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 當你不再害怕死亡,便不會再害怕任何事了,然後就能真正的活著。

神 : 現在讓我們專注沉思一下你稱作「死亡」的這個事件,因為如果你領會到這是關於死亡的真相,你很快就會領會到這是關於生命中每一個事件的真相。

作者 : 如果我能把每個死亡看作禮物而非悲劇,便能把人生中的每一件事——每一個「小的死亡」……別人對我所做,以及我對別人做的所有壞事——也看作禮物。那麼,就不會再有悲傷了。

神 : 不僅你不會,任何人都不會。
當你安然地看待自己的「死亡」,便也讓他人安然地看待你的死亡——小的死亡和大的死亡。

作者 : 哇!真是說得容易,做起來可不簡單。人類並不是總能「安然地死」,我指的是「大的死亡」。我的意思是,我們有時候就是怕死。

神 : 你們當然怕死,而且也害怕活,因為你們害怕「小的死亡」——害怕生活中的失敗或損失。所以你們怕死,也怕活。這是哪門子的生存方式!

作者 : 所以請幫幫我們!

神 : 你以為我在幹嘛?我正在這裡幫助你們擺脫對「大的死亡」的恐懼。當你們不再害怕死亡,你們便不會再害怕任何事了,然後就能真正的活著。

作者 : 那為什麼我們對於死亡都這麼「怕得要死」?

神 : 因為你們被告知如此,被教育成如此。
當你們以一種新的方式來看待死亡,便能以一種新的方式來經歷死亡。這會是個巨大的禮物,不僅是給你,也是給所有你愛的人。

作者 : 我有個澳大利亞的朋友叫安德魯‧派克,他的賢妻——人們叫她「皮波」——做到了這一點。皮波在除夕夜死於癌症,恰好在二○○五年到來之際。安德魯和我分享了一封他發給朋友們的電子郵件,完美的詮釋了我們在這裡討論的話題。安德魯在電子郵件裡寫道:

皮波是我生命中最大的禮物。就在我自以為掌控了生活,卻發現自己被生活掌控時,她出現了。在我們第一次深入交流的那個夜晚,當她在月光下微笑著在我身旁坐下時,我知道無論如何我一定會和她結婚生子。她真是上天的恩賜!她胸部的一個腫瘤開啟了我們的旅程,她的勇氣和堅強給我上了寶貴的一課。

她那一貫的笑容和風趣常令我歡欣鼓舞,而對我影響最大的則是她無條件的愛。她的愛如巨橡樹般堅韌,又如海洋那麼深、那麼藍,如潮水及洋流般深沉有力。她對我的承諾總是堅定不移,對我的態度始終如一。

她從不計較我殘留的懶散調調、咒罵和粗野行徑,只看到我的最好一面,並且以一種溫和的滋潤激勵我。

她所承受的治療非常殘酷,正如那些很原始的療法──外科手術、化療、放療、激素、過早的停經,但這些從未改變我的愛人的女性本質。治療的疼痛從未引來她的呻吟或抱怨,而隨著我們孩子的降生,她渾身洋溢著母性、柔情和深厚的愛。

所有人都被她的美所感動,被她內在的美和外在的美。在我們的雙胞胎出生七個月後,醫生發現癌細胞已經侵入至她的骨髓,這時,她向我們說抱歉。在這種時刻,她想到的不是自己,而是我和我們的三個孩子。然後,她起身,打開了愛的閥門!

第二個乳房的切除讓她難過,因為乳房關係到她對女性氣質的自我感受,而它卻被取走了。然而對我來說,她在手術之後那段時期更女性化了!當我們第二天把孩子們帶來看她時,她一個一個抱起孩子,貼在她受傷的胸口,毫不退縮。

她的堅強深刻地印在我的腦海裡,她的無私和勇氣是我此刻的安慰,並將在我人生漫長的路途上充滿著對她的思念。

她撐過了之後將近三年的時間。哦,她的生命是如此閃亮!當我的工作和事業一塌糊塗,掙扎著試圖找回自我,找到自己的道路和方向時,她靜靜的為我保留成長的空間,用愛、接納和堅定的引導滋養我的靈魂,從不曾讓我逃避!天啊,我多麼尊敬她這一點!

她最後六個月的日子,對我來說像是永恆般的片刻。我現在多麼渴望與她再見一面,要是能再次擁有那些時光,我會無比感激她給我這個機會,我會無比珍惜每一分,每一秒。

皮波最後的那段時光是她留給我最大的禮物。逐漸的,她開始從我的生活中退出。美妙的晚餐不再出現,現在輪到我下廚和做家務了。「如果你把那些衣服留在那兒,誰會來收拾它們呢?」她悅耳的聲音迴響在我的腦海裡,我開始整理床鋪,清洗衣物。

皮波多麼樂於做這些工作啊!在那些日子裡,她在場指導我,安慰我,如我安慰她一樣。我從未感到和她如此親近,能有機會為她服務,我感覺無比幸福。

後來,帶她回家的時候到了,帶她回伯斯去見她的家人和朋友。在五個小時的飛行中,我看了她一眼,她很明顯正在忍受痛苦。只有我知道這趟旅程的艱難!她盡力表現得和平常一樣,保持著最大的端莊和對他人的關心。皮波堅持讓我們按原計畫帶她去羅特內斯特島,去蔚藍的印度洋游泳,去欣賞生命的美麗和恩寵,去欣賞簡單的事物。她的最後時日是聖經裡的荒野之旅,名副其實的沙漠中的四十個日夜。她在自己選擇的離世時間以她的方式離去了。當她知道一切安好,便給了我一個最棒的禮物:讓我在她離世的時候握著她的手,陪伴著她。

時間是午夜十二點五十分,除夕之夜。她曾說她想堅持到新年鐘聲的敲響,她做到了。守夜的所有痛苦,以及對於做對、做得足夠、說正確的話的恐懼,都隨著她的靈魂一起離去了!輕輕的,正如她的一生一樣,她走了。她離開了我,但我全然知曉我是誰,以及我為何在此,毫不懷疑。她給我的最大禮物就是她帶走了我的恐懼。

我的生活確實從此變了,但她離我從不遙遠!我們的孩子很難接受她的離去——皮波的愛是難以取代的。我們仍然繼續一道成長,她生命的禮物如一朵蓮花般慢慢綻開,一瓣又一瓣,像我們的生活一樣逐漸成形,被這個女性的愛所滋養。

這些話是為了傳達我對我的愛人的敬意,對孩子的母親,也是對你,對所有人的敬意。我們因她而變得更好。我一點也不遺憾,誰也不責備。

在生活中,我們都面臨選擇,我們如何行動或反應,展現了自身存在的光澤色彩。皮波和我選擇了我們的愛,這份愛為我帶來我的人生,儘管這很艱難。我選擇從感激的角度來看待它,而不是損失和痛苦。噢,是的,我現在就懷著這些感受,它們絕對是適當的。當你克服了恐懼你便與愛取得連結,與自己的神性和一體相連。愛療癒一切。它療癒我們的靈魂,療癒我們的關係,甚至療癒我們的星球。我的妻子給了我這份愛,我選擇與你分享它。

元旦那天我和家人吃了晚餐,然後我去她朋友家喝了幾杯。晚上十一點四十分,我辭別那裡,步行幾英里回家,皮波和我在一起。當人們在院子裡慶祝、放焰火時,我感覺到創造和可能性的能量,皮波天使般的聲音在我的腦海裡說:「……你是對的,正如你之前所知道的。」她的意思是她和神在一起,在集體意識裡,並再次處於創造之位。我哭了。

神 : 這是個令人震撼的例子,一個絕妙驚人的例子,展現了當你安然地看待死亡時,你是如何讓他人也安然地看待你的死亡。

本文摘自 : 
與神談生死
尼爾.唐納.沃許
方智

購買連結

 

2,467 total views, 9 view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