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们不受外在的幻相所蒙蔽,而愿意去爱真相时,爱的其实是“祢”,生命的根源。

Nouk Sanchez 的祈祷

文/慧军、若水

慧军:
最近在You Tube上听到一位奇蹟讲师 Nouk Sanchez 的访谈,受益良多,值得与大家分享。我摘录为两个重点如下:

一、自我探索(self-inquiry)的重要性,这是每一个想从痛苦中觉醒的人都不可或缺的反省工具。

你只要问自己:“我其实在害怕什么?”

第一个跳出来的答案一定是小我的。譬如:“我害怕在大众前出糗。”小我会在此打住,它不想让你再往下探究,它不会让你再问:“‘害怕在大众中出糗’后面的恐惧是什么?”

第一层答案出来之后,你要继续问:“这事后面我真正在担心什么?”

写下两、三次答案之后,你会发现:“天啊,我潜意识里害怕的竟然是这个?”

二、在《奇蹟课程》的修行道上,我得到一个最大的法宝就是“祈祷”,它大大加速了我学习“真宽恕”的历程。有些人可能对“祈祷”两字心怀抗拒或想要逃避,但它对我十分管用。例如,当我和某人处不来、有冲突时,我会这样祈祷:

“圣灵,请帮助我宽恕我利用×××来攻击自己,使我感受不到爱,自绝于祢的爱。”

这类祈祷会把小我搞得晕头转向,不知所措。

又比方当你身上有病痛时,像是剧烈的头痛,你说:

“圣灵,请帮助我宽恕我利用头痛来攻击自己,使我感受不到爱,自绝于祢的爱。”

或者,当你感到金钱上的匮乏,不知道下一笔收入在哪里、担心没钱付帐单,你可以这样祈祷:

“圣灵,请帮助我宽恕我用匮乏之念来打击自己,使我感受不到爱,自绝于祢的爱。”

显而易见,这类祈祷背后的思路,是把问题带回它真正的源头,带回它真正的因,这因只有一个,就是不宽恕自己,也就是埋藏在潜意识里的罪咎。我们要宽恕的不是头痛,不是癌症,不是公司里惹我的人,或是使我抓狂的另一半;而是得宽恕自己编写这一剧本,利用他们来证明自己真的是受害者,不配得到真爱。因为小我早就把潜意识的内疚、恐惧投射到别人或外境上头。

我初学《奇蹟课程》时,花了很多年的时间去宽恕小时候虐待我的妈妈,宽恕童年受的苦,宽恕这个、宽恕那个,但是问题根本不在于宽恕外在某个人或某件事。你如果真的想缩短受苦的时间,最好的办法就是回到源头,宽恕自己利用外人或外境来打击自己:“对不起,是我自己让这些事情发生,我需要宽恕我加诸自己身上的痛苦,宽恕我自己利用这些事件来合理化我的痛苦”。这个祈祷确实有扭转乾坤之效。很多人学会这样祈祷后,不到一个礼拜,就有不可思议的奇蹟发生,纠结了大半辈子的人际关系就这样化解了。

若水:
谢谢你帮我们摘录了这精采的片段。这让我联想到近年来流行了一阵子的“零极限”四句话。不少读者把这四句话当作咒语一般唸诵,并不知道自己“对不起”什么,“请原谅我”什么,“谢谢你”什么,以及“我爱你”什么。

人生每个问题,都不是偶然,都出自小我的防卫措施,它真正要的绝不是表面的东西,一定别有企图。如果只当作咒语来念,根本触碰不到这一问题背后的真正原因。

我们若把Nouk Sanchez的祈祷套用在四句话上,把小我“压抑+投射”的阴谋彻底揭发,收回投射,自我负责,问题才可能产生转机。例如:当你好像被某人的某个作为气个半死时,你可以这样说:

对不起 — 又让你演了一场烂戏;
请原谅我 — 不敢面对自己的罪咎而将它投射到你身上;
谢谢你 — 你的反应让我再次看到自己内在的恐惧;
我爱你 — 因为你和我原来都是一样神圣完美,若非你的出现,我是回不了家的。

从奇蹟课程的角度来说,当我们不受外在的幻相所蒙蔽,而愿意去爱弟兄的真相时,我们爱的其实是“祢”,生命的根源。

本文出自 : 奇蹟课程中文部官方网站

10,092 total views, 12 view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