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傷害妄想的兩種形式: 自卑與濫用恐懼

我們希望自己對世界有掌控力,不想被他人操控,所以骨子裡的防備意識使得我們處處計較那些細枝末節。正常範圍內的防備意識叫謹慎,但防備意識過度就叫被迫妄想症(delusion of persecution)了。每個人多少都有點被害妄想症,只有極少數已經洞明世事的人才會放下防備之心,接納這個世間所有的好與不好。不過,如果我們仔細思量一下被害妄想症,會發現這個詞其實還可以理解為「被負關注幻想症」,與之對應的「被愛慕幻想症」則是「被正關注幻想症」,兩種症狀都離不了關注。

那些有被害妄想症的人,其實多半是孤獨且不善與人相處的。他們處心積慮地假定別人時時在負關注自己,很大程度上,可以總結為兩個原因:一是覺得自己很重要;二是覺得重要的自己沒得到足夠的關注。由於對世界充滿了懷疑,由於他們很少得到正關注(負關注就更少了),所以,他們選擇了一種怪異的,確信自己是被關注的被傷害幻想。而被傷害幻想,會以兩種形式存在。

一種是自卑。這其實是欠缺獨立意識的表現。他們錯誤地認為,自己的想法就是別人的想法,自己的感受就是別人的感受。這樣的人一般會先對自己進行一個評價,然後得出一個不太好的結論,再根據結論而不是事實認定——結論必然是正確的。比如,大家都喜歡高富帥,不喜歡矮窮醜——認為別人一定是那樣想的。比如,我看了一下自己,得出自己是個矮窮醜的結論,我知道大家都不喜歡矮窮醜,然後,我覺得大家都不喜歡我。以至於我會覺得,任何與我有關的一切,他們都會因為不喜歡我而針對我。

另一種就是濫用恐懼。一個教物理的老師對我說,他就職的學校給員工下了最後通牒,要求沒有碩士學位的老師,必須在一年之內考取在職研究生,否則解聘。由於他的成績不怎麼樣,外語更差,當年還差一點就過不了外語檢定,而考研需要更高程度的外語檢定。由於自己不大會交際應酬,學校上層都看他不順眼,所以走人情的希望不大。加上同事們也不大喜歡他,所以他覺得同事們也希望看到他被解聘的笑話,他感覺自己就要失業了,女友還催著買房買車,所以很想一死了之。

「壓力比山大」這句話翻譯過來,其實是「我好害怕啊!」恐懼與疼痛類似,是人的本能,是一種人類自我保護的本能。比如,把你放進老虎籠子裡,如果你不害怕,那麼你的腦子一定出了毛病。恐懼,讓我們遠離危險,是我們的生存保障之一。問題是,失去工作,並不會讓這位老師的生命立刻受到威脅,而且他身強體壯,擁有大學學歷,難道還會餓死不成?他為什麼要恐懼呢?

隨著人年齡的增長,社會化程度的加深,「恐懼」這個自我保護的最原始本能會被我們濫用,許多沒有實質性威脅的事物和境況會被我們逐漸納入到恐懼的範圍之內。很多富豪破產之後,害怕面對巨大的人生落差,他們會選擇自殺。破產最多過窮日子,並沒到非死不可的地步,為什麼要自殺呢?是什麼樣的力量,讓人克服了生的本能?答曰:濫用恐懼。

他們的被害思維告訴自己:由於別人不喜歡自己,所以想讓自己受傷。於是幻想失去某一種支撐後會受到眾叛親離,世人奚落的種種不堪,這種根植於依賴本能的判斷,讓他們錯誤地以為失去了自己在乎的某種支撐,就失去了一切可以依賴的東西,越想越怕,於是沒了生的勇氣。他們活生生地被自己的濫用恐懼害死了。

法國哲學家沙特(Jean-Paul Sartre)有齣名劇《沒有出口》(No Exit),劇中有句名言「他人即地獄」(Hell is other people),講述出一個頗具深意的道理──如果我們忽略了自身做為獨立個體的存在,需要透過他人來確定自己的存在價值或感覺的話,就是在自討苦吃,就會活得極其痛苦。如果我們過分地計較自己在世間的分量,如果我們過分強調自己應該被關注,不能合理地看待人與人之間的依賴關係的話,我們將會被種種妄想症拖入痛苦的地獄,雖然人與人之間需要彼此合作,需要相互依賴。

本文摘自 :
心有不甘?示弱何妨!
楊程程
龍時代

購買連結

2,074 total views, 3 view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