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对海底轮的层次来说,九一一幸存者他们“不在”了 ?!

 

课程推荐(请点图片连结)

第一能量中心:海底轮╱根轮

第一能量中心,“海底轮”,又名“根轮”,是人的身体存在的基础。它位于脊椎底部。海底轮有巨大的影响力,能把我们的生命力从身体往上提升,同时又往下注入我们的双腿,使我们与大地连结,能够向下著根并得到支持。海底轮的主要议题是:安全与信任、滋养、健康、家庭与家人。第一能量中心的不平衡,会影响肾上腺、荐骨、尾骨、双腿、双足、骨骼、直肠、免疫系统,以及脊柱。

这个最底部的能量中心被扭曲时,会产生许多不良后果。我们可能会感到无所适从,会觉得与四周环境格格不入,注意力不集中、进退失据,或者产生害怕、焦虑和恐惧的情绪。我们可能会变得惶惶不安或心神不宁。此外,缺乏组织技巧、感觉被遗弃、抗拒改变,以及精神不振、体力不济等,都是海底轮不平衡的现象。

第一脉轮扭曲,可能导致身体出现下列情况:

•饮食失调或营养不良

•肾上腺素不足

•双足、双腿,或尾骨的问题

•直肠癌或结肠癌

•脊椎问题

•与免疫力相关的疾病

•骨质疏松或其他骨骼方面的疾病

海底轮有助于我们产生归属感。我们生命中各个阶段发生的任何事件,都能导致海底轮不平衡或有缺陷。失业、离婚、车祸、搬家、家庭变故、暴力威胁,或自然灾害,都能使我们受到惊吓,让我们有连根被拔起的感觉,造成身心失去平衡。

以二○○一年九月一日发生的纽约世贸中心恐怖攻击事件为例,这类重大悲剧所造成的创痛可以延续很久。许多九一一幸存者形容,他们有很长时间一直处于情绪紧张的状态,无法恢复正常生活,也无法重拾以前的工作。许多人同时声称,他们长期处于惊吓的状态,一点细微的杂音都会让他们心惊胆跳。他们心神不宁、失眠、精神不能集中,这些都显示他们的第一脉轮扭曲了。

九一一幸存者的第一脉轮,通常是被恐惧与恐怖“阻断”,他们常说自己有“不在这里”的感觉。事实上,以海底轮的层次来说,他们确实是不在了。惊恐取代了他们的注意力和觉知,他们已经“离开他们的身体”。有位女性幸存者这样形容:“我不认识自己了,以前喜欢的东西现在都不喜欢,我甚至无法靠近曼哈顿。”

我自己也是海底轮扭曲的实例,在十八岁之前有种种第一脉轮功能失调的症兆。为了对抗焦虑,我服用“凡宁”的剂量一年比一年增加。我很容易受到轻微声响的惊吓,严重失眠。感冒刚刚才好,会立即又感染流行性感冒。我虽然穿四号衣服,但仍感觉体重过重,每天靠健怡可乐、蛋,和葡萄柚维生。这是一种典型想借由不吃来“逃离这里”的潜意识企图。

课程推荐(请点图片连结)

 

在现今文化中,我们大部分时候“缺席”或“半缺席”,这是一种普遍的现象。美国热门电视科幻影集《星舰迷航记》(Star Trek)有一句幽默的对白:“史考特,用光束把我送走吧。”如今已成为一句常见的俚语,因为它表达出亘古以来,人们遭遇困难时便渴望销声匿迹的心情。

我们有时会短暂的魂不守舍而不自知。想想我们开车上高速公路,有时会不知不觉便抵达目的地。我们靠的是自动驾驶机制—专心想心事,以致车子似乎在自动驾驶。我们是否常常在清洗碗盘、上健身房、去杂货店购物时心不在焉?凡事倚赖科技的文化,也同样使我们常常心“不在”焉,并且脱离大自然和人群。当以科技取代人类的互动时,我们甚至会有断线的感觉。想一想,是否经常在电脑前一坐就是几个钟头不动,一天下来才惊觉全身酸痛。

许多人小时候都有和自己的身体“分离”的经验。仿佛一种本能反应,当危险逼近时,我们会以脱身来保护自己。这种分离或切割,在我们幼年时是合理的,因为这是从攻击我们尚未成熟的神经系统的惊吓中,保命的唯一方法,

就是“脱离”我们的身体。长大后,当我们害怕或烦乱,我们会舍弃这种脱离身体的模式。其实,只有留下来才能保护自己。如果我们“不在”,我们便无法照顾自己,因为没有人在家。

 

本文摘自:
说出真相,让你自由:伤痛是真的,但别再紧抓不放了
黛博拉.金
新星球

购买连结

 9,803 total views,  9 views today

课程推荐(请点图片连结)