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生命中的每個層面,我們都可以做出愛的決定,而靈魂也因此進化成長。

分享此文:

我是正統西方醫生,也是精神病學家,治療病患是我終生的職志。我相信人人天生具備心靈療癒與靈性成長的能力,每個人都有理解力與慈悲心,都能不斷的進化。我相信我們朝向靈性的進化,而非退化。無意識(或是潛意識,或是超意識的心靈或靈魂)在架構之初便是朝向靈性成長、積極進化之路前進的。換句話說,靈魂永遠、且無時無刻不是朝著健康之路前進的。儘管在人世間,時間有先後的順序,但在更高的層次中,時間是依你要學習的功課長短而定奪的。我們活在時間之中,也活在時間之外。過去與未來的生活就匯集在現在,如果它們能引導我們朝向療癒之路前進,我們當下的生活就是身心健康、靈性充實的,我們的靈魂也會有所進化。這樣的回饋是持續不斷的,即使活在今生,我們也可以努力讓來生更美好。

我認為大多數人都花了太多時間擔心更高的心智層次到底是什麼?苦想冥思這個問題確實很吸引人,但是我們真正的目標是在實質的今生療癒自我。我看過許多人,特別是提倡新時代的一批人,他們並沒有腳踏實地的活在這個世界||即活在此時此刻,活在當下。對心靈的進化來說,沉思、靜坐、冥想確實很重要,但是一輩子離群索居的人也要明白,我們是社會的動物,無法領略實質喜悅,無法體會感官之樂的人,便無法了解這一生要學習的功課。

我曾說過,一直到不久之前,我都只在幫病人做回溯前世的治療,這樣他們可以看見、了解自己的過去。現在,我開始協助他們進入來生。但是,就算我們只了解前世,也能從中看出自己的進化軌跡。每個人的生命都是一種學習的過程,如果能從前世中獲得智慧,自然而然的「出自意識」,也來自靈魂的自由意願前世就會影響到今生。

我們的靈魂選擇了我們的父母,因為我們內心的的衝動就是想要繼續這學習的旅程,以達到療癒之境。在今生,我們的所作所為也是為了同一個理由。我們並不想選擇會虐待孩子的父母,沒有人會想要生下來受虐待。然而有些父母就是會虐待孩子(這也是出於他們的自由意願),也許在來生,或是這一世裡,他們就會學到慈悲心,而終止這樣的行為。

我選擇回到這一世,做為艾弗隆及桃樂絲魏斯夫婦的兒子,成為心理醫師。前世我是一位捷克地下反抗軍,在一九四二或四三年被殺死。或許因為那種死亡的方式,讓我想要在今生研究生命的不朽。也可能因為在更早的前世,我是古巴比倫的神職人員,所以今生我想要做研究與從事教育。總之,今生我選擇回來做布萊恩魏斯,成為一個心理治療師,這樣我可以盡量擴大學習經驗,並與人分享。我會選擇我的父母,因為這樣我比較容易有機會學習。

我的父親崇敬高深的學問,希望我能成為醫生;他對宗教也很感興趣,教導我有關猶太教的知識,但並不強迫我信仰,所以我成為猶太教的世俗祭司,也成為心理醫師。我母親充滿愛心,從不批評論斷;她給我一種安全感,這讓我後來在事業中勇於冒險,而且在推出《前世今生》這本書之後獲得財務上的穩定。我的父母都不是追求新時代靈性成長的人,也不相信輪迴轉世的概念。我會選擇他們,似乎是因為他們願意支持我,能夠讓我自由選擇自己想要走的人生路徑。是否有任何人左右了我的選擇?我不知道。是否靈魂、心靈導師、天使,所有這一切都與萬物合而為一?我也不清楚。

事實上,有些靈魂選擇重回人間,變成像海珊那樣的人,另外也有人選擇做奧薩姆賓拉登這樣的角色。我相信他們重回世間是為了增進自己的學習機會,就跟你我的目的相同。他們並不是故意要回到人間做些傷天害理的事,製造暴力行為,炸死其他的人,成為恐怖分子。他們重回世間是為了抗拒那樣的激進行為,很可能在上一世,他們曾經屈服在那樣的情況中。他們就和我們一樣,重回人間,重新接受生命的測試,而他們又悲慘莫名的失敗了。

當然,這只是推測,但是我相信,他們的靈魂重回人間是為了替暴力、偏見與仇恨找出另一種解決方案。(虐待孩子的父母親也是為了同樣的理由重回人間。)他們累積金錢與權威,面對著暴力或慈悲,執著偏見或敦敦教誨,恨或愛的選擇。這一次,我們知道他們做出了什麼樣的選擇。他們還是得重回人間,面對自己製造的後果,重新再做選擇,直到他們能超越過去,往前進為止。

有些學生問我,為什麼會有人願意重回人間,生活在哥倫比亞波哥大或哈林區這類鼠輩橫行的貧民窟?我曾經遇見過達賴喇嘛的一些隨扈,他們對這個問題總是一笑置之,因為他們認為人生就是舞台上的一場演出而已。生活在貧民窟的人只是一種角色扮演,在下一世當中,同樣的靈魂可能扮演的是王子的身分。我相信我們會選擇住進一間老鼠橫行的公寓是為了體會貧窮的滋味,而在另一世當中我們卻是個富人。

我們一定要經歷過富有、貧窮、男性、女性、健康、病痛、大、小、強壯與脆弱的種種情境。如果這一世我很有錢,而其他人跟我的前世一樣住在老鼠出沒的貧民窟,那麼我會去幫助這些人,因為那是我靈性成長的一個步驟。在這當中有兩個重要的元素。首先,我們無法在這一世當中學會所有的事情,用不著擔心,因為我們還要重回這個人世間很多次。其次,每次我們重回世間都是為了自我療癒。

我們的生命是一連串的啟發進化的過程。當我們完全療癒之後,下一步我們會到哪裡?什麼時候才能抵達終點?也許是最高層次的靈魂境界,有些人稱之為天堂,有些則認為是涅槃。我相信這個世界之所以被創造出來,是為了讓人們體驗各種情緒、感官、知覺與發展各種關係。我們可以學習到愛,感受到無上的喜悅歡愉。我們可以嗅到花香,觸摸嬰孩的皮膚,欣賞美麗的風景,聆聽風的聲音。這就是學習的最高目標。我們正處在一間多麼偉大的「教室」啊!

在接下來的十數年當中,最重要的測試就是,我們會讓這間教室以我們為榮,還是我們會將這間教室給摧毀了?就像最新發明的科技一樣,我們可以為所欲為。我不確定這是否出自我們自由意志的選擇?或許是一種命定的安排。如果更高明的心智,人類集體的智慧,決定這個星球是値得保存的,那就不會被摧毀掉。否則,我們將會耗盡這個世界的資源,整個蒸發銷毀掉,而我們的靈魂雖然受苦,卻仍然會找到另一個修煉的學校。但是,那個世界可能沒有這個星球這麼美麗,也可能並非實體。

每一個靈魂的年齡都相同,也可以說是毫無年齡可言,只不過有些靈魂比其他的靈魂進化得快一些。海珊可能是三年級生,而達賴喇嘛卻已經畢業了。到最後,我們都會畢業,進入天人合一的一體之中。我們要進化得多快,完全由個人的自由意志而定。我根據自己的自由意志來寫這本書,這與我們的靈魂自行選擇父母或環境的那種能力是不同的,可以說這是一種人類的意志,是我們在地球上可以控制的部分。我將這種意志與命運區分出來,通常這樣的意志能將我們集合起來,共同去做一些好事或壞事。

我們可以自由決定自己想要吃什麼,買什麼車子、衣服,或選擇什麼樣的假期。我們也可以自行選擇自己的配偶,只不過那很可能是命運的安排,將我們拉近彼此。我在凱斯克爾山區碰到我的妻子卡洛,我是個侍者,她是到我服務的飯店來渡假的客人。真的是命運的安排。我們之間的關係進展就跟其他幾百幾千種關係進展的方式都類似完全是依照我們的自由意願進行的。我們決定要彼此約會,最後又決定要結婚。

同樣的道理,我們也可以決定是否要促進愛與慈悲的能力。我們可以做一些小小的善行,給自己內心帶來安慰。不要自私自利,而要慷慨大方;不要心懷偏見,而要尊敬他人。在生命中的每一個層面,我們都可以做出愛的決定,而我們的靈魂也會因此進化成長。我要用「靈魂」來代替「自我」,再加上一句「那個範疇遠遠超越了實體可計量的宇宙」。

本文摘自 : 
前世今生來生緣:穿越時空的靈魂之旅
布萊恩.魏斯
時報出版

購買連結

1,047 total views, 0 view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