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 流浪者靈魂的難題。

早上九點,不認識的女性臉友之三,來自澳洲,來訊提問:「您好,想請教如何遇到對的伴侶?」

我:「好的,請您確認一些匿名刊登的同意事項,謝謝你透明化打開自己與對我對談。」

I女:「請您設定匿名代號為I女。請問您是男性?」

我:「是,我是男性。」

I女:「抱歉,我的印象竟然以為您是女性。」

我:「沒關係,我是男性,對你來說,如果跟男性對談不能適應,也可以暫停。」

I女:「不會的,我沒差。我38歲,幾年前結束婚姻,跟前夫有一個孩子,這幾年自己在世界各地走動、旅行,認識了一個澳洲男性,彼此互有好感,我們繼續在FB上保持互動半年多,我決定去澳洲跟他認識、相處,一起同居,漸漸的,我發現自己不只是喜歡他,我愛上他,而他僅止於喜歡,還有很享受跟我做愛,他說,他還沒在我身上感受到戀愛感,很驚訝自己為什麼會願意一起同居。

總之,我經過一段時間的難過與調整,我想要從『對自己好、預備好自己』重新出發,也許將有更棒的人出現,我也不一定要苦苦單戀這枝草,但是問題來了,我不知道要怎麼開始,要如何做?」

我心裡:「今天沒有《能將身心靈學習具體落地實踐的戀愛大師》三次覆誦與拿座墊盤坐的橋段,免去了親耳聽到過長法名的囧感……」

我:「謝謝你很透明敘述自己的感情狀況。我很好奇你為什麼有這麼大的動力前往澳洲生活?」

I女:「我想離開台灣,在這裡受困於我的原生家庭與前夫的原生家庭之間,我父親與前夫的父親都是嚴重操控子女、孫子女,我與母親也互動不良,我哥哥受到我父母的影響,甚至好幾年沒有信心找工作。我與前夫婚姻生活不如雙方期待,我們也早已決定離婚,我決定離開台灣,去一個可以讓自己平靜,重新開始生活的地方。」

我:「使用反思慧問卡與奧修禪卡來看看你與原生家庭之間的關係動力?」

I女:「我覺得使用牌卡可能會變成一種催眠或暗示,但使用看看無妨。」

我:「好,抽牌如下:
父親 / 反思卡:行動 / 補充解釋禪卡:雲牌,頭腦,罪惡感
母親 / 反思卡:承擔 / 補充解釋禪卡:彩虹牌,物質,妥協
I女 / 反思卡:心牢 / 補充解釋禪卡:火牌,動力,強烈

從反思卡來看暗藏的關係動力,你與父親的潛在動力是『回到自己』,你與母親的潛在動力是『開除』,大方向看起來,父親以愧疚感、擔憂來與家庭成員相處,並且強烈負向操控,母親處在妥協的婚姻,這些妥協與愧疚感不是你想要的,你處在心牢當中,你強烈的想離開這些自我設限,但你還沒找到方法。

I女:「符合我原生家庭的現況,我想知道該如何重新開始,但我對牌卡沒那麼有感覺。」

我:「讓自己開心快樂來開始?」

I女:「我沒有那麼認同『人一定要快樂』,我以前信奉基督教,聚會充滿喜樂,從喜樂當中重塑生命,對我來說,這種喜樂沒有真正面對社會問題,當一群人在餐廳歡樂聚餐的時候,我更想把心思放在餐廳旁邊的流浪漢,為什麼不去面對社會真實的問題本質?

在我人生最低潮的時候,上帝總是沒有給我最直接的支持,我沒有聽到上帝的聲音,一直到我去參加釋放壓抑的身心靈課程,溫暖的場域允許我做自己,我痛罵上帝三天,我才從低潮當中走出來,我想要平靜,於是我改學習藏傳佛教,無悲無喜,活在平靜裡面,我才好些。

我喜歡現在自己活在脆弱、哀傷當中,但我的目標是去服務社會弱勢族群,我能強烈理解他們的痛苦與困難。」

我:「從中性角度來說,人總是會選擇對自己最有利的,你痛罵上帝的時候、你活在脆弱與哀傷的時候,是不是爽感很大?如果是的話,這就是你人生現階段對於『快樂』的認知,你完全是對的。

I女:「所以你講的快樂,並不是一般身心靈課程在講的快樂、喜樂?」

我:「快樂這兩個字是主觀的,如果一個人覺得每天自慰三次是快樂的,那這就是他對於快樂的定義;如果另外一個人覺得每天活在心牢是快樂的,那這就是他對於快樂的定義,只要沒有妨礙到其他人,請全力去做自己覺得快樂的事。

如果你覺得處在悲傷當中是爽感最大值,那麼處在悲傷當中就是你當下的快樂;如果你覺得處在平靜當中是最愉悅、爽感最大值,那麼處在平靜狀態就會是你當下的快樂。我們不要被『快樂』兩個字面綁住,每一個人在不同人事時地物的快樂感覺都不一樣,科學統計,一個人平均每三年改變一次對於快樂的定義,你覺得活在悲哀、其他人都不能理解我的狀態是最爽的話,那也只好拼命這樣下去,只要不妨礙到別人,盡情悲傷也無妨,但是很可惜,這種狀態不容易找到伴侶而已,如果真給你找到伴侶了,那他就是英雄主義想要拯救你,難免處在一意孤行與大男人主義的生活模式,等於重複了你原生家庭的模式,你覺得呢?」

I女:「對,我前夫就是想要拯救我,最後我們也離婚了。但我真的覺得我想處在脆弱與哀傷當中沒有什麼不對,為什麼不能這樣活在世上?」

我:「我有一個疑惑點,與你對話讓我感受到沈重感,但你思路迅速、邏輯清晰、文字敏感度高,在沈重感的背後,你似乎是一個非常有力量的人,你讓我聯想到『一的法則 / RA material』裡面提到的『流浪者靈魂』,又稱為『憂傷的兄弟姐妹們』。

書裡這麼解釋:在這個宇宙,哪裡有著悲傷,『流浪者靈魂』就會願意放下一切來到那憂傷的星球上,放下自己所有一切,投身到那充滿憂傷的星球,遵循那星球的理則生活著,與憂傷的人們過著一樣的生活,在每一個憂傷當中,流浪者憑藉著內在的愛與魯莽的勇氣來示範不同可能性,看見每一個憂傷隱藏於背後的祝福,證明愛與服務他人的道路是真實存在的,於是一起放下憂傷。

I女:「我對『流浪者靈魂』很有共鳴,請提供我更多相關資訊?」

我:「請至『星際邦聯,中文網站』下載『流浪者手冊,中譯版』,在『討論區_一的法則_一的法則研讀相關資料』的項目當中。

I女:「回到澳洲男,我該繼續和他相處嗎?我還是會渴望他的愛。」

我:「從中性角度來看,我猜澳洲男自由自在地活著,他身上的自由特質吸引著你,吸引著活在心牢當中的你,你渴望改變,產生如此大的動力來到澳洲,讓生活重新開始。

因為他自由的特質,引發你練習活在自由的機會,同樣的,也因為他是如此的自由,所以他的行為模式、生活模式也會如此自由,可能不想要固定的伴侶關係,你說他甚至很驚訝會讓你跟他一起同居,是否你也在引領他學習進入穩定關係的生活當中?在我的角度,你們好像其實是互為啟發的對象,你是否有其他角度看待這段關係的本質?」

I女:「我很驚訝你能這麼中性的描述這段關係,我感到認同,但我還不能做到如此中性對待這段關係。」

我:「如果,你改變了,因此多了九位條件符合的男性給你選擇,這個澳洲男的問題是否就很好判斷選擇了?」

I女:「哈哈,九位太多了啦,再多三位就好了!」

我:「那我們可以來聊聊如何作,可以再多三位。我總覺得你是一個很有力量的人,但你需要方法來使用你的力量,我分享關係動力學裡面的『聽、問、說』的功夫。

一個人要能幸福快樂美滿,就要成為一個『思、言、行』一致性很高的人,如此才能精準創造自己想要達成的願景,但是當今社會的家庭教育、學校教育、社會教育較為統一,不夠多元,讓許多人偏離自己的天賦才能,『思、言、行』難以一致,所以可從『聽、問、說』來回頭檢核『思、言、行』,練到一個程度,當『思、言、行』精準一致,將成為一個心想事成的人。

聽功:全神貫注傾聽對方,用對方習慣的用詞語句來歸納覆述給對方聽,一直到能夠釐清對方真正的表達為止,全程都不要以自己的認知來了解對方,以『I know. I’m not knowing.(道可道,非常道)』的態度來傾聽對方。另外問功的部分….」

I女:「我有困難於傾聽對方,我的情緒感受力很強,我全力傾聽對方會很累,最後會累到無力。」

我:「可能是把自己的情緒投射到對方身上,沒有做到『I know. I’m not knowing.(道可道,非常道)』,或者你可以嘗試練習用聽功來覆述我剛剛的分享。」

I女:「我理解你敘述的聽功,你說傾聽對方,用對方習慣的……..。」

我:「你為什麼會在開頭用『我理解你』這幾個字呢?我和你第一次對談,你以什麼樣的基礎來認為『你理解我』呢?而且你並沒有實際多次演練聽功,為什麼你能理解『聽功』呢?你的思維當中隱藏著什麼呢?」

I女:「我感覺我的傾聽當中,帶有試圖解決對方問題的意圖,我覺得我好像該拯救對方,所以我想讓對方相信我是理解他的。」

我:「如果你這樣使用自己強大的感知力,沒有先釐清對方真正所表達,只以自己角度來認識對方、甚至想要拯救對方,忘了去相信對方一定有能力解決自己的問題,這樣是否在重複你原生家庭父親的行為呢?人際關係可能會很難拓展?這樣子不就會錯過很多美好的對象嗎?

你說開始學習活在平靜,這將幫助認出上帝給你的回應,而且我覺得上帝是有回應你的,你說想要讓自己重新投入生活當中,與人連結,找到對的伴侶,某種程度上,此刻我分享給你『聽、問、說』的功夫,一種具體落實與人真實相處的功夫,進而讓人際關係流動起來,這不就像是上帝給你的指引之一嗎?當你能夠與週遭人們一起讓愛互相流動,不就活在自由了嗎?突破心牢?」

I女:「謝謝你分享如此中性的觀點給我參考,謝謝你今天花了四個半小時陪伴我這個陌生人釐清問題,我今天最有共鳴三點是:

1. 『流浪者靈魂』。
2. 傾聽就好,不要試圖解決對方的問題。
3. 享受自己的快樂,順性發展的走進、投入、享受生活。

我心裡:「祝福你,善用傾聽,說不定瞬間出現三個對象,馬上樂開懷!」

本文摘自 : 吳宇桂

2,098 total views, 6 view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