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可以原谅, 而未必和解 。原谅是放下责罚对方的欲望,而和解则是重新与对方建立关系。

 

课程推荐(请点图片连结)

原谅与和解是完全不同的概念,我们一定得了解这点,否则我们会因为害怕或不喜欢某人而无法原谅他。原谅是放下责罚对方的欲望,而和解则是重新与对方建立关系。原谅与和解经常并存,因此容易让人混淆,其实两者有重大的区别。

原谅永远是可能的,而和解则未必。我们很可能无法与某人达成和解,或许他去世或失联了,但我们一定能够“原谅”他。这表示,要原谅,未必要与对方和解。换言之,选择原谅某人,并不等于选择与他和解。情况常常是:决定不和解,反而更容易做到原谅,因为我们往往基于害怕再度被伤害而迟疑着无法原谅。

当对方一再犯下同样的错误,和解就不值得我们向往。对方可能是怙恶不改的累犯或长期虐待狂,他们否认伤害别人,甚至否认做错任何事。如果他们维持攻击的姿态,表达出“你想怎么样?”的态度,那么要达成和解就更加困难了。但是,要原谅他们则依旧是可能的。即使我们原谅,仍然有权保护自己不受伤害。原谅不表示我们得任人践踏。

忍受某人并不等于原谅他。忍受某人的所作所为,可能是因为害怕失去他之后情况会更糟。如果我们真正做到原谅,就不会忍受那些恶形恶状—─至少不会忍受太久─—之后我们就能自由地选择,不必以恐惧为基础。这表示我们可以原谅某个人,并与之脱离关系。与某人和解,也代表与我们自己、最深的需求,以及最高的企盼和解。如果与某人相处会令我们无法与自己和解,那么,我们当然可以选择原谅他,而不与他和解。

原谅是无条件的,和解则不然。原谅并不要求我们得留在对方身旁。事实上,我们可能需要保持一点距离,才能顺利展开原谅的过程。与人和解则显然需要与对方建立某种关连,而原谅可以独立于这些关连之外。

如果我们认定原谅必须包含和解的成分,就会阻碍我们愿意去原谅,尤其当对方有再次伤害的可能。某些状况中,我们有权期待看到对方真正悔悟再与他和解。这方面需要小心处理,因为我们可能将报复掩饰得很好,其实是等著看对方跪地求饶。不过,若对方若没有真心悔悟,就有可能一犯再犯,毕竟有些人似乎深陷于伤害/内疚的循环而无法自拔。如果是这样,我们就无法与这种人和解,除非能强硬限制他们的行为。

有时候和解与原谅是循序渐进的过程,先原谅一点、和解一点,然后再原谅一点、再和解一点……。这个道理就像新闻媒体经常报导误入歧路的丈夫回归家庭怀抱的新闻。做错事的丈夫可能需要用一段时间向妻子证明忠诚度,然后才能与妻子达成和解,并彻底被原谅。

课程推荐(请点图片连结)

除了保护自己,我们也要正视一个事实:原谅具有改变人一生的力量,而当中也可能包含某种形式的和解。就生命而言,原谅可以是一种强有力的改造方式,尤其是以修复式正义的途径呈现出来时。因为修复式正义已被证明可以大幅减少加害者的再犯机率,万一再犯,也能减轻其程度及伤害性。同时,修复式正义提供基本的保护,降低受害者再次受伤的恐惧,因此成效良好。恐惧往往会阻碍原谅与和解的发生。我们若能寻求自我保护或免于再次受害的方法,就能在很大程度上加速原谅,甚至选择和解。我们何必让自己再次受伤?不原谅其实是很愚蠢的。

有时候,表现懊悔并不容易,我们很难主动直白地表达歉意。羞愧感对大部分人而言,都是较难处理的情绪。我们可能希望别人没注意到我们出错,或是对方正期待我们没有受伤或被触怒。

如果这份关系具有重要性,就值得设法让我们需要原谅的对象,更容易以一种不带色彩的方式与我们再次建立关系,让他有机会间接地表达出懊悔之意。某些人表达懊悔的方式包括主动提供帮助、变得格外体贴或刻意做些好事,以作为修补关系的途径,而非具体面对棘手的关系。

这样的举动除了可以成为和解之舞的一部分,也是通往致歉之路,因为如果一开始就受到怠慢与冷落,很可能就不会有紧接而来的致歉。所以一定要留意一些搭桥和修补关系的征兆,给对方一个机会,让对方顺利通过羞愧阶段,敞开心门道歉。

本文摘自:
原谅就是力量
威廉‧马丁
木马文化

购买连结

 13,758 total views,  9 views today

 

课程推荐(请点图片连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