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頓身心的重要修煉 :靜默會停留在你的內裡繼續成長,並滋養內在生命。

想要對抗「腦袋裡的噪音」,應該先看看我們是如何避免沉默,以及我們如何能在生活中規劃出靜默的時刻。《修院生活》裡的五位男士認為,緘口不語是隱修院生活中最難適應的事,而且就某些程度來說,還是他們從來沒想過必須面對的事。在隱修生活中,緘口不語有其基本背景:現代人有所謂的「背景音樂」,對修士們來說則有「背景靜默」。

在某些隱修院裡,規定只有在工作時為了溝通或接待訪客時,才能打破靜默。在聖本篤隱修院中,我們則有特定的休閒和交談時間,其他時候大多都花在神職生活上,例如教育、舉行避靜和教區活動。所有的隱修院都在用餐時間實行「背景靜默」,也就是由一位修士大聲朗讀聖書作為背景,眾人則安靜地用餐;從晚間九點到翌晨八點是「全面緘口」,因此夜間的靜默是絕對的靜默。在天主教修院生活中,不僅有一般的「背景靜默」,還有晨昏兩次各半小時、舉行冥想的靜默時間。這種層次的肉體靜默,對於促進內在靜默很有幫助;聖本篤深知這個道理,而且這也激發他創造一個外在靜默環境的欲望。

不過靜默的作用並非到此為止:它會停留在修士的內裡繼續成長,並滋養他的內在生命。以花園來比喻,或許能幫助你了解這個道理:如果你不習慣靜默,當你走進去時,你最先看到的會是雜草—也就是你內在的紛擾。即使你將它們拔除、丟到遠方,它們仍會快速地成長,結果你會認為自己根本是多此一舉。可是不拔除雜草,花就不能生長。在此,花可以比喻為天主之語,只要你在心裡開闢出一塊地方接納它,它就能幫助你成長。問題是,雜草生長的速度總是勝過花朵。於是我們放棄了。

《修院生活》裡的五位男士。他們發現要做到靜默緘口,需要費很大的力氣;他們本能地想以其他事物填補寂靜:對話或聽音樂,是最常見的方式。但不論如何,十天後他們都獲得了另一番體悟:他們開始發現,靜默能帶來他們想要的改變,於是事情有了一百八十度的轉變,五位男士心甘情願地交出自己的手機和隨身聽。在他們來到隱修院時,我並沒有刻意「沒收」這些東西,因為我希望他們是心靈自由的成年人,能夠學習做新的選擇;我希望他們學到新的看法,並學習運用靜默。

東尼認為,交出的物品應該包括小說:閱讀小說也會妨礙純粹的靜默,因為它會在我們心中造成情緒波動。於是除了手機和隨身聽,他也把小說交了出來。不過,我們有些非常虔誠的修士也熱愛讀小說,能同時在冥想和虛構之間找到平衡點。在學習靜默時,並不表示就不能有消遣活動—雖然這種放鬆的確可能造成干擾。

每位修士都像隱士般遵行靜默的生活,只有在禱告時才得開口,一週則有一次團體散步。這種生活的目的被形容為「……我們越熱切地追尋,就能越快找到,也越能讓天主更確切地留住在我們的靈魂深處,如此擁有主的幫助,我們必能達到全德之愛的境界。」嘉都西會的生活方式不僅很不尋常,甚至比一般基督信仰中隱修制度的標準還嚴苛。它要求修士視隱修如日常作息、視靜默有如呼吸。接觸「真實」的秘訣,便是將一個外在的戒律慢慢地內化,這種作法比任何肓亂的言語和見解來得更實在——嘉都西會的會規非常貼切地說明了這點:靜默帶來的美好果實是經歷過的人都知道的。

本文摘自 : 
一個人的聖殿:安頓心靈的七項修鍊
克里斯多夫.傑米森
啟示

購買連結

1,850 total views, 3 view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