兩者」,以使我們可以傾聽我們的直覺,以及根據它來採取行動,我們可以休息與玩耍,也可以滋養與保護,如果這些特質中的任何一項是不平衡的,就需要再度回到我們的中心,做一個生命的新選擇。

如果你不喜歡你還是孩提時被對待的方式,你非常可能會過度補償自己的小孩,舉例來說,假使你的父母是過度保護的,你可能讓你的小孩有過多的自由。

我們總是在尋求平衡,當我們找到「平衡」時,我們便學到了功課,尋求平衡是一直在做的。這個平衡點就是我們在所有事物中找尋的平衡。我們的目標是,平衡我們生命中的所有面向。

靈性法則之光
作者: 黛安娜.庫柏 Diana Cooper
出版社:生命潛能

253 total views, 6 view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