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們不受外在的幻相所矇蔽,而願意去愛真相時,愛的其實是「祢」,生命的根源。

Nouk Sanchez 的祈禱

文/慧軍、若水

慧軍:
最近在You Tube上聽到一位奇蹟講師 Nouk Sanchez 的訪談,受益良多,值得與大家分享。我摘錄為兩個重點如下:

一、自我探索(self-inquiry)的重要性,這是每一個想從痛苦中覺醒的人都不可或缺的反省工具。

你只要問自己:「我其實在害怕什麼?」

第一個跳出來的答案一定是小我的。譬如:「我害怕在大眾前出糗。」小我會在此打住,它不想讓你再往下探究,它不會讓你再問:「『害怕在大眾中出糗』後面的恐懼是什麼?」

第一層答案出來之後,你要繼續問:「這事後面我真正在擔心什麼?」

寫下兩、三次答案之後,你會發現:「天啊,我潛意識裡害怕的竟然是這個?」

二、在《奇蹟課程》的修行道上,我得到一個最大的法寶就是「祈禱」,它大大加速了我學習「真寬恕」的歷程。有些人可能對「祈禱」兩字心懷抗拒或想要逃避,但它對我十分管用。例如,當我和某人處不來、有衝突時,我會這樣祈禱:

「聖靈,請幫助我寬恕我利用×××來攻擊自己,使我感受不到愛,自絕於祢的愛。」

這類祈禱會把小我搞得暈頭轉向,不知所措。

又比方當你身上有病痛時,像是劇烈的頭痛,你說:

「聖靈,請幫助我寬恕我利用頭痛來攻擊自己,使我感受不到愛,自絕於祢的愛。」

或者,當你感到金錢上的匱乏,不知道下一筆收入在哪裡、擔心沒錢付帳單,你可以這樣祈禱:

「聖靈,請幫助我寬恕我用匱乏之念來打擊自己,使我感受不到愛,自絕於祢的愛。」

顯而易見,這類祈禱背後的思路,是把問題帶回它真正的源頭,帶回它真正的因,這因只有一個,就是不寬恕自己,也就是埋藏在潛意識裡的罪咎。我們要寬恕的不是頭痛,不是癌症,不是公司裡惹我的人,或是使我抓狂的另一半;而是得寬恕自己編寫這一劇本,利用他們來證明自己真的是受害者,不配得到真愛。因為小我早就把潛意識的內疚、恐懼投射到別人或外境上頭。

我初學《奇蹟課程》時,花了很多年的時間去寬恕小時候虐待我的媽媽,寬恕童年受的苦,寬恕這個、寬恕那個,但是問題根本不在於寬恕外在某個人或某件事。你如果真的想縮短受苦的時間,最好的辦法就是回到源頭,寬恕自己利用外人或外境來打擊自己:「對不起,是我自己讓這些事情發生,我需要寬恕我加諸自己身上的痛苦,寬恕我自己利用這些事件來合理化我的痛苦」。這個祈禱確實有扭轉乾坤之效。很多人學會這樣祈禱後,不到一個禮拜,就有不可思議的奇蹟發生,糾結了大半輩子的人際關係就這樣化解了。

若水:
謝謝你幫我們摘錄了這精采的片段。這讓我聯想到近年來流行了一陣子的「零極限」四句話。不少讀者把這四句話當作咒語一般唸誦,並不知道自己「對不起」什麼,「請原諒我」什麼,「謝謝你」什麼,以及「我愛你」什麼。

人生每個問題,都不是偶然,都出自小我的防衛措施,它真正要的絕不是表面的東西,一定別有企圖。如果只當作咒語來念,根本觸碰不到這一問題背後的真正原因。

我們若把Nouk Sanchez的祈禱套用在四句話上,把小我「壓抑+投射」的陰謀徹底揭發,收回投射,自我負責,問題才可能產生轉機。例如:當你好像被某人的某個作為氣個半死時,你可以這樣說:

對不起 — 又讓你演了一場爛戲;
請原諒我 — 不敢面對自己的罪咎而將它投射到你身上;
謝謝你 — 你的反應讓我再次看到自己內在的恐懼;
我愛你 — 因為你和我原來都是一樣神聖完美,若非你的出現,我是回不了家的。

從奇蹟課程的角度來說,當我們不受外在的幻相所矇蔽,而願意去愛弟兄的真相時,我們愛的其實是「祢」,生命的根源。

本文出自 : 奇蹟課程中文部官方網站

6,129 total views, 9 view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