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能和感到自卑的人在一起,敞開心胸聆聽他講述故事,分擔他的痛苦嗎?

分享此文:

「勇氣」(courage)是跟心臟有關的字眼,courage的字根是cor,是拉丁文「心臟」的意思。courage最早的意思是「真心誠意地說出內心所想」,後來隨著時光荏苒,它的定義逐漸改變,開始和英勇行為有關,但我認為這個定義並未肯定內在的力量,以及開誠布公地說出真正的自己及正負面經驗所需的執著,我覺得由衷表達才是我所謂的「平凡勇氣」(ordinary courage)。

我不確定「平凡勇氣」一詞最早出現在哪裡,我是在研究者安妮.羅傑斯(Annie Rogers)探討女性的文章中看到的。我覺得平凡勇氣是指把自己的故事說出來。在這個普遍存在自卑感的文化裡(充滿恐懼、責難、抽離的文化),要展現平凡勇氣格外困難。不過,練習本書傳授的技巧可以幫我們找回勇氣和力量,甚至開始改變文化。

想瞭解文化是如何影響自卑的,我們需要回想孩提或青少年時代,那時我們剛學會受到喜愛、融入團體、迎合他人的重要。那些啟示往往是在感到羞愧以後才學到的,有的隱約,有的公開。無論那是怎麼發生的,我們都記得那些遭到拒絕、貶抑、嘲諷的經驗。最後,我們對那種感覺產生恐懼,學會改變行為、思想與感受以迴避那種羞愧感。在過程中,我們改變了過去的樣子,也改變了現在的樣子。

文化教導我們什麼是自卑—決定什麼是可接受的,什麼是不可接受的。我們並非生來就渴望擁有完美的身材,害怕講述自己的故事,擔心自己老了沒有價值,或是一邊瀏覽高價的居家用品型錄,一邊為了債臺高築而傷神。自卑是外來的,是文化灌輸我們的訊息和預期。至於我們內在散發出來的,則是想要有歸屬感、產生共鳴的人性需求。我們先天就渴望與人連結,那是生理天性。襁褓時期,我們需要連結是為了生存。隨著年齡的增長,連結意味著身心靈與智慧的蓬勃發展。連結很重要,因為我們都渴望獲得接納、歸屬感和重視。

自卑拆開了我們和他人的連結。事實上,我常說自卑是因為害怕連結中斷—擔心別人覺得我們有缺陷,不值得接納或歸屬在群體中。自卑讓我們不敢講述自己的故事,也阻止我們聆聽他人講述故事。我們因為害怕連結中斷而噤聲不語,壓抑內心的祕密。當我們聽到別人談論他們的自卑時,我們常責怪他們,以免自己感到不安。聽別人談起自卑的經驗時,有時就像自己親身經歷一樣痛苦。

同理心和包容就像勇氣一樣,是克服自卑的要件。包容讓我們傾聽自卑,同理心是最強而有力的包容,那是一種情感技巧,讓我們以有意義、關懷的方式應對他人。同理心就是設身處地為他人著想,瞭解對方的體驗,思索他當下的感覺。當我們向他人透露痛苦的體驗時,對方以開明、深有所感的方式回應,那就是同理心。培養同理心可以讓我們的伴侶關係、同事關係、家人關係、親子關係更加深厚。在第二章中,我會深入探討同理心的概念,你會學到它的運作及養成方式,以及為什麼「感到自卑」正好和「展現同理心」相反。

展現同理心的先決條件是包容,當我們願意聆聽他人的痛苦時,才有可能展現同理心。我們有時候會以為包容是一種聖人般的美德,其實不然,只要能接受人性先天的掙扎(恐懼、不完美、失落與自卑),任何人都能展現包容。唯有充分接納自己的故事(包括自卑等等),才能慈悲地回應別人講述的故事。包容不是高不可攀的美德,而是一種真情投入,不是先天有或沒有的東西,而是我們選擇要不要做的事情。你能和感到自卑的人在一起,敞開心胸聆聽他講述故事,分擔他的痛苦嗎?

粉絲專業 : 脆弱的力量Daring Greatly

本文摘自 :

本文摘自 : 
我已經夠好了:克服自卑!從「擔心別人怎麼想」,到「勇敢做自己」
布芮尼.布朗
馬可孛羅

購買連結

913 total views, 0 view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