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靈魂暗夜時分可以做的事:有意識地覺察卻不評判,靜靜聆聽內在情緒的流動。

在情緒激烈的危機時刻,壓抑或消除情緒並不是解決辦法。有時你周圍的人會試圖這樣做——帶著幫助你的願望和目的,試圖弱化或淡化你的情緒,對你說世上還有比這更嚴重的事。然而,這並非解決問題的辦法,解決的方法應該是:面對並接納那些情緒。真正幫助你的人會試著鼓勵你去面對情緒,不逃避,與自己同在。不評判自身的恐懼和抗拒,也不試圖解決和消除它們,這就是我剛剛提到的導師風範。比如說,你感受到有某種深切的恐懼襲來,這恐懼可能有某個具體原因,也可能無來由地不期而至,一種模糊卻侵蝕一切的恐懼。

此時此刻,一個導師會與恐懼同在,靜靜地感受它流過自己,而不做任何事——從表面上看起來如此。不抗拒,不去思考、分析,不試著化解它,只是靜靜地與其同在。除了抗拒恐懼,還有評判恐懼及逃離恐懼,這一切都不要做,而是要承受它、承載它。一旦做到這一點,你的內在就會出現一個開放的空間。正如胎兒通過產道需要經歷強烈的陣痛一樣,你可以選擇全身緊繃地與陣痛作戰,也可以無為地隨順陣痛,而每次陣痛之後,產道都會變得開闊一些,好讓新的生命出生。

其中的藝術在於:隨順陣痛,而不是抗拒它。如果你以頭腦審視這一切,或許會想:「這豈不是毫無意義?我根本什麼都沒有做。」你看起來雖然好像什麼都沒做,卻有些事情自行發生了。如果你在感受到恐懼,或其他某些強烈的感覺和情緒時,能夠與自己同在,就會創造出一條產道——新的物質實相由此而生,你意識的某一部分不再受制於恐懼、憤怒或絕望,你的意識因此得以擴展。而且,你內在的某個部分在覺察——只是靜靜地覺察。這個正在覺察的部分就是你內在深處的核心,在這個核心中,你就是自己的導師,而這裡所說的導師角色,指的不是監督和控制,而是接納。

你們在人生中遭遇的問題,常常是對整個輪迴進程失去全面的視野,因為我剛剛探討的問題在你們的旅程中不只出現過一次。你們不斷演練,就像河流一樣,緩慢不懈地沖刷它流經的河床,好讓更多水流通過。人生亦如此。比方說,你覺得有恐懼襲來,而你能夠在自己之內覺知恐懼、接納恐懼,於是,你內在的某一部分不再受制於恐懼。如此這般,你又沖刷走一部分河床,使水流更加順暢。你的生命中依然會出現覺得被恐懼挾制、無能為力的時刻,不過也會再次出現你能夠以愛與慈悲接納自身感受的時刻,而且這種時刻可能會越來越多。

這就是你在靈魂暗夜時分可以做的事:有意識地覺察卻不評判,靜靜聆聽內在情緒的流動。這並非一件容易的事,無法時時做到,身處混亂和狂風暴雨之中卻保持寧靜,需要很強的內在力量,因此在你做到這一點的那些時刻,請肯定和稱讚自己。你來這裡是為了學習,為了逐漸了解真正的自己、逐漸找到內在的導師,這個過程需要時間,所以要有耐心。有時你走的路彷彿沒有任何前景,但你正在做的是一項極其特別與神聖的工作,你正在開拓道路,好讓靈魂能量流入這個世界。這是一項神聖的工作,請不要放棄,而且你並不孤單!

本文摘自 : 
靈魂暗夜:行過生命幽谷的真實故事與靈訊
潘蜜拉‧克里柏
方智

購買連結

2,453 total views, 3 view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