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 流浪者灵魂的难题。

早上九点,不认识的女性脸友之三,来自澳洲,来讯提问:“您好,想请教如何遇到对的伴侣?”

我:“好的,请您确认一些匿名刊登的同意事项,谢谢你透明化打开自己与对我对谈。”

I女:“请您设定匿名代号为I女。请问您是男性?”

我:“是,我是男性。”

I女:“抱歉,我的印象竟然以为您是女性。”

我:“没关系,我是男性,对你来说,如果跟男性对谈不能适应,也可以暂停。”

I女:“不会的,我没差。我38岁,几年前结束婚姻,跟前夫有一个孩子,这几年自己在世界各地走动、旅行,认识了一个澳洲男性,彼此互有好感,我们继续在FB上保持互动半年多,我决定去澳洲跟他认识、相处,一起同居,渐渐的,我发现自己不只是喜欢他,我爱上他,而他仅止于喜欢,还有很享受跟我做爱,他说,他还没在我身上感受到恋爱感,很惊讶自己为什么会愿意一起同居。

总之,我经过一段时间的难过与调整,我想要从‘对自己好、预备好自己’重新出发,也许将有更棒的人出现,我也不一定要苦苦单恋这枝草,但是问题来了,我不知道要怎么开始,要如何做?”

我心里:“今天没有《能将身心灵学习具体落地实践的恋爱大师》三次覆诵与拿座垫盘坐的桥段,免去了亲耳听到过长法名的囧感……”

我:“谢谢你很透明叙述自己的感情状况。我很好奇你为什么有这么大的动力前往澳洲生活?”

I女:“我想离开台湾,在这里受困于我的原生家庭与前夫的原生家庭之间,我父亲与前夫的父亲都是严重操控子女、孙子女,我与母亲也互动不良,我哥哥受到我父母的影响,甚至好几年没有信心找工作。我与前夫婚姻生活不如双方期待,我们也早已决定离婚,我决定离开台湾,去一个可以让自己平静,重新开始生活的地方。”

我:“使用反思慧问卡与奥修禅卡来看看你与原生家庭之间的关系动力?”

I女:“我觉得使用牌卡可能会变成一种催眠或暗示,但使用看看无妨。”

我:“好,抽牌如下:
父亲 / 反思卡:行动 / 补充解释禅卡:云牌,头脑,罪恶感
母亲 / 反思卡:承担 / 补充解释禅卡:彩虹牌,物质,妥协
I女 / 反思卡:心牢 / 补充解释禅卡:火牌,动力,强烈

从反思卡来看暗藏的关系动力,你与父亲的潜在动力是‘回到自己’,你与母亲的潜在动力是‘开除’,大方向看起来,父亲以愧疚感、担忧来与家庭成员相处,并且强烈负向操控,母亲处在妥协的婚姻,这些妥协与愧疚感不是你想要的,你处在心牢当中,你强烈的想离开这些自我设限,但你还没找到方法。

I女:“符合我原生家庭的现况,我想知道该如何重新开始,但我对牌卡没那么有感觉。”

我:“让自己开心快乐来开始?”

I女:“我没有那么认同‘人一定要快乐’,我以前信奉基督教,聚会充满喜乐,从喜乐当中重塑生命,对我来说,这种喜乐没有真正面对社会问题,当一群人在餐厅欢乐聚餐的时候,我更想把心思放在餐厅旁边的流浪汉,为什么不去面对社会真实的问题本质?

在我人生最低潮的时候,上帝总是没有给我最直接的支持,我没有听到上帝的声音,一直到我去参加释放压抑的身心灵课程,温暖的场域允许我做自己,我痛骂上帝三天,我才从低潮当中走出来,我想要平静,于是我改学习藏传佛教,无悲无喜,活在平静里面,我才好些。

我喜欢现在自己活在脆弱、哀伤当中,但我的目标是去服务社会弱势族群,我能强烈理解他们的痛苦与困难。”

我:“从中性角度来说,人总是会选择对自己最有利的,你痛骂上帝的时候、你活在脆弱与哀伤的时候,是不是爽感很大?如果是的话,这就是你人生现阶段对于‘快乐’的认知,你完全是对的。

I女:“所以你讲的快乐,并不是一般身心灵课程在讲的快乐、喜乐?”

我:“快乐这两个字是主观的,如果一个人觉得每天自慰三次是快乐的,那这就是他对于快乐的定义;如果另外一个人觉得每天活在心牢是快乐的,那这就是他对于快乐的定义,只要没有妨碍到其他人,请全力去做自己觉得快乐的事。

如果你觉得处在悲伤当中是爽感最大值,那么处在悲伤当中就是你当下的快乐;如果你觉得处在平静当中是最愉悦、爽感最大值,那么处在平静状态就会是你当下的快乐。我们不要被‘快乐’两个字面绑住,每一个人在不同人事时地物的快乐感觉都不一样,科学统计,一个人平均每三年改变一次对于快乐的定义,你觉得活在悲哀、其他人都不能理解我的状态是最爽的话,那也只好拼命这样下去,只要不妨碍到别人,尽情悲伤也无妨,但是很可惜,这种状态不容易找到伴侣而已,如果真给你找到伴侣了,那他就是英雄主义想要拯救你,难免处在一意孤行与大男人主义的生活模式,等于重复了你原生家庭的模式,你觉得呢?”

I女:“对,我前夫就是想要拯救我,最后我们也离婚了。但我真的觉得我想处在脆弱与哀伤当中没有什么不对,为什么不能这样活在世上?”

我:“我有一个疑惑点,与你对话让我感受到沈重感,但你思路迅速、逻辑清晰、文字敏感度高,在沈重感的背后,你似乎是一个非常有力量的人,你让我联想到‘一的法则 / RA material’里面提到的‘流浪者灵魂’,又称为‘忧伤的兄弟姐妹们’。

书里这么解释:在这个宇宙,哪里有着悲伤,‘流浪者灵魂’就会愿意放下一切来到那忧伤的星球上,放下自己所有一切,投身到那充满忧伤的星球,遵循那星球的理则生活着,与忧伤的人们过著一样的生活,在每一个忧伤当中,流浪者凭借著内在的爱与鲁莽的勇气来示范不同可能性,看见每一个忧伤隐藏于背后的祝福,证明爱与服务他人的道路是真实存在的,于是一起放下忧伤。

I女:“我对‘流浪者灵魂’很有共鸣,请提供我更多相关资讯?”

我:“请至‘星际邦联,中文网站’下载‘流浪者手册,中译版’,在‘讨论区_一的法则_一的法则研读相关资料’的项目当中。

I女:“回到澳洲男,我该继续和他相处吗?我还是会渴望他的爱。”

我:“从中性角度来看,我猜澳洲男自由自在地活着,他身上的自由特质吸引着你,吸引著活在心牢当中的你,你渴望改变,产生如此大的动力来到澳洲,让生活重新开始。

因为他自由的特质,引发你练习活在自由的机会,同样的,也因为他是如此的自由,所以他的行为模式、生活模式也会如此自由,可能不想要固定的伴侣关系,你说他甚至很惊讶会让你跟他一起同居,是否你也在引领他学习进入稳定关系的生活当中?在我的角度,你们好像其实是互为启发的对象,你是否有其他角度看待这段关系的本质?”

I女:“我很惊讶你能这么中性的描述这段关系,我感到认同,但我还不能做到如此中性对待这段关系。”

我:“如果,你改变了,因此多了九位条件符合的男性给你选择,这个澳洲男的问题是否就很好判断选择了?”

I女:“哈哈,九位太多了啦,再多三位就好了!”

我:“那我们可以来聊聊如何作,可以再多三位。我总觉得你是一个很有力量的人,但你需要方法来使用你的力量,我分享关系动力学里面的‘听、问、说’的功夫。

一个人要能幸福快乐美满,就要成为一个‘思、言、行’一致性很高的人,如此才能精准创造自己想要达成的愿景,但是当今社会的家庭教育、学校教育、社会教育较为统一,不够多元,让许多人偏离自己的天赋才能,‘思、言、行’难以一致,所以可从‘听、问、说’来回头检核‘思、言、行’,练到一个程度,当‘思、言、行’精准一致,将成为一个心想事成的人。

听功:全神贯注倾听对方,用对方习惯的用词语句来归纳覆述给对方听,一直到能够厘清对方真正的表达为止,全程都不要以自己的认知来了解对方,以‘I know. I’m not knowing.(道可道,非常道)’的态度来倾听对方。另外问功的部分….”

I女:“我有困难于倾听对方,我的情绪感受力很强,我全力倾听对方会很累,最后会累到无力。”

我:“可能是把自己的情绪投射到对方身上,没有做到‘I know. I’m not knowing.(道可道,非常道)’,或者你可以尝试练习用听功来覆述我刚刚的分享。”

I女:“我理解你叙述的听功,你说倾听对方,用对方习惯的……..。”

我:“你为什么会在开头用‘我理解你’这几个字呢?我和你第一次对谈,你以什么样的基础来认为‘你理解我’呢?而且你并没有实际多次演练听功,为什么你能理解‘听功’呢?你的思维当中隐藏着什么呢?”

I女:“我感觉我的倾听当中,带有试图解决对方问题的意图,我觉得我好像该拯救对方,所以我想让对方相信我是理解他的。”

我:“如果你这样使用自己强大的感知力,没有先厘清对方真正所表达,只以自己角度来认识对方、甚至想要拯救对方,忘了去相信对方一定有能力解决自己的问题,这样是否在重复你原生家庭父亲的行为呢?人际关系可能会很难拓展?这样子不就会错过很多美好的对象吗?

你说开始学习活在平静,这将帮助认出上帝给你的回应,而且我觉得上帝是有回应你的,你说想要让自己重新投入生活当中,与人连结,找到对的伴侣,某种程度上,此刻我分享给你‘听、问、说’的功夫,一种具体落实与人真实相处的功夫,进而让人际关系流动起来,这不就像是上帝给你的指引之一吗?当你能够与周遭人们一起让爱互相流动,不就活在自由了吗?突破心牢?”

I女:“谢谢你分享如此中性的观点给我参考,谢谢你今天花了四个半小时陪伴我这个陌生人厘清问题,我今天最有共鸣三点是:

1. ‘流浪者灵魂’。
2. 倾听就好,不要试图解决对方的问题。
3. 享受自己的快乐,顺性发展的走进、投入、享受生活。

我心里:“祝福你,善用倾听,说不定瞬间出现三个对象,马上乐开怀!”

本文摘自 : 吴宇桂

5,023 total views, 9 view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