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為何是我 ? 」在糟糕的恐懼與憤怒當中 , 也有可能釋出最偉大的愛。

對潔西卡來說 , 親密關係眞是災難 。 每次她都以爆發的憤怒親手結束關係 , 男人不再回來了 , 然而她是不由自主 。 潔西卡並不確定自己到底對什麼事物生氣 , 或是根本沒那種東西 , 但她是憤怒的 。 經過上述情形之後 , 她又變回甜美的樣子 , 直到下次被按到按鈕的時候怒氣又會衝出來 。 那怒氣是如此眞實 , 醜陋 , 她知道那是自己控制不了的 。

潔西卡尋求幫助 , 不久她就了解自己的憤怒是來自她童年受到性侵害的事件 。 她父親對待她的方式在情緒層面是不可原諒的 ! 那些藉著生物層面的慾求所做的事情也是不可原諒的 ! 每次她一想到這些時刻 , 怒氣就會變得更多 。

她是多麼恨他 ! 潔西卡盡早地離開家裡生活 , 之後就不再回去見她的父親 。 她的母親承受很大的壓力 , 但她最近過世了 , 潔西卡無法告訴她當初爲何那麼生氣地離家 。 她想 , 母親並未參與這件事 , 然而這事卻把她們分開 。 潔西對於這樣的情形也感到生氣 。 她的母親未能像某些女人在成年時所體驗到的那樣 , 成爲她的朋友 。

隨著事情的進展 , 潔西卡對於如何自助的尋找轉變 , 有眞正的領悟 。 她結交了一位女性朋友 , 散發著她所渴望的喜悅 、 愛與平安 。 這位朋友引介一些令她震驚的概念 , 像是自我價值及責任 , 聽起來都相當有道理 。 然而 , 潔西卡體認 , 生命並不僅僅只有憤怒的生活而已 , 她也希望這位女性友人的新信仰體系 , 能幫助她處理掉這個憤怒的印記 , 並讓她一次完全清除它 。

然後 , 在她新近開悟的道路上 , 有天晚上她問她的天使與指導靈 : 「 我可以做什麼來調和這股怒氣 ? 我能做什麼呢 ? 」 她的天使站在她的面前對她說 : 「 去找你的父親 , 面對他 ! 」 這是潔西卡聽過最糟的話 , 恐懼的陰暗又開始籠罩著她 。 她最不想要做的就是去找她的父親並面對他!她甚至對她的天使生氣 , 氣他們居然提出這樣的建議 。

她已經好幾個晚上都在想著如何去除對他的記憶 , 但是天使現在說去找他 ? 因此她又問 : 「 天使與指導靈 . 我要做什麼才能找到平安 ? 」 「 找到你的父親並面對他 ! 」 他們還是維持同樣的回答 。 她再次地感受到恐懼就像張毯子般地蓋了過來 。 她好像又回到童年 , 看到父親那雙滿溢慾念的漆黑眼睛 。 她可以在腦海裡聞到酒臭味 , 而且極度害怕 。

儘管如此 , 潔西卡最後還是依著告知的話來行動 。 她跟自己說 : 「 我會進入這個最爲淒慘的時空 , 那時我的父親做出毀了我一生的行爲 。 我不曉得這樣做對我有何好處 , 但是我打算要眞誠地試試看 。 」 她失望地發現 , 她的父親還住在鎮上 。 如果沒找到他 , 事情就變得簡單許多 , 但目前並非如此 , 所以她的恐懼是需要她去了解的 。

潔西卡心想 , 我會等到他應該在家但還沒開始喝酒的時候 。 我可以看到自己站在他家的門口,我會毫無恐懼地敲門 , 當他出來應門的時候 , 我會告訴他我想的一切 ! 我會跟他說 , 他對我做出多麼可怕的事 。 我會讓他知道 , 是他毀了他跟母親的生活 , 毀了我的童年 , 也毀了我跟其他男人能有的生活 ! 我會逐字逐句地讓他知道這些事 。 這樣我就自由了。

在潔西卡這樣做的前一晚 , 發生一件有趣的事情 。 就像神常做的那樣 , 祂在最後一刻介入了 。 就像天使在亞伯拉罕將要面對他最害怕的狀況時阻止了他那樣 , 潔西卡被賜予一段印象深刻的影像 。 她被帶到這段影像克中,看見她父親的眞實身分 。 她看到整個綜觀 , 看到兩個要好的朋友在來到地球之前立下約定 。

她看到那位演她父親的存有 , 過去是她前一世的親密伴侶 , 兩世前是一位非常照顧她的好姊妹 , 也是三世之前的好朋友 。 她看到她們兩位都完成在地球的約定 。 就像他得來地球犯下可鄙的行爲並終生記得那樣 , 她也必須進到地球 、 受到侵害 , 並終生記得此事 。

那時 , 具有神之心識的兩位至交 , 在還沒來地球之前 , 將她們的生命在合宜的約定當中共同簽定 , 而現在她們正如當初兩位一起設想的那樣 , 演活在地球上的劇碼 。 這段影像顯示的事實 , 深深地打動了潔西卡 。 事情是這樣的嗎 ? 發生的這一切都是兩位穿上僞裝的好友之間的試驗嗎 ?

她的天使似乎收到她的答案 , 她感受到他們正以無以倫比的愛沖刷著她 , 並且她知道事情的確是這樣的 , 潔西卡知道她自由了 , 她知道自己的憤怒已經沒有了 , 因爲她已看見綜觀 , 那股以她的生命經驗爲目的並將其包裹起來的愛 。 那位父親已製造出測試她的憤怒 , 就跟計畫中的一模一樣 。

現在她能看到恐懼的幻影無法在揭露的眞理面前站立 。 憤怒的連結已經拉斷 , 她覺得自己完全脫離那以父親爲核心的恐懼 , 僅是面對恐懼的意願就已足夠 。 現在 , 潔西卡可以決定是否去見父親 。 她知道自己的課題已經完成,因爲她已經直接走入自身的恐懼當中 。 她已提供見她父親的完美意願 , 而那段被賜予的影像是來榮耀她的 。

她已有綜觀以及神的智慧 , 她已解除一項生命課題 , 現在感覺到無比的平靜 。 潔西卡覺得自己是被愛推向那條最終的路 。 藉著新找到的力量還有憤怒及受害情結的消失 , 她走到父親的住處門口按下門鈴 。 當他出來應門時 , 她看到的是一位神情疲憊 、 外表比實際年齡蒼老很多的男人 。 他的頭完全禿了 , 而在認出她時 , 眼中滿是震驚 。

當她站在他面前 , 他的眼眶既紅又濕 。 在他開口說話之前,她眞誠地說 : 「 爸爸 , 我愛你 。 謝謝你做了來這裡要做的事 。 你在任何方面都是被原諒的 。 我是你的女兒 , 我現在有著平靜的生活 。 」 她沒繼續說下去就轉身離開 , 而她父親還怔怔地站在門口 , 心想怎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 潔西卡並不知道父親是一位沮喪 、 消沈的男人 。

他很久以前就放棄酗酒的習慣 , 只爲了讓自己活下去 。 然而他整個生命是悲傷的 , 覺得自己不值得活著 。 你可以看到 , 他這一生有著自我價値低落的問題 。 他已演出他的部分 , 而沈浸在對這部分的厭惡當中 。 他知道自己曾做的是不可原諒的 , 然而他晚上仍然夢到甜美的女兒終究會來到他的面前 , 讓他可以乞求她的原諒 。

他沒有去找她的勇氣 , 也害怕如果去找她會遭到她的拒絶 。 他夢到女兒來到門前對他說 : 「 父親 , 我原諒你 。 」 這一段已在現實中發生 。 如令他不一樣了 。 他已被神的計畫中唯一能這樣做的人類存在體原諒了 , 而且他重新開始覺得自己是值得的 。

那天晚上 , 兩條生命被拯救了 , 藉由一位已開悟女兒的行動 , 將他們兩位從長久以來被覆蓋的黑暗負面性以及恐懼當中拯救出來 。

….好幾年之後 , 兩位天使好友在星際間嬉戲 , 訴說著當她們是父女的時候 , 她們是如何地擊敗那個考驗 , 並在人身時認出她們眞實身分的整個故事 。 她們說 , 當你要求眞理顯露的時候 , 它是從不隱藏的 , 況且 , 神的愛一直都是超越黑暗的。

藉著自我了解 , 我們能夠去除長年的恐懼或怒氣嗎 ? 去問潔西卡吧 ! 因為這故事是真實的 , 她的勝利也是真實的 。 在克里昂證實這寓言是關於那次通靈現場的某位觀眾之後 , 我收到了一封信 。 許多人 , 不論男女 , 開始了解在被侵害的狀況中沒有所謂的受害者 。

場景已經就位 , 而考驗就是某人打算如何處理那種幾乎無法過好生活的憤怒或恐懼 。 你要讓這些情緒將你吞噬 、 控制你的行為嗎 ? 還是要求神幫助你發現這項考驗的本質呢 ? 對於自身的探索 , 包括探索自己在這裡的原因 , 以及不斷發生類似狀況的原因 。

你可曾問過自己 : 「 為何是我 ? 」 真實的答案或許讓你怔在當場 ! 如果答案是 : 「 因為是你計畫的 ! 」 你會怎麼想 ? 克里昂說在最糟的恐懼與憤怒當中 , 也有可能釋出最偉大的愛 , 考驗是困難的 , 然而穿越它們的獎勵是裝滿著榮耀與希望 。 你能做這樣的事嗎 ? 絕對可以。克里昂説 , 唯有最珍貴的存有們才會在這裡進行這行星的考驗。

本文摘自:
克里昂靈性寓言故事:以高層心靈的視界,突破此生的課題與業力
李.卡羅
生命潛能

購買連結

6,173 total views, 6 view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